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清凉(2)

       Summery:一个清凉的故事,《死寂》AU

       写第一章时惊讶地发现很多人喜欢这部电影,于是我就很忐忑。怕把这个故事写崩了。

       第一章 

       第二章  Hello

       

       巴基不耐烦地松开衬衫的第二颗扣子,将车内音响的音量调高。一路上,无论是比才的歌剧还是埃米纳姆的说唱,都掩盖不过那声一刻不停的小女孩的尖笑。他从不知道,原来一个洋娃娃也可以这么讨人嫌。 

       “你能不能叫她别笑了!”巴基侧过头,气急败坏地对史蒂夫发脾气。

        “她并不总是这样,”史蒂夫轻轻拍着从罗斯托夫带回来的艾米莉亚娃娃,像是哄着一个淘气的小姑娘,“可能是今天见到陌生人,所以格外兴奋。”

        “那你干嘛把她带来,”巴基瞥了一眼艾米莉亚,惊愕地发现她的眼珠似乎正向左侧移动,偷偷打量他。等他使劲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洋娃娃的眼珠依旧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前方。

        “我怕离开太久艾丽会生气。”史蒂夫竟然还给他的娃娃起了个昵称。

        “你不是说过,他们不是真正的小孩?现在你倒是把他当个女儿养。”巴基有些嫌弃地皱了皱鼻子,艾米莉亚的模样实在是有些奇怪,他真是搞不懂什么玩具制造商会让一个小姑娘的嘴咧得那么大,“70年代的审美真是糟糕透顶。”

       “巴基,在一位女士面前评论她的外貌很不礼貌。”史蒂夫笑着说,“更何况,她还会听到。”

       巴基下意识地动了动肩膀,身体不由自主地掠过一阵战栗。阳光暖洋洋地透过车窗照射进来。但车内依旧很冷。巴基发现是自己把空调温度打得太低了。

        艾米莉亚安静了下来。她有一只小小的木马,同样是史蒂夫从罗斯托夫带回来的,还是专门买给她的礼物。她骑在上面,像一个多动症小孩子似的、投入地前后摇晃着。

       什么听到……她只是个娃娃,根本不可能听到。史蒂夫要做的只是取出电池,或者不上发条。这样她就会安安静静的。

        巴基有些烦躁地踩了一脚油门,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继续飞驰着。

        “巴基,小心点,别超速。”史蒂夫提醒他。

        “放心吧,我很有分寸。”巴基看了一眼手表,又提了一点速,“得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否则这段山路会变得很不好走。而且埃迪(1)在电话里听起来很急,好像分分钟就能崩溃。”

       史蒂夫想了想,顺着问:“巴基,能和我说说你表弟的情况么?”

        “哦,他是我父亲妹妹的儿子,一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三年前结了婚,但妻子难产去世。留下了一个女儿,现在跟他住在一起。一个月前他交了一个新男友,是个漂亮的亚裔小伙子。”

       “那他有得头疼了。两个截然相反的年轻男人,带着一个半大的小姑娘。”史蒂夫抚摸着艾米莉亚金棕色的麻花辫,上面装饰着一个红丝缎的蝴蝶结。丝带部分束得很紧,确保装饰物不会随便掉下来。

        “刚开始是这样,他完全不会带孩子。为了方便,就把她打扮成一个小男孩,留着丑丑的短发。以至于每次看到理发师和剪刀,小姑娘都要大声哭闹。”巴基想到心爱的侄女,笑了一下,心情变得轻松起来,“不过情况有所好转。他的新男友很会照顾小女孩。”

       “他真幸运。”史蒂夫突然说道。

        巴基斜睨了史蒂夫一眼,快速收回目光,“谁说不是呢。据说他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才认识一个月?就要结婚了?”

         “爱情嘛,初来时总是这样汹涌澎湃。”

         “那他是什么时候收到那个木偶的?”史蒂夫转换了话题。

         “大约三天前吧,刚开始一点预兆都没有。一天早上打开门,他们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包裹。没有任何寄送人的信息。就连快递员的影子也没见到。”

         “那么,那首歌谣又是怎么回事?”

         “那个啊,那是我们家乡流传的一个恐怖故事。据说有个老太太叫玛丽·肖,很会做木偶。可能就是这一点触动了他的神经。他总觉得这一切似乎有所关联。”

        “你的家乡?”史蒂夫的语气不知不觉变得严肃起来,“你们都知道这首歌谣?”

        “嗯,认识你之前,我的童年是在瑞文斯菲尔镇度过的。我小时候很调皮,总是不愿意按时睡觉。那时我的保姆就会唱这首歌谣吓唬我。大家都知道。”

        “那你知道这首歌谣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吗?”

