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火TJ】皆大欢喜(3)

summary:为了报复自己的前男友。约翰尼向好朋友巴基提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要求。 于是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1)  (2)

      (3)

       巴基发誓,他听到了自己的羞耻心破碎的声音。

       在他面前站着的是他悄悄喜欢着的史蒂夫。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直在持续不断地升温。几乎快要水到渠成。可就在刚刚,巴基差一点就把嘴贴在了人家弟弟的脸上。

      他明明是为了帮好朋友找场子来的。可现在,陷入困境得反倒是他自己。生活就像老巫婆,丑陋又奸诈,你永远猜不透它的微笑下隐藏的究竟会是什么。

      他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罪魁祸首。约翰尼更没出息,像是石化了似的,甚至不敢直视史蒂夫的眼睛。

      “不点餐吗?”史蒂夫问,脸上挂着一种生硬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说:“我们餐厅的法国菜做得很正宗。如果您的口味偏向传统、朴素,可以选择鹅肝、鹌鹑焖松露、烤小羊背肉之类的经典菜肴,如果喜欢尝试新鲜,可以试试我们大厨新推出的虹鳟、牡蛎大海交响曲和龙虾慕斯……不同菜肴可以加点不同种类的红酒匹配品尝,我记得巴基你一直比较喜欢传统,而约翰尼则喜欢尝新,对吗?”

       约翰尼尴尬地扶了扶额头。巴基把脸垂得很低,几乎要埋进菜单里。

      托马斯感到很奇怪——史蒂夫认识巴基,按理说并不稀奇,可他们表现得却像是结了仇,“史蒂夫,你和巴基很熟吗?”

     “不太熟,”史蒂夫平静地答道,“很多事情我都是今天才知道。比如原来巴基交了男朋友。而那个人竟然还是我弟弟。”

      巴基叹了口气,不耐烦地合上菜单,“史蒂夫,你误会了,其实我们……”

    “其实巴基是我的同学,我们都是大学冰球俱乐部的……所以他见过史蒂夫好几次,”约翰尼不顾巴基的暗示,率先说道,“但是我和巴基才刚刚开始,所以没和任何人提起。”

     “约翰尼!”

     “巴基!别忘了你陪我来是干什么的!”约翰尼顿了顿,几乎恳求地望着他,他宁愿事后被史蒂夫揍死,也不愿意现在在托马斯面前丢脸,“我们不是说好了吃完饭就一起去看展览吗?快点菜吧,我很饿,你吃鹅肝好吗?”

       巴基突然感到有些泄气。这明明就是一个误会,只需要两三句就能和史蒂夫解释清楚。可他一旦现在真的解释了,约翰尼很有可能立刻去跳楼。

      他不耐烦地抽走被约翰尼抱在怀里的胳膊,十分哀怨地说:“你难道不知道,我从来不吃鹅肝吗?”

      约翰尼讪讪地缩回手,低声下气地赔笑:“那我去给你拿点冰淇淋吧……据说这里的冰淇淋可以自选。你喜欢巧克力的吧……”

      巴基敷衍地点了点头。在心里头早就把约翰尼那张俊俏可爱的脸用拳头问候了无数遍。他能感觉到史蒂夫正满怀嫉妒地盯着他的后脑勺,不动声色地表达对自己被隐瞒的不满。

      约翰尼得到指令,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溜走了。史蒂夫收走菜单,留下一句:“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叫我,”接着头也不回地从巴基面前消失。

       好吧,他嫉妒了,说明他其实在意我。巴基不合时宜地想。安慰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现在座位上只剩下了巴基和托马斯两个。

       托马斯看起来有些不安,似乎正在为一个不存在的错误感到愧疚。其实他什么都没做,甚至算得上无辜……可巴基依旧免不了有点迁怒。如果不是他当年莫名其妙就甩了约翰尼,今天就不会有这么多误会发生。

      “很抱歉,”他犹豫地说,“我不知道您和史蒂夫有过什么误会。或许我不应该选择在这家餐厅见面。小时候我和他们两兄弟是朋友,所以想同时和他们两个叙叙旧。”

