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妖猫传(1)

summery:电影妖猫传AU

      第一章

    “我劝您把它留下,这可是紧俏货,不常有。”

      在车水马龙的特维尔大街上,全城最有名的河流艺术商店老板格林特正在那里推销自己的商品。

      通过敞开的大门,能看到挂满肖像画的长廊的一角。另一边堆着石制或是木制的花神雕像,脖子上挂着廉价的装饰物,毫无尊严地摆放在那里亟待出售。一个流浪者打扮的年轻人倚着门框,手里吃着一张黄油饼,好奇地朝着门内望。他大概二十岁上下,模样像是北方人。棕发留得有点长,生着一对猫似的绿眼睛。未刮过的脸和长靴上的泥土显露出他此行的迢遥与艰辛。

      老板格林特站在门后,躬身哈腰,正殷切地冲着一个看不见的角落口沫横飞地宣扬着什么。

    “这是艺术品,”老板格林特斩钉截铁地说,“从苏萨来的,您看看这长袍,普通匠人可雕刻不出这么细致的褶皱。”

    “他是蒙着眼睛……”他换了一副油滑的腔调,挤眉弄眼地暗示,“可是这样更美,更神秘……”

    “现在苏萨的工匠都做不出这么好的雕塑了……贵族老爷们都以家里摆放苏萨的艺术品为荣。国王跟前正当红的于纳公爵,他家里就有一幅苏萨产的的马赛克装饰画,是只凤凰,尾巴是黄玉和石榴石……”

       猫眼睛的年轻人将身子的一半踏进门里,伸着脑袋好奇地看着雕像,嘴里不停地吃着剩下的半张饼。那确实是一件漂亮的艺术品——一个年轻的男孩,十五六岁的年纪,头发如海浪般卷曲。他的古式长袍似乎依旧在伴随着微风轻轻舒展。那应该是昂贵的紫色又或是炽热、亮丽的深红色。他的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脸被阳光照得发亮,似乎正在渐渐复苏。

       年轻人嗤笑一声,把整个身子迈进艺术品商店。

       买家是个金色头发的美男子,年纪不大,脸色苍白,双颊带着病态的红晕,但目光却很坚定、清澈。他或许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对这尊美丽的雕像怀有淳朴的、不含欲望的贪恋。他在犹豫着,这雕像太美,可或许价格过高,而他又囊中羞涩。但显而易见,他正在动摇……

     “这位老板说的对,”年轻的流浪者突然出声,“这座雕像,确实难得。”

       他走了进来,绿眼睛里跳跃着金色的光斑,声音戏谑而慵懒,虽然有点口音,但却别有魅力:“价值连城、独一无二、神乎其技、惟妙惟肖……”老板笑得心花怒放,连连称是,忍不住拍了拍手掌,“说得好,您真是个行家……”

       流浪者笑了笑,猫似的眯起眼睛,话锋一转:“可是您说的有一点不对,来源不对。您说它雕的是苏萨的贵族少年,大错特错。”

      “那您说呢?”站在他对面,那个金色头发的美男子客气而好奇地问。他每说一句话,总要伴随着几声咳嗽,可声音却很柔和。

     “他正确的名字应该是博耶,苏萨的大祭司和灵性大师,他不是人。而是神。”他绕到雕像正面,注视着那双被蒙上的眼睛,侃侃而谈:“苏萨人相信人的灵性被封存在人的双眼里,所以每当有亲人死亡,他们就会挖出他的眼睛,吃下去,继承亲人的灵性和力量。博耶是苏萨祖先的名字,据说他是神的后裔,眼睛有异能,从海洋中托起了苏萨城,后来他和海怪搏斗,奄奄一息,便指定亲弟弟吃下自己的眼睛,这样他的力量就能在弟弟的身体里复苏,继续保护苏萨。这个称号自此代代相传,据说博耶们的眼睛是通向地府的大门,轻易不能示人,所以才会用丝绸遮住。一般来说,博耶雕像分为两种,一种双手合拢在胸前,表示守护,一种双手张开,表示接纳,后一种只会在墓穴中见到,因为那表示神明张开双手,接纳死者进入冥府世界,你这尊雕像虽然没了双手,可明显是张开着的,是陪葬品。老板,你靠挖死人的墓发财,还想卖给别人,不觉得自己有点缺德吗?”

     “这位先生确实见多识广,可未免有些过于武断,”老板陪笑着说道,“实话跟您说吧,我这尊雕像,绝不是从墓里挖出来的。至于从什么地方来的,这我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我有我的门路……”

       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那尊美丽的雕像,他依旧以那惯有的、若有似无的方式微笑着,毫不在意人们惊奇的打量。仿佛黑暗的墓穴亦或是窗明几净的商铺,对他来说都没有丝毫分别。

       这时,门外响起的一阵马的嘶鸣声惊扰了一室的安静。一个衣着鲜亮,相貌堂堂的贵族大步走进商店,漫不经心地喊了一声:“老板,要一尊花神雕像。五月节要用。”

     “您好啊,公爵老爷,”老板堆起笑容,快步走到萨利诺夫公爵跟前侍奉,“要什么材质的呢?我们这里有不同的价位……”

     “随便什么都行,就跟去年一样。”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其实对去年的记忆一丝一毫都没有留下。

     “好咧,银制的、要黄金花环和提尔紫丝缎,您还要什么?再看看?”