        “这得问问老一辈人。说实话,如果不是他神叨叨地重提旧事。我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你不会真觉得这首歌谣真的有什么古怪吧?”巴基笑了起来,双手忽然脱离方向盘,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很无奈的手势,又立刻放了回去,“那些年轻父母为了哄孩子睡觉什么恐怖故事编不出来?这首歌谣应该被选入民间故事范本里,而不是成为你们提心吊胆的对象。”

          “可他似乎很惊恐。”史蒂夫若有所思地说,“一个成年男人,总不会被自己自小熟知的歌谣吓破胆吧。”

         “这就是我请你来的原因——让他安心,”说着,他又瞥了一眼摇摇木马上的艾米莉亚,“但现在看来,你大概能把他吓死。”

           他转动方向盘,汽车向右转弯,朝着日落尽头驶去。音乐电台里的说唱歌曲突然被切断了,取而代之的是可爱活泼的《小鳄鱼之歌》。伴随着稚嫩的童音,艾米莉亚重新绽放出笑声。

         巴基确信自己没有碰广播按钮,史蒂夫也没有。

        汽车抵达目的地时太阳早已落山了。天空中开始浮现出舒朗的星光。道路两排的路灯显然是疏于管理,一个已经损坏,一个发出时断时续的光芒。在并不温暖的光线下,一栋两层楼高的小别墅出现在他们眼前。别墅的每扇窗户都亮着灯,从一楼传出优美的圣桑回旋曲。巴基将车停靠在一边,带着史蒂夫敲响了大门。

       门内传来一阵焦急的脚步声,一张酷肖巴基的面孔很快出现在门后。巴基的表弟爱德华·威廉比他小上两岁,同样生着一张讨人喜爱的圆脸,但他的眼睛是褐色的,眼底挂着两道阴影,显然是连日没有得到充分休息的结果。

         “天,巴基,你终于来了,我差点就要给你打电话了!”爱德华紧紧搂住比他矮十厘米的巴基,像抱着一只可爱的玩具小熊。巴基都快被他勒得喘不上气了。

        “多日不见,你还是这么粘你老哥我……行了行了,你要把我勒死了!”巴基吃力地说道。

        “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爱德华松开巴基,接着将视线转向史蒂夫,他将汗津津的手在裤兜上蹭了蹭,伸了过去,语气里带着不言而喻的欣喜,“你就是史蒂夫·罗杰斯吧?我读过你出的书。你真是太棒了!”

        “谢谢。”史蒂夫友善地握住了爱德华的手。

        “我一直在等着你们!”爱德华说,“这几天我一直过得如履薄冰。常常做恶梦。我怕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疯掉。”

        “没关系,别紧张,”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会帮你的。”

        “太好了,你……呃……”爱德华突然瞥到史蒂夫手里的艾米莉亚娃娃,很不自然地瑟缩了一下,“这是?”

       “哦,别介意,史蒂夫有个怪癖,不抱洋娃娃就睡不着。别担心,她很乖,可不是你家里的那种玩偶……”

       似乎是为了响应巴基的话,艾米莉亚突然尖笑了一声。爱德华的瞳孔里的恐惧可见范围内地沸腾起来。

       “巴基!”史蒂夫轻轻地、嗔怪地瞥了他一眼,接着看向爱德华,“别担心,艾米莉亚是我的助手。她不会伤害你。”

       “好吧……”爱德华心有余悸地点点头,让出了一个位置,“请进。晚餐马上就要开始了。”

       史蒂夫跟着巴基和爱德华走向客厅,同时不动声色地打量起四周。爱德华是一位十分成功的摄影师,室内布置颇具品味。墙上挂着很多他的摄影作品,他对光线的运用和对色彩的把握很有一套。

        他一张接一张地看过去,发现大多是风景。爱德华似乎并不青睐于人像。

       这时,一个陌生而低沉的声音从客厅里传了过来,吸引了史蒂夫的注意。

        “这是什么?”那个陌生人问。

        “这是草莓。”一个脆生生的童音回答他。

        史蒂夫从照片墙边走开,步入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的亚裔男人,怀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他们正一起读一本识字图册。谁都没有抬头。

        “你觉得它像什么?”

