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清凉(5)

Summery:一个清凉的故事,《死寂》AU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psychic

       史蒂夫带着巴基走出房间,朝米娅的游戏室走。他们站在二楼,听到晋低沉的声音传了上来。像是修道院的钟声,有些似曾相识。

    “米娅,你在哪儿?”

       他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我看到你了,你这个坏孩子……”

     “他们又在玩捉迷藏了。”巴基停下脚步,双手搭在木质栏杆上,一双眼睛悠闲地向下瞟,同样也在寻找米娅。客厅里静悄悄的,只有晋的脚步声踩在木制地板上,像老式时钟一样哒哒作响。

    “我会从你身后抓住你的……”晋站在客厅中央,带着笑意说。

    “她可能躲在电视机旁的细木柜里。”史蒂夫突然出声提醒,“我似乎看到她了。”

       晋抬头瞪了史蒂夫一眼,目光中似乎隐含着一丝怨毒。一个瞬间后,他重新低下头,走过去打开了柜子。

       里面什么都没有。

    “米娅不会藏在这里,”巴基漫不经心地说,“她怕黑呢。”

       但史蒂夫分明记得闪灵中看到的画面——逼仄的箱子,瑟瑟发抖的女孩。还有永远追逐着她的,看不清上半身的两条腿。闪灵不会出错。不是过去、就是未来,你总会在时间的某个节点碰到它。

      “对不起,晋,我们可以借用一下米娅的游戏室吗?”巴基冲楼下喊,“等你找到了米娅,暂时先不要让她进来。”

     “我会告诉她的。”晋点了点头。

     “走吧,别总盯着有夫之夫流连忘返,”巴基抱着史蒂夫的胳膊,把他拽进了米娅的房间。

       史蒂夫直觉感到巴基的不悦,生怕他是误会了,“我不是有别的意思,我只是……”

    “我的天啊……这……这真是……”巴基瞠目结舌地张大嘴,完全没听到史蒂夫的解释。

       史蒂夫顺着他的视线抬起头,被强烈的视觉冲击刺激地说不出一句话。他们看到了整整一屋子的洋娃娃。

       成百上千只洋娃娃填满了巨大的储物架,它们以同样的微笑和同样纯洁的目光,沉默寡言地注视着面前两个和这里格格不入的男人。

       巴基沿着墙角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不小心踢倒了一只坐在地板上的娃娃。它立刻发出刺耳的尖笑,双手直直地指向天花板,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

      巴基感到心脏被小木锤轻轻敲了一下,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我有的时候……真的很难理解小女孩……”他自言自语地说。

       艾米莉亚被他揣在巨大的口袋里,此时似乎正悄悄地抬起眼睛。巴基感觉到了,用手指戳了戳它的头顶,“我不是在说你。”

       史蒂夫捡起那只被巴基碰倒的娃娃,她的眼睛是浅褐色的,微笑着的嘴唇和米娅很像。他看到了一个画面,爱德华把洋娃娃带给米娅。那个时候米娅像个男孩似的留着短发,腿上还沾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泥巴。她生气地把娃娃摔在地上,哭喊着说:“我不要娃娃,我要爸爸,和妈妈。”

       接着是一个阴沉的雨天,米娅穿着蓝缎子的连衣裙,抱着娃娃,任由一个男人帮她梳理满头卷发。

     “爸爸今天会回来吗?”

     “只要你听话。”

    “怎样才算听话。”

    “或许……就像你手里的洋娃娃。”

       史蒂夫深深地叹了口气,怜悯地理顺娃娃有些蓬乱的卷发,“我们开始吧……”

       巴基从楼下抱来了比利,木偶的头是硬邦邦的木头,身体却软绵绵的,像是沼泽里的烂泥。成人在潜意识里都对这类拟人的物品怀有警惕。因为它们和人太像。眼睛里似乎居住着借宿的灵魂。

       在返回的路程中,巴基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当他跳进地下室,摸着黑寻找电灯开关时。他能觉得空气里漂浮着毛绒绒的影子,贴着他的皮肤轻轻地飘动。它们最喜欢贴在小孩子的后背上,在他看不到的时候露出发黄的牙齿和黏糊糊的舌头。

       巴基走进游戏室,史蒂夫依旧在和每一个娃娃谈话。刚刚还在木马上摇晃的艾米莉亚突然停了下来。空气里飘荡着出奇的寂静。

     “我把它带来了……”巴基将木偶随便丢在桌上,蹲下去将地板上的娃娃们挨个放好。

    “史蒂夫,这能行吗?”巴基不放心地问。

    “试试看吧。”

    “会不会有危险……”

    “危险总会是有的。所以我才叫你来帮忙。”

       巴基有些郁闷、又有些担心地哼了一声,“好事你怎么就不想着我呢?”

