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火TJ】如果你認識這個男孩

天呢,第一次感受到躺在粮山上的满足感。不用动脑子就有好多好多粮食可以吃。少年小小火真的太可爱了,在纪念册上的套路不是我们普巨巨最爱干的么,他最好的诗都留在纪念册上了。🤣🤣🤣🤣好想继续看后续,当年他俩为啥没在一起呢。

微糖抹茶棉花糖:

緩了兩天總算有點精神了,


給我的寶寶娜遲來的生賀,


祝我親愛的娜娜生日快樂 @polinavasily 




====


『你認識華盛頓特區的Thomas James Hammond嗎?如果你認識他,請告訴他,我喜歡他。』






Johnny Storm發誓,如果他早知道Thomas的母親會成為國務卿的話,他絕對不會把這麼一句蠢話寫在小學的畢業紀念冊上。


華盛頓特區的Thomas James Hammond?現在全美國都認識了。






說來一切都是網路太發達的錯,如果是三十年前,要翻出某人小學畢業時在畢業紀念冊上的留言,再搞到全國皆知,那麼那人肯定是紅遍全世界的大明星,是走到地球另一端都能在巷口的雜貨店被人認出來的超級巨星。


Johnny當然知道自己也是超級巨星,但是十五年前的畢業紀念冊上的蠢留言被翻出來,張貼在有3.3億人使用的社交網站上,並被瘋狂轉發成當日全美第一熱門,他覺得這還是太過分了點。








『我不想接受這種採訪。』Johnny難得用懶洋洋的聲音回答他的經紀人,完全失去了平日的活力。


「為什麼?」Colin一手抓著電話一手還在電腦上跟人商談,一心兩用的聽旗下最當紅的模特兒吐露委屈。


『無聊,無趣,無意義。』Johnny用了三個簡單的單詞表達自己的看法,Colin嗤之以鼻。


「你才剛走上轉型之路,拍了兩部電影而已,還都是獨立電影,現在正是需要曝光的時候。現成的話題你不炒,等著話題都涼了才要想辦法起爐灶?」


『不能談點別的嗎?我十五年前的暗戀對象哪裡重要了?』Johnny悶悶不樂。


「如果是個路人就算了,誰知道你眼光這麼好,十五年前就看上TJ Hammond。」Colin突然來了興致:「喂,你們是小學同學啊?你不是紐約人嗎?」


『不是同學,只是在華盛頓度暑假時認識的朋友。』Johnny有些煩躁,他也說不清為什麼,並不想和不知道那段過去的人說起TJ:『所以真的沒什麼好訪問的,我們也就相處了一個夏天,然後十幾年沒聯絡了。我能說什麼?談我們十五年前的老故事?談兩個十歲出頭的屁孩在花園裡自製水槍攻擊對方的故事?誰會有興趣?』


「好吧,是挺無聊的。」Colin一下就被說服了,好像怕自己「覺得無聊」的表現不夠有說服力一般打了個哈欠後才接著說:「我替你問看能不能談別的。另外下禮拜三的試鏡別遲到,我先去忙了。」






雖然成功推掉一個不想參加的採訪,但是他跟Thomas的故事被說無聊,Johnny心頭感到莫名的不悅。


你十歲時又幹過什麼有趣的事了?Johnny在心裡腹誹他的經紀人。








對方同意將採訪重心放在Johnny參演第二男主角的這部即將上映的諜報片上,他們約在麗思卡爾頓酒店共進下午茶。




原先的訪問挺中規中矩,談了新片和未來展望,但在Colin離座去接電話時,記者突然話鋒一轉,突兀地談起了Thomas。




「我們能聊聊TJ Hammond嗎?你知道的,」記者笑了一笑:「你們可是過去這一週推特上最熱門的一對。」


『我以為我們說好不談。』Johnny回應了一個虛假的笑容:『我們只是童年玩伴,而且嚴格來說只相處了一個暑假。』


「只是不必當作話題重心,閒聊一下嘛。」記者不屈不饒的說:「你們是幾歲認識的呢?關係如何?你對那時候的TJ有著什麼樣的印象?跟現在的他比起來又如何?你說你們只相處了一個暑假是真的嗎?你認為TJ可以說是你的初戀對象嗎?」


當然不行!Johnny皺起了眉:『我們那時才十一歲,充其量就是puppy love,初戀什麼的未免扯過頭了。況且⋯⋯』Johnny硬是壓下那句『TJ根本沒把我當作對象』,改口說:『況且我們真的就只是朋友。』




雖然他到十六歲,在「真正的初戀」時獲得「真正的初吻」前,都執著地把Thomas道別前印在他額頭的輕吻當作是初吻,但這件小事大可不必跟一個陌生人傾吐。






「如果你現在見到TJ,你還能認得他嗎?」記者又問。


一個蠢問題!『我不知道全美國有誰不能,』Johnny揚起嘴角:『我勉強承認他的知名度至少跟我齊平吧。』


「你認為他現在還是你喜歡的型嗎?你知道,他也是全美男同性戀心中的理想伴侶之一,而據我所知,你並不排斥同性關係?」


『我不知道,至少我無法以十五年前對他的認識判斷。』Johnny敷衍著說。


「揣測一下?」記者還是想挖出一點料,Johnny開始有點不耐煩了:『無法揣測,他在我心中就⋯⋯就像我剛剛說的,頂多是個童年玩伴,沒什麼好揣測的。』


「如果你能見到他本人,你會改變主意嗎?」記者的笑容擴大,Johnny心中忽然警鈴大作:『見到他本人?』






「嗯,見到我本人。」一道輕快的嗓音在Johnny背後響起,Johnny下意識地一下子站起身,甚至沒注意自己揮倒的咖啡杯。


「Johnny,好久不見。」一隻潔白細長的手掌在他肩側輕拍了兩下,Johnny僵著身體沒有動彈,對方沒等到回應,一張好奇的臉探到了他面前:「你是Johnny Storm吧?」


『我是。』


「華盛頓特區的Thomas James Hammond,我認識他。剛好是我本人。」記者讓出了Johnny對面的位置,Thomas坐了下來,講完電話的Colin走回桌邊,對他離開這一小段時間發生的事感到目瞪口呆。






已經過了男孩年紀的大男孩抬眼望著還在發呆的Johnny,側了下頭,抬起一邊的眉毛問:「不想跟我聊聊天嗎?」






Johnny看著早已長大成人的Thomas對著他露出跟十一歲時沒太大差別的可愛微笑,嘴角的小窩一點都沒變,忽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那個握著筆在畢業紀念冊上寫下那句話的男孩有想到這一刻嗎?在他拎著被水濕透到無法辨認字跡的紙條大哭時。






原來說出口的愛都會抵達的,無論要穿梭多少歲月的等待與錯過,遺失與再見。



评论

热度(125)

  1. 忍冬微糖抹茶舒芙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