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火TJ/柯王子】双生(7)

第一部《清凉》: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二部《双生》: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托马斯,想吃点什么吗?”

          临睡前,杰克又一次问了他同样的问题。

        “我只想睡觉。”托马斯疲倦地答道。

        “可是你晚上吃得太少了,就吃了一点小牛排。你不饿吗?”

        “我想睡觉。”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最终落入梦乡。

          杰克叹了一口气,满怀心事地盯着手里的书发呆。最近,托马斯确实睡得更踏实了,也不再做噩梦。看上去席恩送来的护身符颇有成效。不过他却吃的越来越少了。

       以前喜欢的甜食和奶酪他现在碰也不碰,约翰尼送他的糖果他很珍惜,却留着任凭它们发霉。杰克变着花样地给他做吃的,但他想要的只有肉!肉!肉!

       还是半生不熟的,带点粉红色的肉。

       除了失眠的问题外,杰克觉得托马斯身上还发生了点其他的、暂时让他无从得知的状况。他们需要医生。

       或许,应该给席恩打个电话?杰克在网页上看过很多案例,很多人由于心理原因,常常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迷上了茹毛饮血。他怀疑托马斯也和他们一样。

       窗外驶过一辆汽车,明亮的车前灯晃过玻璃,一瞬间把昏暗的卧室照亮。室内还没有这样空旷过。四周的油画和那面十九世纪的穿衣镜被通通锁进了仓库。他们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他躺了下来,为托马斯掖好被子。天气已经悄悄转凉了。夏日即将结束。他们能否在秋天来临之前回到以往平静的生活中去?杰克甚至不敢期望更大的幸福……

       托马斯轻轻呻吟一声,翻了个身,脸转到杰克怀里亲昵地靠着。杰克只好把他抱过来,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拍他的肩膀。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听到托马斯在他耳边说起梦话。

     “我会的,我会救他们的。”他用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语调说。

     “我知道,他们无知。把拿撒勒人、那个木匠的儿子【1】看做救世主。”

     “但是我会的,我还是会救他们的。”

      早上古董店还没开门的时候,约翰尼就迫不及待地敲响了大门。杰克和托马斯用餐巾擦了擦嘴,匆匆结束早饭,赶去给他开门。他们一听敲门声就知道来的是谁。

       像往常一样,门拉开一条小缝,遮住杰克,露出托马斯的四分之三张脸。

      “太早了,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托马斯打着瞌睡,向他抱怨,他们现在已经可以毫无隔阂地聊天了。

     “是你起得太晚了,”约翰尼刚晨跑完,手里提着一纸袋食物,正飘散着诱人的香味,“这样不好。我妈妈告诉我,睡得太晚,起得太早,鼻子会变长,人会变丑。”

      托马斯下意识回忆起清晨在盥洗室的时候、镜子的里自己到底有没有变丑,鼻子有没有变长,但他很快意识到约翰尼在诓他:“你骗鬼呢?要变丑也是你变丑。”

      约翰尼满不在意地笑了,在阳光下,他的眼睛显得格外湛蓝锐利,里头充沛着自信与活力。他知道自己有多么迷人英俊。

     “我给你带了吃的,把手伸过来吧。”

       托马斯驾轻就熟地将手伸过门缝,不知多少次了,他们保持着这个古怪又矜持的接触方式。这是托马斯迈出得最远的一步,他从不肯放约翰尼进来,也不愿他看到自己的可怜相。

       约翰尼把食物袋递过去,趁着托马斯接住的一刹那顺势握住了他的手。

      “喂,今天能不能让我进去呀。”

      “今天……不行。”

      “那么明天呢?”

      “明天也不行!”

      “那什么时候行?”

      “什么时候……我也没想好……”托马斯紧张地答道。

       约翰尼深深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无奈:“听我说,托马斯,一切没那么复杂,你只需要打开门上的链条,放我进去坐会儿喝杯茶。难道你还不肯信任我么?”

      托马斯摇了摇头,目光垂得很低,像是做贼心虚一般。

     “你不会真在这里杀人藏尸了吧。”约翰尼开玩笑地问。

     “没有!”托马斯重新抬起头,灰绿色的眼睛看上去很愤怒,又有些伤感,“就只是不方便,你明白吗?不方便!”

     “到底是哪里不方便?”约翰尼的语气也跟着急躁起来,他从没在任何一个地方尝到过如此失败,无论是学业、爱好还是爱情,“难道你们不是开店做生意的吗?难道客人不都是走进店门挑选货物吗?为什么他们都可以,只有我不行?”

       杰克担忧地聆听着他们的对话,没有出声。

      “不行就是不行!而且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不许进这个门。否则……否则……”

      “否则怎么样?”