       巴基叹了口气,这算不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算了,没必要道歉。我是不请自来,和你也没什么关系。”

      托马斯沉默了片刻,斟酌着问:“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个月前。”巴基干脆地说。

    “那也算不短了,可我从没听他提起过。”

    “你们不是分手了吗?”巴基怀疑地问,依旧敬业地捧好了自己吃醋男友的剧本,“据我所知你们很久都没有联络。”

    “两个人之间的联系是没有那么容易切断的,”托马斯不含恶意地答道,“我们还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从小到大都是在同一所幼儿园、小学和初中读书。很多人都能告诉我他的近况。”

     “你也有点太夸张了吧……”巴基干笑几声,非常不满意托马斯语气里的理所当然,好像约翰尼是逃不出他项圈的宠物,“你说的那些人都是过去式了。现在他有很多新朋友和新秘密。你们分手了。他没有必要事事向你报告。”

      “我承认,他确实变了很多……”

      “谁能不改变呢。”巴基抢先答道,“约翰尼是成年人,有足够的勇气和过去说再见。叙旧当然是件好事。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过去都值得回忆……我和约翰尼就从不过问彼此的过去。我们有未来。”

       托马斯点了点头,像是承受了超出他能力范围之外的分量。那让巴基后悔是不是把话说重了。其实他对托马斯的目的并不十分明确……但是在约翰尼口中,他似乎是一个心机叵测、任性傲慢、又以玩弄他人感情为乐趣的小恶魔。他约约翰尼出来见面,就是为了羞辱他,全方面多角度地再一次打击他好不容易愈合的自尊心。

      虽然现在巴基越来越觉得,约翰尼就是在胡说八道。

      “我承认,一开始我想要见约翰尼,是有和他复合的打算。”小恶魔突然说道。

       巴基挑了挑眉毛,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轻轻“哦”了一声。

     “我们那个时候年纪太小,两个人都不太成熟,常常吵架。正确地相处和相爱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巴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还是没反应过来托马斯想说什么。

     “可是每次吵架,无论原因是什么。约翰尼总是会率先向我道歉。我想我是被他宠坏了,所以总是心安理得地想,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等我。但是,正如同你所说的那样,我们都长大了,等待变得过分奢侈……”托马斯摇了摇头,为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感到抱歉。他的眼圈红红的,充满了一种惹人怜爱的温柔坦率。

       巴基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很嫉妒你,巴恩斯先生。不过我还是很为约翰尼高兴……他遇到了你,你喜欢天文博物馆、喜欢冰球,又那么爱他……你们是天生一对。”

      “等等……你说你想和那货……呃……约翰尼复合?你说真的?你没骗我?你现在是单身?你不是来炫耀你家那条叫约翰尼的狗?”

        托马斯一头雾水地摇了摇头,“我回来是因为我发现自己放不下……”

      “说真的?哈蒙德先生。说假话是要错过圣诞节的。”

     “呃……”托马斯看了巴恩斯一眼,忸怩地说:“但我确实养了一只叫约翰尼的小狗。”

       巴基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被自己的口水呛的直咳嗽,“那你可以放心了。我和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托马斯微微歪着头,露出一副困惑不解的表情。

     “上帝……我是说,你知道约翰尼这个人,像小狗一样粘人,又不成熟,其实我老早就厌烦他了。我打算今天就和他分手。真的!”

     “你在和我开玩笑?”

     “我发誓我没有!”巴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起来,“他这个人几乎没有优点!但缺点倒是一大堆。要是让我说,我能说上三天三夜不带停!” 

     “可你们刚刚还在表现的很亲密……”

     “那都是表面的,其实我早就出轨了,真的,我有十多个比他好一万倍的备胎排着队地等着他和我分手。和他相处实在太累,方方面面都要为他考虑。就连行李箱他都不愿意自己收拾。比赛稍微出趟远门就哭天抢地。他以为我是谁,他的妈妈吗?我真是受够他了,一会儿他回来我就和他分手。”

       托马斯眨了眨眼睛,露出一副理解的神情,“……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生气了。生气他同意和我见面。我明白……”

      不!你不明白!巴基在内心大喊: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托马斯轻轻叹息,望着巴基一副吃多了噎住的表情,温柔地说:“你放心,我不会再见他了。我祝福你们,巴恩斯先生……”

       在巴基瞠目结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率先离开座位,跳上了一辆出租车。

        约翰尼像是故意似的在托马斯刚刚离开后姗姗来迟,手里还捧着一盘五颜六色的冰淇淋,顶端浇了满满的巧克力和薄荷。

       “你能吃薄荷吧。”他自顾自地问,完全没有意识到巴基脸上的古怪。

       “史蒂夫呢?你和他解释了吗?”