     “别担心,巴基。”

       什么都叫我别担心。可还不是一个人把危险的事儿都给干了。巴基闷声不响地望着史蒂夫的背影。在心里把他骂到了三岁那年自告奋勇从哈士奇爪子下捡球的时候。

      他坐在地板上,看着这一屋子的洋娃娃。有种自己置身小人国的错觉。郊区天气变化莫测,上午还是阳光明媚的天空,此刻变得阴沉沉的。一丝凉气沿着窗口吹了进来,幽幽地钻进巴基的衣领里。他摸了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后颈,回过头想要检查检查是不是窗户没关好。

       一道令人不安的视线摄住了他的呼吸。比利坐在高处,用那双永远不会闭合的眼睛死死地俯视着他。那道用红颜料涂抹出的微笑的嘴,像是一道扁平的淤痕一样刻在它僵硬的脸上。

      突然,比利的嘴落了下来,黑漆漆的嘴巴里没有舌头。

      巴基倒抽了一口凉气,伸手猛地一推。比利仰面倒了下去。发出闷闷的一声巨响。

   “真是见了鬼了……”巴基忍不住说。

      史蒂夫从洋娃娃里走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金头发、蓝眼睛的公主娃娃。巴基瞄了一眼,半生半涩地开玩笑:“和你长得真像。”

     史蒂夫回以一个无奈的笑容,从地板上捡起了艾米莉亚,“走吧。”他说。

     通过游戏间的一扇小门,可以走入一个四面没有窗户的储藏室。靠墙摆着一个个木箱。里面都是米娅不喜欢的玩具。

      巴基搬来一把红椅子,用三只蜡烛围住,他蹲了下来,握着打火机,犹豫地看着史蒂夫,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没关系,”史蒂夫抱着那只金头发的娃娃,坐上椅子,温柔的蓝眼睛里写满信任与鼓励,“别让蜡烛熄灭。一会儿我有什么异常,你就大声喊我的名字,好吗?”

     巴基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会大声喊你的名字。你可一定要听到。”

   “我会的。”史蒂夫微笑着说。

      他闭上眼睛,平静地呼吸着,像是睡着了。艾米莉亚在不远处轻轻摇晃木马,安静地注视着他。

     巴基点燃了蜡烛。昏暗的房间里闪烁着不确定的光晕。在摇曳的烛光里。金头发洋娃娃的眼睛轻轻眨动了一下。

     它滑下史蒂夫的膝头,轻柔地摸了摸巴基的裤脚,湛蓝的玻璃眼珠仰视着他。似乎依旧能传递出无限的情感。

    “去吧,我守着你。”巴基俯下身摸了摸它坚硬而冰冷的面孔,打开了那扇通向游戏室的门。

      史蒂夫缓慢地走向游戏室,世界在他的面前突然放大了几倍。高高的储物架变得遥不可及。在他耳边,回荡着另一个世界的低语。娃娃们缓缓移动着僵硬的脖子,好奇地打量着他。

      他爬上椅子,抬头望向比利。窗外突然划过一道闪电,滚滚雷声在乌云间沸腾。倾盆大雨汹涌坠落,猛烈地摇撼着身后的玻璃窗。

     “我们是第一次见吧。”史蒂夫用洋娃娃的声音说,“你好。”

      木偶一动不动地沉默了一会儿,双眼突然向右侧缓缓移动,盯上了他。

     “你看上去和我们不太一样。你的嘴会动。”

       木偶咧开嘴,声音像是在空气里漂浮着那样,“我还有很多地方会动呐,女士。”

      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老女人捏细了嗓子说话。

    “比如呢?”

    “你想看吗?”他没有转动脑袋,两只眼珠依旧斜视着,缓慢地、拖长了语调问道。

    “他们说你曾经是个明星。”史蒂夫故意提起过去,“很多很多年以前,你登台表演过。”

       “那确实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比利抑扬顿挫地说,“不过,我还记得很清楚呢。”

       “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史蒂夫问。

       “有很多喝彩声。人人都喜欢我的表演。”

       “可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了?人们不再喜欢你的表演了吗?”

        木偶沉默了一会儿,用怨毒的声音说:“有个小男孩,他说我是假的。他说我的声音是从我妈妈的声音里发出来的。他说我根本不会说话。”

        “这很伤人……”史蒂夫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说:“我为你感到难过。”

        木偶低低地笑了一声。把头转了过来。

       “你还记得他的名字吗?”

       “威廉家的小男孩,叫伯恩。”

       史蒂夫注意到了那个熟悉的姓氏,爱德华和巴基身上都流有威廉家的血脉。

       “这不值得计较,他还是个孩子呢。”史蒂夫试探地说。

       白色窗帘随着一阵冷风轻轻抖动起来,遮住了比利的脸。窗外在此时突然划下一道闪电。随着阵阵雷声,在窗帘背后,蓦地闪过一张枯槁苍白、布满皱纹的女人的脸。

      “不。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就从你开始!”她张开没有舌头的嘴,狞笑着朝史蒂夫扑了过来。

      TBC

评论(30)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