      “否则我就再也不见你。”

       约翰尼生气了,因为托马斯冷淡强硬的拒绝,因为自尊心受挫,更因为托马斯不信任他,把他当成洪水猛兽那样害怕。

       他松开托马斯的手,眯起眼睛,带着几分尖锐的嘲讽冷笑起来,“看来你是打定主意做个矜持淑女了?”他问,“看来我不完成几项英雄壮举你是不会给我开门了。”

      托马斯把手搭在门的链条上,犹豫着,向杰克寻求意见。这时,他又听到门后说:“你以为你是谁呀。总统的儿子吗?见你还需要向白宫预约。我是挺想和你做朋友的,愿意送你糖和花。可我也会送一个餐厅里看上去不错的姑娘花,而且她们比你更友善、好相处,起码知道什么是尊重和体谅。”

     “你永远不需要为我开门了。因为我不会再来了。再也不要来了。”

      他赌气推了一把门板,将几乎快要彻底敞开的那一小道门缝关上了。

      托马斯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于是屏息等待着,或许他会后悔折返。他甚至羞耻地透过一点缝隙观察门外有没有约翰尼的背影。不过他也只是生气地站了一会儿,接着顶着越来越热的太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托马斯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那样疲惫地依靠着门。玻璃门被太阳晒得暖暖的,很像是门后曾经站着的那个开朗活泼的人。那是另一个世界。和托马斯截然相反。托马斯的皮肤冷得像是蜥蜴,从小他就习惯了与众不同。

      杰克靠过来,为他擦去脸上的眼泪,“或许你应该给他开门的。”

     “如果我很正常,我当然会这么做,”托马斯笨拙地擦了擦湿漉漉的脸,但眼泪依旧止不住地流下来,“甚至于……如果我只有一条腿,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给他开门。”

      他有些费力地扭过身,面对着杰克,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很吃力,甚至于他们之间的连接处有些隐隐作痛。

     “可我甚至做不到正视我自己。”他哽咽着,用双手遮住脸,痛哭起来,“我努力想要告诉自己,没关系,你只是比其他人多了一点不同,每个人都有不同,可是……可是那些人看我们的目光是那么厌恶、恐惧,他们骂我们,说我们是怪物,好像这是我们的错。可是我想不通我们做错了什么事,我想不起来了,怎么会有人在妈妈肚子里就会做错事……”

      杰克拉下托马斯的两只手,把他紧紧搂进怀里,他自己未尝不因为这场命运的玩笑而感到心酸呢?可是,当他看到弟弟失声痛哭,他个人的心酸无足轻重了,他心疼托马斯比心疼自己还要多。

     “不,我们什么都没做错。这只是一场意外,每个人都有可能发生意外。托马斯,你想一想,我们的父亲从小就很爱护我们。还有柯蒂斯和史蒂夫,还有史蒂夫的朋友巴基,他们都很关心我们。从没有把我们当做怪胎。”

      “我知道,”托马斯抱住杰克,泪水浸湿了他的衬衫,“柯蒂斯和史蒂夫都很体贴,或许就连普通人都碰不到像他们那么好的朋友。可是约翰尼和他不一样……”

       不是他有什么不一样,而是我对他的感觉不一样。

       他开始拥有自己的秘密,变得患得患失、胆战心惊。他生平第一次渴望起独占一个人的目光,甚至连杰克都不愿意分享。他不再把自己和杰克当成一个不可分割的个体,不再歇斯底里地认为自己离了哥哥就活不了。他渴望独立,渴望离开杰克,无论多远、多久都可以。他希望到天之涯、海之角,一个只有他和约翰尼两个相依为命的地方。他第一次惊喜而恐惧地意识到了自我。

      虽然这种惊喜是如此短暂。而痛苦的余韵又是如此绵长。

      他打开手里紧紧攥住的那个纸袋,色泽金黄的炸甜甜圈在纸袋里沉睡着,表面撒着一圈梦一样的糖霜。

       或许一切确实只是一场梦。他想起幼年时保姆隐秘的低语,要把梦牢牢锁进肚子里,美梦才会成真。于是,他拿起一个甜甜圈塞进嘴里,即使那个味道不知怎么突然令他作呕,可他还是想要极力咽进去。

       小麦粉、糖霜、油脂的混合物堵在他的喉咙里,像是一快抹了苦药的铅条,无论怎么用力都吞咽不下去。托马斯努力收紧喉咙,额头上的汗珠混合着泪珠滑过脸颊。

       杰克慌了,看到他的脸煞白如纸,连忙拍他的后背:“托米,托米,你怎么了?”  

       托马斯没有回答。他看上去痛苦到了极点,眼球突出,冷汗直流,太阳穴上崩出的青筋不停地跳动。一种极端的排斥感从他的胃部顶到喉咙,浑身上下涌起阵阵战栗,有那么一刻,他几乎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去。

      接着,像是身体自己突然找到了一条出路,他扶着门框,把刚刚吃下去的一点食物通通吐了出来。

      TBC

      【1】拿撒勒人、木匠的儿子指的是耶稣。托马斯的梦话是为剧情需要而写,不代表本人的宗【-0-!哇塞】教立场,如有冒犯,敬请谅解。

      谢谢大家给我的关心和关爱,还有支持。爱你们。

评论(39)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