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火TJ/柯王子】双生(8)

第一部《清凉》: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二部《双生》: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8)

     “约翰尼,你在那边坐着干什么?来啊,来玩。”

       约翰尼正坐在篝火旁发呆,本来他是想烤点土豆,但是一坐就出了神,连土豆烤焦了都不知道。

       朋友们聚拢过来找他,放肆地嘲笑他,和他手里的那颗土豆。

     “你有些心不在焉呀。是NBA停办了吗?”

     “也可能是漫威破产了吧。”

       约翰尼皱起眉毛,烦躁地扔掉手里的“焦炭”,又重新戳了一个,放在篝火上耐心地烧烤起来。

       凯瑟琳,姑娘们中间最俏皮活泼的那个坐了下来,扬起一张快乐又有点嘲弄的脸,“谁知道我们的罗密欧为什么不高兴?是莎士比亚忘给他写朱丽叶了吗?”

       回应她的是一阵善意的嘲笑。约翰尼更不高兴了。

     “是那个古董店的安提诺乌斯伤了你的心吗?”凯瑟琳友好地问。

     “什么叫安提诺乌斯?”

     “是一个古罗马美男子的名字,形容你的心上人英俊、古典、不落凡俗。”

      “哦……”约翰尼冷淡地回应,“他不是我的心上人。”

      “那你怎么就突然和我们走了那条路呢?”有人明知故问,“你以前从不走那条路,况且你家在另一个方向,根本不顺路。”

      “啊,说的是呀……”凯瑟琳俏皮地笑了起来,“你总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约翰尼挑了挑眉毛,敷衍地说:“谁说不可能呢?”

      “我们不是一国的,”凯瑟琳把手轻轻放在约翰尼手里的树枝上,把土豆拯救出来,它已经熟了,正冒着热气和香气,“当然啦,你们俩看上去也不是一国的。”

       约翰尼知道她指的是谁,有些尖锐地反问:“是不是一国的,有那么重要吗?”

     “人和人都是不一样的。”凯瑟琳温和地说,“一个美国人不能指望他的印度朋友送给自己烤牛肉,因为印度教把牛看做圣物。”

     “你可不可以不要总这么掉书袋地说话。”约翰尼干巴巴地说。

      凯瑟琳笑了起来:“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要求他和你一样热情,甚至不能要求他和你想象的一样温柔。你无法否认,其实在你心动的那一刻你根本不了解他,不是吗?你只是因为玻璃窗里的那张侧脸喜欢他。”

      “听上去你在否定一见钟情。”

      “我没有这个意思,”凯瑟琳摊开双手,“我的意思是,你在喜欢他之前就应该想到他和你的预期不一样,或许他是个坏人、很坏很坏,他会把小孩子的心挖出来吃掉。如果是这样,你还会喜欢他吗?”

      “我大概会报警吧……” 

      “我很遗憾听到你这么讲。”

      “所以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去多多了解他,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我已经试着了解他了。我和他透过一个门缝聊了半个月。正常人都不会这么矜持!”

      “如果他完全正常,我反而会觉得奇怪,”凯瑟琳耸耸肩膀,“他看上去是那种很有秘密的人。我以为正是这一点吸引了你。”

     “他哪有什么秘密?”约翰尼愤愤不平地抱怨,“那个古董店根本每天都开门营业,客人进进出出,人来人往,有一天我还看到有个所谓的朋友在帮他们看店,根本只有我不能进去,只有我隔着门缝和他讲话……”

     “上帝啊,约翰尼!”凯瑟琳快乐地叫了起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看上去像个流氓?”

     “这意味着你对他是特别的!非常特别!他肯定有什么秘密不愿意被你发现。就像刚谈恋爱的时候,女孩们从不许男朋友看到自己的素颜,她们希望每天都能漂漂亮亮的,在潜意识里,她们生怕对方会对自己失望……”

     “你的意思是,他就像一个没化妆的姑娘,他怕我对他失望?”

     “这不是很有可能吗?如果他真的不喜欢你,为什么又要打开门缝和你说话?你应该有点耐心,如果你真的喜欢他,你就应该耐心等待他。”

      约翰尼注视着眼前的篝火,火光雀跃着跃向高处,在他的蓝眼睛里投下熠熠光彩。一个小小的、急不可耐的笑容在他的嘴角偷偷延展开来。

     他突然开玩笑地说:“他不会真的在那个古董店里干什么毁尸灭迹的勾当吧。”

      凯瑟琳大笑着跳起来,轻轻推了他一把:“如果真的有,那你也只能报警了。不过在那之前,让我们好好享受一下这个夜晚吧。”

     “要去哪儿?”