        小女孩开开心心地张开嘴巴,“像我的舌头。”

       男人扯动嘴角,笑了起来。他的下巴尖瘦,嘴角的线条延伸得很长。笑容在他脸上显得十分深刻。像是一道深深的划痕。

       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一只穿深色西装,打领结的木偶。它直视前方,身子有点歪。微微张开的嘴似乎是在微笑。

      这是口技木偶,它微笑的嘴会张合。栩栩如生的眼睛会转动。

       “你就把它大咧咧地摆在这儿?就像爱丽丝的茶话会?”史蒂夫听到巴基和爱德华在低声聊天。

      “我有什么办法,米娅一见到这木偶就喜欢得不得了。”爱德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再说就算把它藏起来,它还是会自己突然出现。”

       史蒂夫没有转移视线,他的注意力依旧集中在沙发上的两个人身上。突然,他的眼前闪现出一个画面。女孩依旧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脸埋在阴影里,腿上摊着一本童话书。亚裔男人端着一杯热可可,用小勺喂她喝。

        “这是我的男友晋,和我的女儿米娅。”爱德华向史蒂夫介绍道。

       史蒂夫回过神,刚刚那幅画面消失了,他的意识回归现实。

        “晚上好啊,小米娅。有没有想巴基叔叔呢?”巴基在米娅面前弯下腰,摇晃着手里系着粉色蝴蝶结的盒子,逗弄她:“猜猜里面装着什么?”

         米娅——早已不是巴基口中那个剪着男孩短发的小女孩了。她被收拾得很精致。一头金棕色的卷发,一身象牙色的连衣裙。头发和腰上装饰薄荷绿的丝带。她圆乎乎的小脸蛋有些苍白,却十分美丽。

       米娅转过头,眼珠一转不转地盯着巴基手里的盒子。

       “我最喜欢的!洋娃娃!”她娇气地说。

        巴基拆开盒子,从里面抱出一只穿着酒红色丝绸裙装的洋娃娃,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还真是洋娃娃,可是我们的米娅已经有太多娃娃了。大概不是很想要这一个……”

        “要!要!”米娅不依不饶地说,“米娅想要娃娃。”

        “那娃娃想要米娅吗?”巴基问手里的洋娃娃,又捏着嗓子模仿它回答:“当然,娃娃想和米娅做朋友。”

       “好吧!”巴基恢复声音,笑着把娃娃放进米娅怀里,“现在你们是朋友了。”

       晋温柔地合拢双手,将洋娃娃与米娅抱在了一起。女孩的的脸颊紧紧贴着玩具陶土制的面孔。看起来像是一对双胞胎。像是两个娃娃。

       “米娅,快和巴基叔叔说谢谢。”爱德华慈爱地提醒她。

      米娅抱着娃娃,像是入了神,没听到父亲在和他说话。

      “米娅,说谢谢。”晋重复了一遍。

      米娅这才抬起头,细声细气地说:“谢谢巴基叔叔。”

      晚餐进展得很顺利,为了迎接巴基。晋特地做了瑞文斯菲尔镇有名的苹果派和胡萝卜鸡肉拌饭。巴基连连称赞晋的手艺地道,尤其是那道苹果派,外皮十分松脆,是他童年时的味道。

       米娅有单独为她准备的儿童食物——用鸡肉、洋葱和豌豆煮得蔬菜粥。晋对她很关怀,夸张到用小勺将食物一口一口地喂到米娅嘴里。吃完饭后,米娅说自己有些困了,于是晋就抱着她率先离席。

       史蒂夫望着他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楼梯尽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刚刚他什么都没吃。”

      “哦,他总是这样。先照顾好米娅,再单独下来吃饭。”爱德华见怪不怪、甚至有些骄傲地挥了挥手,“别担心。要再来点奶酪酱配小牛肉么?”

      “行啊你!”巴基揶揄地眨了眨眼睛,在桌下轻轻踢了爱德华一脚,“你究竟使了什么花招,骗来一位这么能干又体贴的男友?”

      “我只是在坎坷重重的人生道路上偶尔幸运了一次,”爱德华笑着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葡萄酒,“可是你啊,老哥,想要博得你青睐的贤惠姑娘能填满整个足球场,只不过你对人家都爱答不理的。”

       巴基偷偷看了一眼史蒂夫,发现他似乎陷入思考之中,根本没听到他们的谈话。不知怎么的,巴基没来由地有些不爽。他横了爱德华一眼,不悦地切着盘子里的鸡肉:“少胡说八道!培根卷都堵不上你的嘴!”

