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火TJ/柯王子】双生(9)

第一部《清凉》: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二部《双生》: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天清晨,约翰尼被一阵饥饿感唤醒了。他实在是想吃点东西。

       清晨的阳光照进屋子,给人以清爽湿润的感觉。神父已经不见了踪影,朋友们七扭八歪地睡在四周。靠窗的木桌上放着一个朴素的不锈钢碗,碗里堆满了黑面包。

       约翰尼怀着感激的心情吃起了面包,外面看上去天气不错。花园里开满了蔷薇。他早已把昨天的恐惧忘得一干二净。虽然脚踝依旧有点疼,但不足以阻止他去外面呼吸点新鲜空气。

      他一出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约翰尼深深吸一口气,伸了个懒腰,朝花园外走去。

       昨天晚上,亡魂们迈出坟墓,在月光下举行了他们的黑色弥撒。现在他们已经悄悄散去,只在草地上留了下一圈黑色的焦灰。墓地无边无际,最远处与天际相连,白色的倒十字架斜插在荒草中,如白骨遍地。

       约翰尼挨个走过那些斑驳的墓碑,仔细辨认着大理石上风化了的字母和数字。他惊讶地发现这些墓碑有名无姓,有生无死。因为阿里曼教相信,死亡正是新生的开始。夜的子女终有一天会找到返回地面的路。

       他脑中突兀地响起了幽灵的歌咏和神父的预言。

    “他们会回来的,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墓碑上枯萎的常春藤倏地轻轻抖动了两下,传来一片低缓的沙沙声。可约翰尼的衣摆纹丝未动,四周分明静谧无风……

       即使约翰尼胆大包天,却依旧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他此刻只想跑回身后的那栋小屋,叫醒所有同伴,和他们离开这座诡异孤僻的幽林。

       就在他转身之际,恰好看到神父迎面向他走来。他看上去比夜晚时还要苍老,黑色的长袍像是搭在一根细瘦的竹竿上,正随着他的脚步轻轻摆动。

      神父画了个十字,向他问好,“早上好年轻人,你的胆子实在太大了。”

     “我只是想出来透透气。”约翰尼耸了耸肩膀。

     “吃过早饭了吗?”

     “非常感谢您的款待,”约翰尼咧开嘴,淘气却又讨喜地说:“可是神父老爷爷,您的黑面包快比砖头硬啦。”

       神父眼中积蓄着笑意,花白的胡须随着他的呼吸微微抖动起来,使他看上去像一个身着黑衣、面容慈祥的圣诞老人。约翰尼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帮助了他们的老人。

     “可以帮我个忙吗?”神父说:“去我的蔷薇园里采一束白蔷薇来。每一朵花都要新鲜饱满,像圆月一样皎洁无暇。剪刀在圆门后的铁皮工具箱里。”

       约翰尼应声跑进花园,剪下满满一捧白蔷薇抱在怀中,像个幸福的恋人一样跑回墓园。

       神父正伫立在夜后雕像跟前,头颅肃穆地低垂着,像一块苍白的大理石焊接在凝滞的黑铁上。他凝视着夜后脚下的一块石碑,手里怀抱着一捧枯萎的蔷薇花。苍白而衰老的脸上布满哀悼般的神思。

       看来神父每天都会为这块墓碑献上一束鲜花。

     “您认识这个人?”约翰尼好奇地问,“他是谁?”

     “我出生时他已经死了三十年了,”神父声音沙哑地答道:“他就是阿德里安。”

       约翰尼依稀记得神父反复提起过这个名字,在耸人听闻的故事里,他被残酷地处决了,“他就是那个邪教头子?”

       一阵异样的沉默代替了神父的回答。不知是否是约翰尼的错觉。他觉得神父似乎对眼前这个异教先知怀有一种怜悯。

     “您同情他?”约翰尼小心翼翼地问。

     “二十岁……”神父长叹一声,“还是个孩子。”

       约翰尼自己也快二十岁了,他知道这个年纪的少女少女们大多数都在幻想什么。而在他面前,那个躺在坟墓里的同龄人却走着与众不同的轨道。约翰尼自认是个唯物论者,不相信魔法巫师那一套。他很难想象一个人凭借看不见的力量就能让成千上万的人得病。

      “他真的散播了瘟疫吗?”约翰尼好奇地问,“他真的用婴儿的血做过弥撒吗?”