     “米歇尔去捡柴火的时候发现离这儿不远的地方有座小教堂,我们商量好了要去探险。”

      约翰尼伸了个懒腰,跟着站了起来,恶劣地吓唬那些胆小的人:“这么晚了,你们也不怕遇到鬼。”

      有人大着胆子回答他:“要是遇到鬼,我们就把他捉住打一顿,然后卖到洛杉矶做巡回展览。”

       话音刚落,从森林里呼地吹来一阵寒风,黑色的椴树如波涛般此起彼伏。四周传递着很轻的沙沙声,太细微了,犹如悄悄笑语。

       说俏皮话的男孩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飞速躲到凯瑟琳的身后。

       约翰尼翻出背包里的手电筒,嘴角泛起一丝嘲弄的冷笑,“谁想做胆小鬼就留在这里好了。不过要当心,篝火会引来狼人和食尸鬼,小心他们把你的脑袋咬掉。”

       比起被朋友们当做是胆小鬼,更令人恐惧的是被留下来独自面对黑暗,年轻人们没有多想,立刻跟上了约翰尼的脚步。

      树林在月光和微风下缓慢地起伏,天地间一片宁静。对于习惯了城市喧嚣的年轻人们来说,或许有些太幽静了。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彼此靠近,结成紧密的一团,人人风声鹤唳。

      “啊!是鬼。”队伍中突然响起一个女孩的尖叫,原因是树枝勾住了她的裙子。

       约翰尼揉了揉额头,帮她把裙子解了下来。

     “就算没遇到鬼,也迟早被你们吓死。”

     “这里太黑了,”有人抱怨,“还有多余的手电吗?”

       约翰尼翻了翻背包,又找出几个袖珍手电和一个挂在钥匙扣上的小灯,把它们分给众人,“跟紧队伍,别掉队,要是害怕,就手拉着手。”

       每个人都分到了一个照明物。几束灯光盲目地扫过层层树冠和茂盛的灌木,森林深处被照亮了。一片孤零零的坟墓伫立在时隐时现的月光下,四周笼罩着一层灰色的薄雾。年轻人们瞬间变得更紧张了。

       队伍又向前走了一会儿,约翰尼突然停下脚步,紧张地盯着身后,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儿。

     “怎么了?”

     “咱们一共有几个人?”

     “加上你五个。”

     “我刚刚找到了四个袖珍手电,加一个小灯,一共五个,每人一个……”他神色大骇,磕磕绊绊地说:“可我没拿……我本来就有手电!”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脸色倏地变得惨白。那个胆小的男孩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看到朋友们脸上害怕得近乎哭出来的神色,约翰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骗你们的,根本没多一个手电。也没多一个人。你们当这是恐怖电影呢?”

      年轻人们愣愣地看了他几秒,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戏耍了,立刻挥舞着手电又羞又恼地向他打去。约翰尼像兔子一样跳起来撒腿就跑。月光从云层后露出皎洁的侧脸。空气里的紧张气氛一扫而空。

       几个人在约翰尼身后穷追不舍,凯瑟琳是长跑运动员,渐渐有了赶超他的趋势。她眼看着离约翰尼越来越近,便把手里的背包向前扔了出去,但没打中,约翰尼拐进右边一条小路,接着突然大叫一声,消失不见了。

       凯瑟琳以为他又在恶作剧,忍不住有些生气:“别装神弄鬼了,你刚刚耍得我们还不够?”

     “我没有!”约翰尼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听上去有点虚弱,“我刚刚踩空摔下来了,脚很疼,好像是扭到了!”

       活该你摔断腿。凯瑟琳幸灾乐祸地撩了一把头发,叫上陆续赶来的朋友一起去找他。

       约翰尼拐进的是一条岔路,而且十分幽暗狭窄,两侧是陡峭的土坡。他一定是跑得太急,没顾得上看路,这才一脚踏空摔了下去。

      几个人手拉手,小心翼翼地下了坡,一边大声呼唤着约翰尼的名字:“你在哪儿?用你的手电给我们个信号!”