       “还没呢……你看他那副样子。我一开口准被揍。虽然我并不怕他……”他顿了顿,孩子气地笑了笑,“再说你急什么,看着他嫉妒得发狂不是很好玩?这说明他在乎你嘛!等着吧,不出一天,他肯定主动和你表白。”

        巴基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那个家伙呢……”约翰尼故意装作不在乎,却还是下意识望向四周,“他去上厕所了?”

        “呃……不……”巴基抬起头,轻轻拍了拍约翰尼的手臂,摸得他全身发麻,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巴基立刻尴尬地收回手,目光显得有些闪烁不定,“约翰尼……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太难过……”他深吸一口气,心虚地说:“从某种程度上。我圆满完成了任务。打击了敌方的嚣张气焰……把他气走了。”

      “太……太好了……你真棒!”约翰尼结结巴巴地说。

      “但是呢……他刚刚和我说……其实他是单身来着,”巴基抱歉地望着好友,十分担心他会哭,“其实他一直都想和你复合……他说他很放不下你。”他不知不觉间吃起了巧克力冰淇淋,一边觑着约翰尼的眼睛,“喂……你最好别哭……容易把狼招来”

      约翰尼没说话,双眼飞快地眨动几下。接着突然拉住巴基的手,把他从餐厅拽进了跑车。

       他们没有回家,而是把车停在了酒吧门口,约翰尼要了一杯柠檬汁、一杯伏特加兑着喝,还给巴基单点了一杯龙舌兰。大有一副一醉解千愁的架势。

     “不不不,我不能喝酒。我一会儿还要开车送你回去。”

     “可我不想回去,”约翰尼瓮声瓮气地说,“我都来这儿了,就没打算回去。”

       他气势如虹地灌了自己一口酒,很快要了第二杯。巴基摇了摇头,举起眼前的杯子,开始浅酌起来。说到底,他们都是情侣坎坷的失意人。却又深深羡慕着对方。

      “至少你们恋爱过,有过很美好的回忆,”巴基艳羡地说,“而我和史蒂夫还没开始过。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开始……”

      “史蒂夫喜欢你!就像三角形内角和是十百二十度一样不容置疑!你只需要和他解释清楚这个误会!然后立刻找个酒店去开房大战三百回合。而我呢!我和托马斯怎么补救……要我再和他说,对不起,他只不过是我找来演戏的我哥哥的恋爱对象?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我早告诉过你,谈恋爱需要的是坦率真诚。”

      “你现在知道说这些了?你盯着史蒂夫的屁股犯花痴的时候怎么不坦率真诚!”

       “我什么时候盯着史蒂夫的屁股犯花痴了?你不要把我想的和你一样满脑子下流幻想!我和史蒂夫是灵魂伴侣!使我陷入疯狂的永远都是他高尚无暇的灵魂!”

       “哦……那就是胸肌。”

       “好吧……”

      巴基喝了一口今天的第四杯龙舌兰,脑袋晕乎乎的,感觉自己的理智正在飞快溜走。

    “我说……你到底喜欢托马斯哪里?”他突然问,“他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可你好像对他一直念念不忘……莫非他家有巨额财产……我的上帝……他不会是哪个国家的王子吧!”

       约翰尼翻了个白眼,对巴基的奔逸的想象感到无奈,“你干嘛总把我想象的那么肤浅!我就不能也深沉炽热地爱着他的灵魂吗!”

      “不好意思……亲爱的,灵魂对你来说太沉重了,你每次看人都先看脸,然后是腿……”

      “我只是对美丽心怀敬意。而你每次看人都先看胸!然后是臀!”