      “并没有证据证明过这一点。但人们相信他做过。”神父回答道。

      “难怪那些教徒会阴魂不散……”约翰尼脱口而出,“要是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过。那死得也太冤了。”

       太阳已经升至高空。夜的女神背对着它的光辉。不愿意同与自己截然相反的力量对视。

       “你能帮我把花给他吗?”神父说。

        约翰尼点点头,将手里的蔷薇轻柔地放在墓碑下。墓碑上的名字已经有些模糊了,就如同逝去的时光永远不会折返。约翰尼的心里忽地转过一个念头,假如……假如那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真的是冤枉的,那他在失去双手和双眼的时候该会有多么绝望。

       可是,如果对他们的控诉是真的。他们也算是罪有应得。

       似乎是看出了约翰尼内心的想法,神父突然问他:“如果你生在几十年前,你怀疑一群异教徒用婴儿的血献祭魔鬼,你会怎么做?”

      “找出证据,”约翰尼不假思索地说,“如果是真的,我一定会让他们受到惩罚。”

      “如果找不出证据,而你也只是怀疑呢?你还会让他们受到惩罚吗?”

      “如果我没有证据,我就不能伤害他们,哪怕我再讨厌、再怀疑也不行。”

      “如果你找到证据,你会怎么做?”

      “我会报警,让他们受到法律制裁。”

      “如果你怕法律不公正呢?如果你认为法律判刑太轻,不足以弥补他们造成的伤害呢?”

      “我不知道。但我想我可能会忍不住想要让他们尝尝苦头。”

      “你会想要砍掉他们的手,挖出他们的眼睛,然后再把他们烧死吗?”

       约翰尼愣了一下,困惑于神父话底的含义,不过他还是肯定地回答:“不。我不喜欢折磨人。但如果他们想要继续伤害孩子,伤害我爱的人,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或许我会想要杀人。但我不会用这种方式。我不会让自己变得和他们一样凶残。”

      “可他们是巫师,据说他们的眼睛会施法,他们的双手会释放瘟疫,他们的嘴中会吐出诅咒。”

      “我根本不相信这些。”约翰尼耸耸肩膀,“每个人的拳头都能揍人,嘴巴也能骂人。但那不代表要割掉每个人的舌头和手。”

       神父点点头,深深地看进约翰尼的眼睛里:“你看,孩子,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区别。恐惧会让人一群人集结在一起割掉一个二十岁年轻人的舌头和手。可你永远都不会这样做。因为你并不害怕他们的力量。你有勇气。”

       约翰尼困惑地皱起眉毛,“神父爷爷,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恐惧会使人迷失心性,可勇气却能让人所向披靡。上帝是不会给人带来恐惧的。会带来恐惧的只有魔鬼和他的仆从。屈从于恐惧很简单,因为它不需要证据,不需要原因,不需要解释。可想要保持勇气却很难。”神父深深叹了口气,目光充满期许和祝福,“所以,孩子,无论你今后会遇到什么试探和考验,不要忘记你胸中的勇气。不要忘了,你做出的每一个选择不是因为你的胆怯,而是因为你的勇敢和正义。”

       约翰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注视着夜后和她长眠的子女。那些倒立的十字架代表了怨恨,而那些斜立的顶部正在对天空发出诅咒。

       可他突然不觉得害怕了,他的心中充满了温暖的力量。

       他不信教,不会祈祷和画十字,于是他就对阿德里安的墓地说:“如果你是罪有应得。死亡和时间已经了结了一切。可如果你是被冤枉的……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我希望你的灵魂能够安息。”

       高高的草丛纹丝不动,四周如同静止一般。就像是某种抗议,那些灵魂拒绝约翰尼的同情和怜悯。这时,他听到神父在他身后的低语。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追求拯救,却总是在地狱里越陷越深。”

       ……

       托马斯靠在枕头上,脸颊已经恢复了一点血色。席恩坐在他的床畔,手里端着一碗用生肉块、草药和一种微酸的酱汁调和的沙拉,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吃。

     “你觉得好点了吗?”他关切地问。

      托马斯点点头,声音像是小猫似的虚弱:“我的胃不痛了,也不感到恶心了。谢谢你来看我。”

     “你太见外了。你们是柯蒂斯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说过,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还想吃吗?”

       托马斯舔了舔嘴唇,带血的肉让他回味无穷,草药在他唇齿间弥漫着清香,“我想吃完。”

       坐在一旁的杰克看上去却忧心忡忡,“里弗斯医生,托米为什么会突然喜欢上吃生肉?我觉得这不太正常,他已经很久没吃过蔬菜和主食了。他会不会得了什么病?”

       里弗斯笑了笑,他有一张可信的面孔。

    “如果你现在把托马斯带到医院去,医生也只会告诉你,他很健康,X光显示一切正常。”

     “可他为什么会爱上吃生食?”

