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火TJ】牧神的午后(1)(AU,拉郎)

    CP是火TJ,杂糅了很多神话的故事和设定。大概还有一点点盾冬。


       天父与天后有一对双生子,大儿子战神代表荣耀与胜利,小儿子火神象征着破坏和无序。大儿子Steve是他们的骄傲,而小儿子Johnny则经常是他们烦恼的来源。

       在一个万里无云的午后,天父僵硬地凝视着被小儿子火神烧掉一半的圣林,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他收回了Johnny的神力,把他从圣山上踹进了人间。

       高空坠入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是与大地母亲拥抱地那一刹那,Johnny几乎以为自己要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了,即使慈爱的天后招来白云和西风为亲爱的孩子保驾护航,火神还是在没来得及喊疼之前晕了过去。算起来这还是几千年来头一遭,连一向严肃的战神Steve都忍不住感到有些心疼。

       当Johnny再度醒来的时候,他感到有些冰凉的液体落在了他的额头上,身边的草丛微微晃动,发出窸窣的声响,好像有什么动物正在偷偷地窥视着他。他懒洋洋地闭着眼睛,伸手朝虚空一抓。紧接着是一声属于人类的轻叫和慌张地躲闪。Johnny屈尊又好奇地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年轻的人类少年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用小心又善意的目光打量着他。

       Johnny看到少年手里捧着一个水罐,身边散落着一些野果和一个篮子。在他的衣襟上别着一枝枞树枝。

    “你在救我?”他问。

       少年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没说话。这就算是回答了。

    “我没事。”Johnny坐了起来,依旧用神的目光去打量着眼前的人类。他看起来很年轻,大概十六岁左右,生着宽额头和肉乎乎的下巴,他的眼睛透露出他依旧无忧无虑如六七岁的孩童,看起来像是Steve极其喜欢的那群金绵羊。当然,那是遇到Johnny之前,当爱开玩笑的火神把它们的毛烧掉后,那群可怜的绵羊连看Steve的目光都有些惴惴的。

       Johnny想,他大概是人类贵族,不用为了生计而辛苦劳作,所以才总显得那么天真。

       少年朝Johnny伸出手,他的手里提着一个榆树篮子,里面装着满满的树莓一类的野果,零星还有几朵矢车菊。Johnny认出那是牧神的森林里特有的浆果,吃了可以恢复体力,治愈伤痛,但普通人很少能找到。

    “你从哪里找到的?你不怕牧神找你的麻烦?”

       少年摇了摇头,把篮子又朝Johnny那里递了递。

       Johnny裂开嘴,他接过榆树的篮子,抓了一把野浆果塞进嘴里,一边不见外地和少年讲起了牧神的糗事,“他和圣山上的战神比试乐器。战神用里拉琴而牧神选择芦笛,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战神弹奏的更好。他一气之下把请来评判的国王变成了驴耳朵,哈哈,驴耳朵!我认为这种比赛还是把裁判的眼睛蒙起来比较好。否则就算他的芦笛吹得再动听,只要一看到他那糟心的样子,即使战神五音不全我都要站在他那边了……”

       Johnny没有注意到人类少年对他的话并不感兴趣,他的脸色甚至随着那些玩笑话黯淡了下来。

    “聊了这么久。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Johnny突然问。

       少年踯躅地看着他,有些支支吾吾地,自人类与神相遇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但Johnny就是觉得他不像个哑巴。少年若有所思的样子实在可爱,火神突然想到了一句俗到不能再俗的话,十四岁的少年是娇艳的爱情之花,十五岁的更具魅力,十六岁的少年则是众神追求的花朵。

       这时,微风吹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声响。从很遥远的地方,飘来了一丝轻而缓的乐音,像一缕雾气,悠悠荡荡地钻进人的耳朵里。

       Johnny听出那是芦笛的声音。

       少年猛地站了起来,朝着森林深处不安地看了几眼。他收拾好水罐和篮子,慌张地想要离开。

       Johnny跟了上去,想要挽留他。但那少年的步子却极为轻快,当懒洋洋的芦笛声愈发甜美热情时,他竟像梦一样,蒸发在波光粼粼的乐音里了。

      Johnny朝他消失的地方看了一会儿,第一次发现失去神力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情。而正当他要转身离开时,突然发现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发着光。

       那是一支芦笛。

       TBC



评论(18)

热度(218)

  1. 性感吧唧 在线放羊polinavasil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