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火TJ/柯王子】双生(10)

第一部《清凉》: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二部《双生》: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托马斯的血液像是被抽干了,大脑一片空白,脸倏地没有一点血色。

        世界一片寂静,像是被按下了空格键。约翰尼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在他面前闪烁着,嘴巴一张一合,看不出是说了什么。

        他是不是在说我长得难看?托马斯惊慌失措地想,这已经是他敢于想象的最温和的用词,更恶毒的,他不是没有听过。但是他不想从约翰尼嘴里听到,他连想都不敢想。

       过了很久,他才听到席恩问他:“你怎么了,托马斯?需要报警吗?”

      托马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眼泪不知怎么从眼底流了出来,可他自己没有感觉。他浑身上下都没有感觉。

       杰克帮他回答:“这个年轻人是我们的朋友。”

      “他在没有人的情况下从窗户里翻了进来,”席恩指出事实,但他令人深信不疑的语气却似乎在暗示约翰尼的不怀好意,“他真的是你们的朋友吗?”

      “他是。”杰克立刻笃定地回答,“他只是有一点毛躁,但人不坏。”

      “我当然不是坏人了!”约翰尼拔高调门,狠狠瞪着席恩,说真的,他算哪个葱,竟然在这里发号施令,“这位先生,就长相来说,我可比你真诚善良诚实可信多了。”

       席恩没有理会约翰尼的聒噪,眼睛至始至终盯着托马斯的脸,“你还好吗?”

      托马斯无意识地摇了摇头,握紧了杰克的手。

      “抱歉,里弗斯先生,我想我们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杰克客气地说,“我们已经打扰你太久了。”

      席恩点点头,目光从托马斯的脸转向了杰克,恢复了职业化的温和:“没关系,如果需要帮助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把食谱传真给你。”

     “谢谢。”杰克领托马斯下了楼,一直把席恩送到门外。

      约翰尼跟到了门口,从窗户注视着那个西装革履的背影。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扭过脸,不太高兴地问:“他是谁啊?”

      “他是我和托马斯的医生。”杰克回答说。

      约翰尼上下看了一眼杰克,他和托马斯长得很像,但却迥然不同,他很确定自己在窗口和门缝里看到的那个不会是他。

     “那你又是谁啊。”约翰尼狐疑地问。

     “我是托米的哥哥。我叫杰克。”

     “你俩谁病了?”

     “托马斯,他睡不好,饮食不规律。”

       约翰尼睁大眼睛,走过去停在托马斯面前,年轻的脸上写满担忧,不过却夹杂着一丝不协调的窃喜,“你怎么这么惨啊?”他怜惜地问,又带了点试探的意味:“是不是因为我啊。”

       托马斯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从约翰尼刚进门开始第一次敢于正视他蠢兮兮的脸。他突然觉得特别生气,像是小时候怕鬼缩在床上,结果却发现抖动的桌布下藏着一只小猫。这股没来由的愤怒冲破了他的敏感自怜,一刹那间,他旋即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不是,”托马斯声音沙哑地说,眼泪不知怎么又流了下来,“你怎么这么自作多情啊。”

     “你不要哭啦,”约翰尼安慰他,“我妈说了,男孩子应该刚强勇敢,不能随随便便掉眼泪。”

      “可我妈妈没说过,”托马斯哭得更凶了,他从小没妈妈。

     “好吧……”约翰尼稚气地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一张餐巾纸,凑过在托马斯脸上糊了两下。

      “你干嘛啊……”托马斯情不自禁地向后躲闪。

      “擦眼泪!”约翰尼握住他的手,把他拽了过来。杰克被他带的一闪,就连柯蒂斯都没这么肆无忌惮地触碰过他们。

       “我妈妈说了,在朋友们伤心的时候,要适当给予他们安慰。”

       “你妈话好多啊。”

      “哈,她唠叨死了,”约翰尼咧开嘴,擦着托马斯脸上的泪痕,好像他做惯了这种事,“不过呢,这都是人生的经验。选择性地听听总没坏处。”

     托马斯呆呆地被他摆布着,忍不住怯生生地问:“那你……你不怕我吗?”

     约翰尼停下动作,眨了眨眼睛:“我为什么要怕你?”

    “我很……”托马斯握紧拳头,鼓足勇气,终于自暴自弃地吐出了那个他不敢正视的单词,“奇怪……不正常……畸形……我很……我很可怕!”

      约翰尼歪着脑袋听了一会儿,终于明白了一切,包括托马斯对他的那些逃避躲闪、犹豫不决。他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把双手轻轻搭在托马斯的肩膀上,郑重其事地说:“我不觉得你很可怕。”

     “你骗人。”

     “真的,你只是生病了。天生生病,我在课上学到过,受精卵没完全分离什么的,具体我也忘了。你别看我长得比较帅,但我很正派,我的心啊如金子般闪闪发光,我怎么会因为一个人生了病就嫌弃他……”

       托马斯惊奇地望着他,似乎是被鼓舞了,但又很快失落地垂下眼睛:“可是他们不这样说。”

     “谁们?”

     “我小时候的那些邻居,他们说我和杰克这样的……这样的孩子不正常。我们被诅咒了,我们之中肯定有一个是魔鬼。”

     “谁说的?他们看到了?他们认识魔鬼吗?他们肯定没好好上过生物课,连自己是怎么生的都不知道,说不定现在都以为自己是垃圾桶里捡的,他们什么都不懂。”

     “那你很懂?”