       晚餐结束后,巴基和史蒂夫被赶去休息。爱德华在厨房里刷好碗。贴心地为男友留出了一部分饭菜放进微波炉。最后煮了一壶热茶端去客厅。

        史蒂夫和巴基正在客厅里研究那个木偶。

        巴基摆弄着它,看上去一点都不害怕。在巴基手中,木偶转动眼球,嘴巴一张一合,“你好,罗杰斯先生,我能不能和你身边的那位罗斯托夫来的小姐做朋友。”巴基粗着嗓子,装腔作势地说道。

       史蒂夫凝视着木偶,在他眼前出现了一栋小房子,门半掩着,从中透出一点光亮。但当他接近那扇门时,门缝里突然冒出一只冷冰冰眼睛。砰地一声,门在史蒂夫面前狠狠地关上,他被强硬地推了出来。

       “你最好别动它,”爱德华放下茶盘,煞有介事地说:“这东西有些邪门。”

       “埃迪,你被繁忙的婚前准备冲昏头了,”巴基撇下木偶,习惯性地倒了一杯加奶油的红茶推给史蒂夫,“我们来了这么久。它一直很乖。”

       爱德华摇了摇头,目光中重新浮现出恐惧,“我确信我看到的不是幻觉。那些……那些画面,我一点都不想回忆。”

        “别着急,爱德华,放轻松……”史蒂夫恢复过来,用温和而令人信任的口吻劝导他,“我们慢慢来。”

       爱德华为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他捧着杯子,嗅着红茶带来的令人愉悦的芬芳,渐渐平静下来。

       “起初我们没有在意。以为是快递公司送错了东西。但因为找不到物主,我就把木偶锁进了储物柜。那天晚上一直很不平静。我和晋的卧室在二楼,隔着门总是能听到楼下有家具移动的声音。我以为是幻觉,没在意就睡了,第二天早上,米娅起得特别早,来敲我卧室的门。我打开门,竟然看到她抱着那个木偶。储物室的门大大地敞开着,里面乱成一团,银质餐具洒满一地……”     

      “会不会是米娅打开储物室,把木偶拿出来了?”巴基问。

      爱德华摇了摇头,“储物室的钥匙一直在我卧室的床头柜里。那里存着冬天的扫雪工具和一些瓶瓶罐罐,我很怕米娅玩的时候会受伤。”

      “还有呢?”史蒂夫接着问。

      “无论我把这只木偶放在哪里,第二天它都会移动位置,出现在最显眼的地方。有一次我实在是被逼疯了,把它锁进储物间的壁橱里。那天下午当我路过储物间时,突然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我推开门……看到……看到壁橱门被打碎了,破洞后露出了它的脸,’”爱德华揉了揉额头,比起肉体上的疲惫,更令他难以承受得是精神上的压力,“我根本不知道这只木偶是从哪里来的,又有什么样的目的。我怕晋和米娅会受到伤害。”

       巴基靠了过去,轻轻环住了爱德华。柔声地安慰着他。

       史蒂夫有意让他缓解一下压力,过了一会儿才接着问下去:“那玛丽·肖呢?你为什么肯定木偶和她有关?”

      “是那只装着木偶的盒子。”爱德华抬起头说。

      “可以带我们看看吗?”

      “当然。”爱德华带他们走进储物间。狭窄的过道中央躺着一个一米长的黑色木盒,看上去像口儿童棺材。爱德华打开盒子,揭开内衬的天鹅绒,里面露出“玛丽·肖与比利在瑞文斯菲尔的字样”,两边还绘制着玛丽·肖本人和木偶的头像。

      爱德华还把关过木偶的壁橱指给史蒂夫看。除了那个破洞之外。他们还在下方的玻璃上找到了一些不甚清晰的划痕。

     “比利……恨?”巴基顺着字母念了出来,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他们回到客厅,对目前的情况有些一筹莫展。巴基无意识地看向沙发,目光扫过坐在沙发上的比利。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扯了扯史蒂夫的袖子。

      “我记得我刚刚是把它横放在沙发上的。“他不确定地说。

       “没关系。”史蒂夫拍了拍巴基的手,转向爱德华:“我们需要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谁把它送来的。”

      “怎么弄清楚?”巴基好奇地问,“难道它还会说话不成。”

      “当然会。不过不能由我们去问。”史蒂夫走到沙发另一侧,把艾米莉亚抱到比利面前,指着它对它说:“艾丽,这是比利,你和它交个朋友,好吗?”

        艾米莉亚一动不动。目光呆滞而安静。

      “乖孩子,谢谢你。”史蒂夫温柔地凝视着艾米莉亚,伸出手细心地将它胸前的蝴蝶结扶正,像是得到了它的回应。“我们明天再来看看。”他对巴基和爱德华说。

      “这能行吗?”巴基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木偶,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试试看吧……”史蒂夫重新站了起来,回到巴基身边,与他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现在,大家都回去睡觉吧。”

     TBC

    (1)埃迪是爱德华的昵称。

评论(53)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