      公爵没有应声,他走进商店内,看到了那尊雕像。

     “这是什么?”

     “一尊雕像,老爷,苏萨的艺术品。”老板转了转那对精明的小眼睛,恭恭敬敬地说道。

       流浪者轻轻扯了一下金色头发的衣服,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声。

      “真美……”公爵赞叹道,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它的脸和躯体,“雕刻的是谁?”

     “不知道,老爷,您要是喜欢……”

     “不知道?瞧瞧这肩膀,这手臂……还有那些看不见的地方,肯定更美……”他眯起眼睛,用男人不遮不掩的目光盯着这个美丽的、少年般的身体,剥光了他的衣服,想要占有他,从他身上得到无耻的快感。

      金色头发的年轻人感到愤怒,胸口轻轻起伏着。但流浪者第二次拉住了他。

    “多少钱?”

    “您是老顾客了……”老板故意怯懦地说,“花神雕像三千、这雕像六千……”

     “把两个都送到我那儿,去管家那里取钱。”

      他恋恋不舍地移开目光,走到门口,重新跃上马。

      这时,流浪的年轻人突然追了上来,玩笑那般对公爵说:“公爵大人,那个雕像虽然很美,但我还是建议您不要买。就算买,也千万不要让它进家门……”

    “这是什么说法?”公爵不耐烦地问道。

    “也没什么说法,只不过那雕像是个陪葬品,可能不太干净……”

    “得了,你以为我是那种蠢钝迷信的老百姓,想靠危言耸听从我这里骗出钱来?”公爵轻蔑地俯视着对方,露出自以为聪明的人惯常的冷笑,握紧缰绳,驱动着马匹,毫不犹豫地扬长而去。

      金色头发的年轻人跟着走了出来,望着由马蹄带起的尘土飞扬大道,咳嗽几声,好奇地问:“您那个时候为什么不让我阻止他?”

    “这个嘛……”他拖长语调,懒洋洋地说:“难道您还看不出来,无论您说什么,他都不会改变主意么?”

       对方思索片刻,并没有否认,只是说:“可惜了,他不会好好呵护那件艺术品的。什么东西落在他眼里,都会变成淫秽下流的东西。”

    “您认识他?”

    “咳……萨利诺夫公爵,全城闻名……”他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

    “哦……还未请教您的名字?”

    “史蒂夫·罗杰斯,您呢?”

    “巴基。”

    “只叫巴基?没有姓氏?这听起来倒像是个昵称。”

    “我无父无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姓什么,”巴基毫无感伤地耸了耸肩膀,语气颇为轻快坦然:“所以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大家都这么叫。这样简单,方便。对我说话您也可以不用您……”

     “那么你对我说话也可以不用。”史蒂夫微微一笑。

     “好……那我们便互相直呼其名,谁也不客套,”巴基眨了眨眼睛,虽然满面风尘,语气依旧十分愉快,“你是本地人?”

     “是本地人。你从哪来?来做什么?”

     “打北边来,走了很远。听说这里要过五月节,远近闻名的热闹,所以就想来看看。”

     “那你来的时间倒是刚刚好,明天是节日的第一天。大家都说基杰什城没有春天,只有五月节。”

     “有什么热闹?我听到刚刚那位公爵买走了花神雕像,说是五月节要用?”

     “五月节供奉花神是我们的习俗,人们会用珠宝和锦缎打扮它,此外还必须要有郁金香……”

      在远处、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塔什克山脉上,夕阳最后一缕霞光正在缓慢地燃烧着。街道两侧陆续亮起灯火,节日前最后一个平静的夜晚正悄无声息地来临。

       史蒂夫提议:“时间不早了,我们可以去吃点东西,边吃边聊。”

       巴基点点头,一听到吃东西,双眼立刻绽放出期待。

       他们来到了辉映着灯火的大街上,夜幕降临,人群熙熙攘攘。一扇扇镶有装饰木框的窗子亮了起来。窗前堆满了郁金香和花神雕像,穿着各种颜色的丝缎、细亚麻长袍,戴着节日的花环和珠宝。街上飘来一缕馨香,和三角琴丝丝缕缕的演奏声。路边的商贩什么都卖,一袋袋节日用的彩色画粉堆成了小山。城门没有关闭,依旧有一辆辆篷车运载着货物,沿着宽阔笔直的大道,向王宫走去。

       史蒂夫带巴基走进一扇不起眼的小门,沿着狭窄的楼梯拾级而上。二楼是一间不大的餐厅,摆着几排桌子。每张桌上都铺着雪白的桌布,放着两个玻璃瓶——一瓶是清水,另一瓶是廉价葡萄酒。他们坐在窗边,正对着王宫的一侧。

      巴基目不转睛地望着灯火中的奇幻瑰丽的宫殿,目光流露出欣赏:“这就是五月节?”