     一束强光立刻在不远处闪烁起来。于是大家立刻朝那个方向跑去。

      约翰尼坐在一堆碎石中央,手里拿着手电筒,正朝着一个方向发呆。大家看到他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七嘴八舌地数落他:“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乱吓人!”“活该!”“你能站起来吗?腿还能走吗?”

      约翰尼摇了摇头,没说话,像是怕惊扰到什么一样,指了指前方。

    “你们看。”他转了转手中的手电。

      随着约翰尼手中的光线转动,一排排整齐的黑色十字架被依次点亮。原来这里竟是一片墓地。

      墓地中央的天使雕塑神情肃穆,双翼收拢,双手举向天空,一只手握着戒指,一只手握着权杖。

      不知为什么,凯瑟琳突然觉得此情此景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和她平时看到的墓地有些不太一样。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大家把手电对准声音传来的方向。不远处站着一个神父打扮的老人,身形清瘦,长长的胡须垂至胸口。是了,这附近有座教堂,教堂里理应有神父。

      “我们是来露营的,”凯瑟琳答道,“我的朋友摔伤了。”

      神父摇了摇头,他虽然一身黑袍,面容却很慈祥,“太冒险了,”他叹息着说,“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您能帮助我们吗?”凯瑟琳彬彬有礼地问。

       神父点点头,他本就是为此而来,“跟我来吧,孩子们,我们得在十二点之前离开这儿。”

      神父把他们带进教堂后的一栋小屋里,屋中陈设十分朴素,左侧放置着神龛,右侧靠窗只有一张床,一张木桌和一把椅子。

    “关掉手电筒。”神父命令他们。

      年轻人们面面相觑。

    “关掉手电。”神父再一次重复道,语气更为坚决。

      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但大家还是顺从地关掉了手电。小屋在刹那间又重归黑暗。

      神父走到神龛前,向圣母像画了个十字,接着又回到年轻人们中间,语气恢复了和蔼,“抱歉,孩子们,这里有些简陋。不过你们不得不在这儿将就一晚了。”

     “在这儿?”一个女孩忍不住开口,“可是神父,我们是来露营的,我们的东西还留在原地呢。”

      在月光下,神父轻轻摇了摇头,“你们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在冒险。”

     “这里确实挺危险的……要不我怎么会突然摔跤,”约翰尼说没心没肺地说,“可是生命危险……老爷爷,您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老神父凝视着眼前这群目光天真、毫无防备的年轻人们,足足看了很久:“你们知道你们刚刚站在什么地方吗?”他问。

     “一片墓地?”

     “是阿里曼教的墓地。”神父神情肃穆地说:“这里埋葬着无数阿里曼教教徒,还有他们的先知,阿德里安。”

     “阿里曼教?听上去怪怪的?是基督教的某个分支吗?”

     “阿里曼教【1】是一种来自罗马尼亚的多神教派,信徒由巫师组成。它们崇拜魔法,否定基督。他们信奉的神祇是象征死亡与生殖的夜后和魔鬼撒旦。”

     “怪不得……”凯瑟琳立刻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刚刚看到那些十字架时觉得有些奇怪!那是逆十字架,下半部分短,上半部分长,十字架上还缠绕着一条蛇,那是撒旦和魔法的象征!还有那个长着翅膀的雕像,那根本不是天使!天使的翅膀是张开的,它的却是收拢的,脚下还长着一双鹰爪,它是冥界女神!”

       老神父点点头,“她的身上同时具备了莉莉丝、厄里斯克革和伊南娜【2】的痕迹,拥有自己的特殊符号。罗马尼亚遍布着她的庙宇。阿里曼教以恶魔之花供奉她,这是一种奇异的生物,可以激起人灵魂中的兽性。”

      一个男孩笑了起来,他不懂这些拗口的全名,只觉得巫师的说法引人发笑:“可是,就算我们误入了阿里曼教的墓地,那又怎么样呢?充其量只说明泥地里埋的都是些自以为能进霍格沃茨的疯子。”

      “或许他们确实是疯子,”神父用警告的口吻说,“但他们是一群对自己的信仰深信不疑的疯子。这才更为可怕。”

      “可我从没听说过他们,”凯瑟琳说,“如果他们真的很邪恶,网上总该有人提过。”

       “他们消失太久了,”神父说,“一场大屠杀使他们大伤元气,剩下的那部分人变得更加隐蔽,难以察觉。”

       “屠杀?”