     “我也不是很懂,但是对于我不懂的事情,我从不会害怕,考试时的历史试卷除外……”他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目光、心跳和微微泛红的脸颊都是那么鲜活、真诚、健康,他像是火焰一样灼热明亮:“我这次露营时遇到了一个老爷爷,他人很好,对我说了很多有用的话。他说恐惧会使人狭隘,会让人变得自私软弱、疑神疑鬼,一个心怀恐惧的人永远无法好好生活,他会把一切当做是魔鬼的征兆,说不定他打个喷嚏都要念一段经文,上厕所的时候都要拿着玫瑰念珠祷告。这种人根本不相信上帝,他只是太害怕了,怕遇到磨难和挫折,所以把一切无法理解的事情看做是魔鬼。他们是胆小鬼,只希望自己能够被保护。可我不一样,我愿意保护别人……”

       托马斯转开眼睛,湿润的睫毛轻轻抖了抖,使他有了一种羞怯的情态。

       他挑剔地嗔怪:“你怎么说什么最后都能夸一把自己……”

       杰克无声地笑了笑,轻轻拉了一把托马斯的袖子,“我们坐下说,好不好?”

       约翰尼把鲜花和猫放在五颜六色的大理石拼成的圆桌上。小猫小心翼翼地嗅了嗅花苞,像是拨弄毛线团那样,自顾自地玩了起来。

       托马斯和杰克坐在一张双人椅上。托马斯犹豫了一会儿,不太好意思地说:“杰克,我想和约翰尼单独说说话。”

     “所以,现在轮到我变成多余的那一个了吗?”杰克不含恶意地笑了笑,戴上耳机,把空间留给弟弟和约翰尼。

       托马斯收回目光,眼睛在蔷薇上悠悠转了转,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约翰尼说,“是我从一个老神父的花园里摘的。那天我们去露营,有事在他家暂时借宿了一宿。他年纪很大,一个人守着一座教堂,平时就重点花花草草什么的。”

       约翰尼隐瞒了部分事实,觉得没必要让托马斯也跟着害怕。更何况邪教的事情也与他无关。

      “你们去哪儿露营了?”

      “乡下,普里安特村附近的一片森林里,那里有一条很清澈的小溪。林子里长满了蘑菇和野草莓。”

     “啊……”托马斯露出一丝惊讶,“我们曾经在那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十三岁才离开。”

     约翰尼也觉得很巧,他拖着下巴,眼睛亮晶晶的,像一头耍宝的小熊, “说不定那个神父认识你,说不定就是他给你施洗的。”

     “他叫什么名字?”

     “我忘了问了。”约翰尼用一朵饱满的鲜花去逗小猫,引得它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发出娇气地喵喵声。

       托马斯不太习惯这种若无其事,好像他们根本就没吵过架。而事实上,就在几天前,约翰尼还摔过他们家的门,说他永远也不来了。这始终是托马斯无法释怀的心结。

     “我以为你不会再来找我了,”托马斯低声说,“我们吵架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和好了。我经常和家里人吵架,可也没有不回家啊,”约翰尼笑了起来,多少有点没心没肺的,“难道你和你哥哥杰克就从来不吵架吗?”

       托马斯想了想,轻轻摇摇头。他们从不吵架,杰克总让着他。现在想想,他确实一直有些难缠任性。

     “就算我们吵架了,杰克也不会一声不吭地就跑掉。”

     “他也要能跑啊……”约翰尼想了想,收起笑容,多了几分认真的神情,“不过你们为什么不去做分离手术呢?我在报纸上看到过很多成功案例。而且你们符合条件,你们的身体器官看起来都是分开的。”

       托马斯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杰克,缓缓摇了摇头,“我不想……”他顿了顿,纠正自己,“我不敢。我怕杰克会丢下我不管。他有个男朋友,长得很凶悍,一直嫌我是个麻烦。我怕做了手术之后他会把杰克带走。到时候我该去哪里找杰克?他肯定不会再回来了!”

      “你为什么对杰克这么没有信心?”约翰尼吃惊地看着他,“我也经常出去玩,可我心里还是会惦记着妈妈和姐姐。我会给她们买礼物,寄照片。她们也会这样做。”

       托马斯摇了摇头,沮丧地说:“那不一样。如果没有我,杰克会很自由。”

     “没有人是完全自由的。就算有,那样的人大概也不正常。”约翰尼把椅子挪到托马斯身边,挨得很近,像是两个小男孩在说悄悄话:“你不仅仅在杰克身边,你还在这儿,在他的心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你也在我的心里。哪怕离得再远,我们都会挂念你。”

      托马斯盯着约翰尼心口的位置,犹豫了一下,突然把整个手掌贴了上去。

      他感受到了一阵强健有力的跳动,它撞击着托马斯的手掌,不容置疑地回应着他的怀疑和困惑。

      “你的手好冷啊……”约翰尼感叹了一句,握住托马斯的手掌,更紧地压向自己的心口。一种灼人的热度从托马斯的指尖窜到他的灵魂深处,收容了他无处安放的不安与寂寞。那是杰克无法带给他的感觉,他甚至害怕约翰尼的热情能把自己融化。

       约翰尼松开托马斯的手,突然解下自己的手表,戴到了他的手腕上。

     “你干嘛?”托马斯不解地问。

     “怕你找不到我会哭,”他半开玩笑地说,帮托马斯把表带扣好,“这个手表可以和我的手机相连。也就是说,无论我走到哪里,只要带着手机,你这边都会有显示。当然啦,我也可以时时刻刻看到你在哪里。这样你就不怕找不到我了。怎么样,我天才吧?”

       TBC

评论(26)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