       巴基笑了笑,立刻举手投降,“好吧好吧……我们不要吵架,不要吵架……”

       约翰尼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就连自己也开始感到困惑:“其实托马斯确实不怎么样……小时候他总是欺负我。”

      “他欺负你?你确定你没记错?你不会是提前老年痴呆了吧……”

      “滚蛋!我记性很好。”

      “那我得提醒你,三角形内角和其实是一百八十度。”巴基舔了舔下唇,像是一只偷吃的猫一样低低笑出了声。

       约翰尼皱起眉毛,轻轻哼了一声:“我说得都是真的。小时候他骗我喝肥皂水能隐身!结果我一进厨房偷拿冰淇淋就被我妈妈发现了。还吐了整整一天泡泡……”

       巴基捂住脸,趴在桌子上毫无义气地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自从我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在我的生活中占据着重要位置。小时候我很讨厌去幼儿园,每次上校车都会大哭不止……连老师见到我都会头疼。其他小孩子都不愿意和我坐一起……只有托马斯会对我说,约翰尼别哭,约翰尼别哭……”

       “老天……他那个时候肯定像个天使……”

      “你要是再哭。狼会把你抓走。”约翰尼瞥了一眼巴基,不咸不淡地补充道。

      “我说不上来我为什么会喜欢他。我不擅长回答这种问题……”约翰尼困惑地望着水晶吊灯,眼底渐渐浮现出一丝温柔又梦幻的神采,“我只是……很难想象自己会不喜欢他……我过不了这种生活……”

      巴基默不作声地喝着酒,心底不知怎么的蔓生出一股酸溜溜的艳羡。他想起了史蒂夫,他们甚至没有一场像样的告白。

      约翰尼摇晃着杯子,冲巴基露出了一个揶揄的微笑,“到你了。说说看。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史蒂夫那个老古板……”

     “哦……”巴基不自觉地坐直,脸颊传来一阵阵灼烧感,“其实很简单……也没那么浪漫……你记得我们有段时间一直在帮你找你家的胖子吗?”

      “我家TJ不是胖子!”约翰尼义愤填膺地维护起自己的宝贝猫咪,“它只是蓬松!”

     “它都蓬松到十六斤了!”

     “你呢!你都一百……”约翰尼还没说完,就被巴基“啪”地一声糊住了嘴。他晃了晃脑袋,突然觉得满世界都是星星。

     “最后我们也没找到你家的胖……宝宝……但是我们在一条小巷里找到了另一只猫。一只流浪的加菲……”

     “你是说那只看起来拽得二五八万好像整个世界欠它一百斤小鱼干的扁脸?”

     “约翰尼,你可不可以对其他小动物有点爱心?”

     “我只对好看的小动物有爱心。你们不是带它去医院了吗?它的脸到底是不是出门撞到墙所以凹进去的……”

      巴基瞪了约翰尼一眼,他立刻赔了个笑脸,“不好意思,你继续,你继续……”

     “我想那只加菲或许之前被人虐待过,所以走路一瘸一拐的,腰侧还烧焦了一大片毛……它看到我们的时候十分警觉,当场就给史蒂夫的手背上来了那么几道……我们尝试过用各种方式引诱它,但是它就是缩在角落里不肯出来,最后连我都快放弃了……”

      “可是史蒂夫一直都很有耐心。他坚持说我们必须带猫咪去宠物医院治伤。最后我们在那里呆到傍晚,史蒂夫被猫挠了好几下,到底把它从排水管道里拽出来了……那个时候阳光恰巧就落在史蒂夫的背后,他抱着那只凶巴巴的猫咪,脸上和手上还带着它刚刚留下的抓痕,目光却温柔得能把冰河融化……我望着他,一刹那间觉得自己见到了天使……”

       约翰尼张大嘴巴,表示惊讶:“妈的……他对我怎么不像对猫这么有耐心!”