       神父凝重地点了点头:“在大约七十多年前,阿里曼教的信徒离开祖国,来到更平和稳定的新大陆。那时他们的活动频繁,常常举行黑弥撒和节日祭典。因为这些仪式必须使用鲜血,致使他们很快声名狼藉。渐渐的,有人把他们和当时屡次发生的婴儿失踪案联系在一起。人们认为这些婴儿是被阿里曼教教徒抓去做了仪式的牺牲。虽然没有证据,但双方还是时常爆发冲突。”

     “后来,大概在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在美国爆发。有人声称曾见到阿里曼教派信徒聚众举行黑弥撒,于是人们把这场瘟疫归结到了他们身上。1920年的一个月夜,二十个纽约市市民趁着夜色聚集起来,抓了五个教徒,把他们拖到附近的一个广场上动用私刑。其中一个是他们的先知,一个叫阿德里安的年轻人,他被挖掉眼睛,砍断双手,推进火里活活烧死。据说,教徒们临死前在火中发誓,他们早晚有一天会回来,用仇恨血洗这个城市。”

     “我守着这片墓地已经三十年了,希望能用虔诚的祷告净化他们的仇恨和罪恶,但是……”他以殉道者般的悲悯目光看向窗外,雕塑般的肃穆脸垮了下来,变得十分疲惫,“或许我困不了他们多久了……最近……他们常常会出现。孩子们,明天天亮就尽快离开这里吧,否则你们会有生命危险。”

     “呃……老爷爷,”约翰尼举起双手,玩笑般然地摇了摇:“我挺喜欢这个故事的,如果能改编成剧本,应该能拿到不错的票房。”

     “你们不信,对吗?”神父叹了口气,“孩子们,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间?”

       一个有手表的女孩把手举在月光下,辨识着表上的指针:“刚过午夜十二点,神父。”

      神父什么都没说,他拿起一串念珠,闭上眼睛,默默地念诵起经文。一股诡异的沉默在每个人的目光间传递,大家默契地一言不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一阵吟唱声。已经是子夜了,谁还会在窗外唱歌?

       出于好奇,年轻人们走到窗边,忐忑不安地看向窗外。从这里恰巧能看到阿里曼教墓地的一角。此刻它正被一种奇异的光芒笼罩。那尊夜后的塑像似动非动,似乎正在渐渐复活……

     “啊……”凯瑟琳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吓得全身发抖。

      从那一座座阿里曼教徒的坟墓里,走出一个又一个闪着光芒的灵体。他们的身体是半透明的,如同在空气中漂浮。宽大的黑色兜帽下,有一点光芒涌出,却看不清面孔。黑色的衣摆纹丝不动地垂在地上,如一团黑色的浓雾在前行。

      渐渐的,数不清的灵体围成一个圆圈,绕着正中央的女神雕像唱起了歌。那种歌声听起来单调而又诡异,像是从地底深处传来的诅咒。如果说唱诗班的歌声来自天堂,那么这种吟唱理所当然应该来自地狱。

      他们持续不断地唱着唱着,歌声飘向夜空、巡览大地、甚至飘进教堂后的小石屋里,年轻人被吓坏了,哆哆嗦嗦地念着圣母和基督的名字。但那不能带给他们庇护,反倒使得歌声听上去愈发清晰。

       过了很久,约翰尼才听出歌词究竟是什么。

     “复活吧,复活吧,我们的先知。”

     “来到吧,来到吧,新的元年。”

     “我们会用鲜血为你涂膏。”

     “我们会用紫衫木为你加冕。”

      “先知,阿德里安,万岁!”

      “夜后,万岁!”

      “撒旦,万岁!”  

       TBC

【1】阿里曼这个名字是我从琐罗亚斯德教中抄来的……他是恶界的最高神,黑暗与死亡的大君。

【2】莉莉丝,希伯来神话中亚当的第一任妻子。伊南娜,苏美尔神话中的女神,生殖女神伊斯塔的早先版本。厄里斯克革,冥界女神,伊南娜的妹妹,据说她曾向姐姐夺权,抢走了她身上的权杖和戒指。

墓园中的夜后雕像,原型来自于苏美尔人的伯尼浮雕,一张百度图片献给大家。



评论(26)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