     “饮食习惯的改变和生活环境、个人情绪都有关系。在我见过的案例中托马斯的情况并不算严重。更何况很多国家都有吃生食的习惯,有些人吃牛排就是偏爱带血微生的那一种。日本人则迷恋生鱼片和牛蛙刺身。只要处理得当不会有什么问题。你放心吧,托马斯又不是去吃人。”他开起了玩笑,仿佛这确实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里弗斯的观点和常识相悖,可他确实让托马斯不再做噩梦了,这使得杰克对他怀抱信任:“但我怕他营养不良。”

      “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给你一些特制食谱,再给他开一点维生素。说到底,托马斯近期出现的问题都是他的精神过度紧张所致,我不建议强迫纠正他。应该让他感到放松,保持心情愉快,这样一切症状都会不治而愈。”

      “谢谢你,里弗斯医生。”

      “别客气,晚上睡觉前可以给窗户留条小缝通风,这间屋子实在有点闷,不利于病人的修养。如果托马斯愿意,可以带他四处转转,哪怕是散散步也好。”

      “席恩,你对我太贴心了。”托马斯感激地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好了。”

       席恩冲他微笑,真诚地说:“快点好起来吧托马斯,那就是我最大的感谢了。”

      ……

       约翰尼回家放下行李,便立刻直奔哈蒙德古董商店,经过神父允许,他带回来了一束还带着露珠的白蔷薇花。凯瑟琳鼓励他:“没有什么会比鲜花和柔情更让人愉快了,祝你好运。”

        今天古董商店意外地没有营业,大门紧闭,门内挂着“休息中”的木牌。约翰尼疑惑地嘀咕了一句,却不肯立刻打道回府。他绕着古董店转了一圈,发现其中一扇窗户是虚掩着的。

       翻墙爬窗是约翰尼的拿手好戏,不费吹灰之力,他就已经站在了古董店内。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走进托马斯的地盘,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好奇。艺术上的事情他不懂,可是他想象着托马斯认真照顾赏玩这些瓶瓶罐罐的模样,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笑容。

       这时,一阵微弱的呻吟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四处查看,发现桌子底下蹲了一只小猫。

        是托马斯的猫,约翰尼常常能从古董店里听到猫咪叫。

       猫咪很瘦弱,看不出到底多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总是怯怯的,带着些防备,让约翰尼想起托马斯初见他时的样子。

     “你好啊小猫咪,”约翰尼友善地蹲了下来,向小猫招手,“我是约翰尼。你的主人是托马斯是吗?你怎么那么瘦啊。是不是他和你抢东西吃?”

       约翰尼天生有一种特质,能让动物和人不由自主地亲近它。不过一会儿,小猫就放下戒备,爬到他的肩膀玩耍。

       约翰尼又绕着房间走了一圈,突然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于是他悄悄躲了起来,想要给托马斯一个措手不及。

       有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但脚步很乱,显然不止托马斯一人。难道托马斯有客人?约翰尼胡思乱想起来,这个人一定对他很重要,否则也不至于连生意都不做了。

     “您真的不留下来吃晚饭吗?”是托马斯的声音,“哪怕留下来喝杯茶也好。”

     “我很乐意这么做,不过我和一个病人已经约好时间了,”一个约翰尼从没听过的声音回答他,那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如果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哪怕是凌晨三四点都可以。”

      “谢谢你,席恩。”托马斯用带了点鼻音的声音对他说。

       约翰尼偷偷从货架后探出脸,看到楼梯上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打扮得很体面,体面得让约翰尼翻白眼。托马斯站在楼梯上,变换着语气和他说话。

       约翰尼很想看清楚男人的真相,情不自禁地依着货架向前倾身。一排古董银茶具被他的肩膀推下来掉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一串巨响。托马斯被吓了一跳,疑惑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眼看着自己已经暴露,约翰尼只好窘迫地走了出来,“我刚回来……来看看你……”他突然发现没办法解释自己是怎么溜进来的,只好试图把理由变得合理点,“门关着,窗户却开着。我怕你有危险,进来看看。”

      托马斯没有说话,像是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测验难住了,有些措手不及。约翰尼这才发现眼前的托马斯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他的目光冷而疏远,有些责怪,让约翰尼觉得自己像是个没穿衣服的小男孩。

     “呃……怎么了?你还在生气?”约翰尼晃了晃手里的花,“我向你说对不起可以吗?我还给你带了礼物。”

       托马斯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向自己的另一侧望了过去。

       片刻过后,他完全转了过来,带出了身旁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孔。那才是约翰尼熟悉的托马斯,一头卷发,更加稚气,只是眼中正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约翰尼顺着这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看了下去,目光最终停留在他们殊途同归之处。

      “天啊……”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一丝气音,眼前的景象太过奇异,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在做梦。

      就像好莱坞的限制级电影,一个美国恐怖故事,他面前出现了一对连体双胞胎兄弟。约翰尼塞满幻想和恐怖电影的大脑第一时间进行了一场思维奔逸:这下糟糕了,他发现了秘密,他要被分尸灭口了。

       TBC

评论(53)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