      “无论善意遭到怎样的曲解……他总是以温柔和坦然来面对这个世界……我没法不爱他,我大概再也遇不到这么美好的人了……”

      “巴基……摘下你的滤镜清醒一点。他只是对小动物温柔!他对人类!比如玉树临风勇敢可爱的我就像对牲口一样无情无义……”

      “那是你活该,”巴基斜睨约翰尼一眼,毫不客气地说,“你不但活该,眼光还差。人家给你讲鬼故事都能让你一见钟情,约翰尼,你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受虐狂吧……”

      “彼此彼此巴基·巴恩斯先生,在意淫大魔王是纯洁无辜的小猫咪的时候小心自己被卖了肾还为别人数钱。”

        巴基危险地眯起眼睛,醉醺醺地说:“小混球!你这是要打架!”

       约翰尼显然也不太清醒,甚至挑衅地撸起了袖子,“打就打!可不能在这里打,我霹雳火打架从来不伤及无辜……”

       霹雳火是约翰尼在学校里的诨名,这个外号充满了中二气息,主要是用来形容他打起架来霹雳啪啦,如火花飞溅一般激情四射。

      但是,巴基也从来都不是一个软柿子——他的外号叫冬日战士,寓意他如凛冬般冷酷肃杀,又如西伯利亚的狂风般翻脸无情。

      “那你说在哪儿打?”

      “我们去酒店!开房打!”

      “开房就开房!行,这可是你自找的——老子不把你摁在地毯里吃一嘴毛,就改跟你姓!”

       “走!”

       “走!”

       ……

       巴基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又睡在了什么地方。总之,他是在一团混乱中醒来的。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大脑依旧有点不太清醒。看天色似乎已经日上三竿了。可他全身像是散架了一样疼,胸口还压着什么毛绒绒的东西,重得他有点喘不上来气。

      他懒洋洋地照着胸口推了一把。指尖传来一阵滑溜溜的暖意。胸口湿乎乎的,好像沾了口水。

       他没细想,而是翻了个身,从身边扯过被子,舒舒服服地盖在身上。就在他惬意地闭上眼睛,打算再睡个囫囵觉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失去地意识渐渐复苏,他突然清醒得可怕。

     他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抱着一团被子,瞠目结舌地望着睡在他床上的约翰尼愣了三秒,最后把枕头摔了过去。   

      “醒醒!别睡了!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巴基揪住约翰尼的领子,对着他就是一阵狂轰乱炸,“哥们!霹雳火!醒醒……约翰尼!约翰尼·罗杰斯!你他妈的能不能别睡了!”

       约翰尼勉强从睡梦中半睁开眼睛,抱着一只枕头,一脸的不耐烦,“你干嘛啊……大清早的,吃错药了吧!”

      “我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酒店?我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了……我们竟然还在同一张床上……天啊,我不会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吧……”他猛地揪住约翰尼的领子,又把他拽了过来,紧张地问:“约翰尼,你说我们昨天有没有……有没有……”

     “有没有啥啊,没看到我们的衣服都是完好无缺的么,”约翰尼揉揉眼睛,没心没肺地补充道,“再说了,就算有又怎么样。我这么帅,你也不吃亏啊……”

     “滚蛋!”巴基毫不犹豫地把约翰尼推了回去,附赠第二个枕头。

      一个小时后,他们终于清醒过来,开始四处巡视房间。钥匙和钱包都在。衣服虽然有点皱,但是很完好。看来他们似乎只是喝了点酒,打了一架,然后开了个房。除此之外,一切正常,什么都没发生。

      巴基松了口气,从桌上拿起自己的钱包,打算快速逃离这个噩梦般的酒店。

      就在这时,约翰尼突然发现茶几上立着一张卡片,左下角盖着金戳,迎着阳光,看起来闪闪发亮。于是他好奇地拿起卡片,把巴基也招呼过来,傻乐傻乐地说:“我们莫不会是中了彩票吧。”

      他们两个凑在一起,把脸埋进卡片里读了半刻。接着,两声绝望的喊叫在刹那间响彻整个楼层。

      那是约翰尼·罗杰斯与与詹姆斯·巴恩斯的结婚证书。 

      TBC

为什么拖更这么久。因为我最近很忙啊……

关于加菲的脸有多扁




评论(75)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