     “还远远不到,第一天是往往是最寻常的,第七天才是节日的高潮。”史蒂夫招了招手,一个年长的妇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记事本,“今天有什么?”他问。巴基坐在对面,兴致勃勃地翻着菜单。

    “有新鲜的鲈鱼,野山羊和鹅肉,还有运来的腌鹤肉。”

    “酒呢?”

    “花楸子露酒、蜜酒和上好的葡萄酒,饮料还有果子汁和新制的龙蒿草水。”

    “你想吃什么?”

    “听起来都不错。”巴基微笑着说。

    “那就都试试看,要烤野山羊肉、奶汁鲈鱼,冷盘就要腌鹤肉和酸黄瓜。至于酒……还是葡萄酒吧。”

    “汤呢?”侍者接着问。

    “红菜汤。”

    “那我要野鸭汤。”

       侍者一一记下,收起记事本。往厨房去了。

       巴基注意到,餐厅的墙壁上挂着一个个小小的花神。装饰着廉价的玻璃珠。他对这些小装饰感到十分好奇:“五月节,是不是敬奉花神的节日?”

     “不算是,至少以前不是。听老一辈的人说,供奉花神的习俗是二十几年前,从王宫传来的。”

      “王宫?”

      “对,那里的女官们用漂亮的珠宝装饰一个个小神像,向他祈福,祈求姻缘。刚开始那些小神像也不叫花神,花神是后人附会的。大概是因为鲜花是最流行的装饰物之一。后来这种游戏突然风靡了整个基杰什,人们都说向花神许愿很灵验。”

     “就像小女孩打扮洋娃娃……”巴基好笑地说。

     “或许比那个还要热衷,”葡萄酒被端上了桌,史蒂夫率先拿起瓶子,为巴基倒了半杯,“大家认为这是一种奉献,只要善待它,它就会为人们带来好运。”

    “除了这个呢?街上卖的彩粉又是什么?”

    “那是颜料和米粉调制的,用来绘制一些漂亮图案,吸引花神的目光。除此之外……还有别的用处。”他故意卖了个关子,神神秘秘微笑着。似乎不愿太快吐露全部的秘密。

       巴基喝了一口酒,口感滑顺,有些微微发酸。他想继续问下去,可是很快就被陆续端上的菜肴吸引大部分的注意力。

       他们加点了热气腾腾的煎虹鳟、酸菜配熏猪肉、炸羊肝、糖渍栗子和奶油甜馅煎饼卷,又要了野果酿制的饮料。那道虹鳟鱼似乎特别符合巴基的胃口,在史蒂夫不可思议的目光里,他吃掉了整条鳟鱼,咔嚓咔嚓地咀嚼着鱼刺,没有吐出来。不知是否是烛火的缘故,他的嘴唇显得格外红润,像是一道狭长的伤口,吃完鱼后,他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惬意的笑容。

      史蒂夫坚持由他付钱,就当答谢巴基说出那座雕像的确切来历。

       离开餐厅后,他们登上了一座钟楼,从那里可以眺望整个基杰什城的美景。史蒂夫指着宫廷广场中央,一座覆盖着蓝紫色天鹅绒的高大雕像告诉巴基,那是镇国之宝——一座完全由纯金打造的花神雕像。

     “幕布明天就会揭开,接着是七天七夜的狂欢。在最后一天,国王将会亲自评选出今年的郁金香花王,献给黄金塑身的花神。”他入迷地说着,因情绪激动而咳嗽起来。

     “为什么偏偏是郁金香?”

     “那是我们的国花,是一位国王从海外带来的。”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微风拂动,送来了一缕清淡的芬芳。在史蒂夫的蓝眼睛里,已然有了一点淡淡的醉意。

       巴基想继续问关于那位国王的故事。可他听起来像是一个遥远的秘密。

     “在那儿,会有烟火……”史蒂夫指了指不远处、丰忒河的两岸。那里同时坐落着基杰什贵族们的豪宅。此刻河面被灯火笼罩。犹如万千银鱼在水面上跳动。

     “明天我们可以一起来看。“史蒂夫兴致勃勃地说道。

       巴基点了点头,目光同样投向远处——那条银色的细带般的河流,微微出神。灯光一转,他的瞳孔在黑夜里竖成一条细线。在那双猫似的眼底深处,所看到的并不只是光彩辉焕的万家灯火,还有蛰伏在黑夜里的神秘的阴影小心而缓慢的蠕动。

       TBC

评论(35)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