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火TJ/柯王子】双生(6)

第一部《清凉》: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二部《双生》: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柯蒂斯又来了,这次还带了一个朋友。

       他说自己叫席恩·里弗斯,是个心理医生,想要在古董店给母亲选一件生日礼物。

       用托马斯的眼光来看,席恩十分温和友善。起初托马斯还有点不自在,不好意思在他面前说话。不过席恩用幽默风趣的谈吐很好地化解了尴尬。渐渐的,两个人的话开始多了起来。

       他似乎对托马斯特别有兴趣,常常拿起店里的古董向托马斯询问来历。即使托马斯反复声明对于艺术品还是杰克更为了解,可他就是说:“哦,不过我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托马斯只好磕磕绊绊地介绍说:“这对花瓶出自法国御窑塞弗尔,那上面柔美的粉红色就是著名的蓬巴杜粉红【1】……”

       杰克在一边安静地听着,很少做出打断或是补充,他一直鼓励托马斯和陌生人多说话。

       托马斯不知道,这位席恩·里弗斯先生就是柯蒂斯为他找来的心理医生。这次接触只不过是一次前哨。柯蒂斯希望托马斯能与席恩建立信任,并最终接受治疗。

      “托马斯,你说我是挑选这条钻石项链好,还是这条珍珠项链好?”

       托马斯犹豫了一会儿,谨慎答道:“如果是为母亲选的话,还是珍珠比较适合。”

      “那你呢?你自己喜欢哪个?”

      “我喜欢钻石,”他毫不犹豫地说,“我喜欢美好时代【2】。”

       当天下午客人不多。柯蒂斯去厨房泡了一壶热茶。他来时带了一块八寸的奶油蛋糕,足够四个人享用。

       柯蒂斯注意到杰克和托马斯看上去都有点疲惫,浓重的黑眼圈挂在眼底,应该是连日得不到好好休息的结果。柯蒂斯调侃他们,说他们像是两只从吸血鬼小说里飞出来的小蝙蝠。

     “这几天总是睡不好,”杰克解释说。

     “是天气太热吗?”柯蒂斯关怀地问。

     “不,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我常常做噩梦。”

      是梦还是现实,就连杰克自己也无法彻底分辨。但他总能看到那个没有胳膊、没有眼球的少年从画框里走出,静静伫立在他的床头,把自己流血的伤口展示给杰克看。他似乎想向杰克倾诉些什么……

      然后,一次又一次,他会消失在月光里。杰克恢复行动能力。托马斯哭着醒来,说他梦到了可怕的事情。

      “你们两个都做噩梦?”席恩好奇地问,“梦的内容是一样的吗?”

      “不太一样……”杰克有些犹豫地停了下来,因为托马斯扯了扯他的袖子,不让他把梦里的事情对别人讲。

      小时候,有个照顾兄弟俩的老太太对他们说,梦是神对命运的预示,千万不能对任何人泄露,否则好事就会成空,坏事就会成真。托马斯对此深信不疑。

      “别紧张,”席恩语气温和地安慰他们,“噩梦是一种睡眠障碍,有些来源于生理问题,有些则是心理问题。你们这段时间身体怎么样?睡前有没有吃过什么刺激性食物,或是酗酒?”

       兄弟俩面面相觑。柯蒂斯在一旁耐心劝说他们:“和席恩说说吧,他是很专业的心理医生,曾经帮助过很多病人恢复健康。”

     “是啊,我的很多病人也都有做噩梦的症状。不妨和我说说看?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们呢。” 

        杰克看了一眼托马斯,他靠在哥哥耳边嗫嚅着说:“好吧,那你就说吧。”

      “我们不酗酒,也不会在睡前吃辛辣的食物,在这之前,我们的生活也一直很规律。”

      “那就可能是心理原因了。”席恩若有所思地说,他抽出一张名片,从木桌上推了过去,“这上面有我的诊所地址和联系方式,如果你们需要帮助,可以给我打电话。如果不方便,我到你们这里来也行。不用紧张,就是聊聊天。”

      “谢谢……”杰克拿起名片看了看,又递给托马斯。但托马斯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把名片塞进了杰克的衣袋。

       这时,杰克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里弗斯医生,气味也会对睡眠产生影响吗?”

     “当然,坏境的丝毫改变都有可能影响睡眠质量,发生了什么吗?” 

     “前段时间我们总会收到一些白色鲜花,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闻起来非常奇怪。自从接到那些花之后我们就开始做噩梦。”

      柯蒂斯微微蹙眉,“杰克,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谁知道那个送花的人有什么目的?”

      杰克也有些后悔,现在想想整件事情都太奇怪了,那些鲜花更像是一个标记,一个符号,似乎在确认什么似的。

      “可以拿给我看看吗?”席恩问。

       柯蒂斯帮他们拿来花束。席恩握在手里仔仔细细地看了很久。

      “我曾经给一位植物学家寄了一些照片,询问他这些花的品种,但现在依旧没有回音。”

       “你给哪位植物学家寄了照片?”

      “威廉·沃特森。”

       席恩点了点头:“他确实是一位优秀的学者,不过他太忙了,他的研究所每天都会接到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成千上万张植物照片,大概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一束花会有什么问题呢,”托马斯天真地说,“我就觉得它们很好看,那些味道闻久了也就习惯了。”

       席恩对他温和一笑,把鲜花放回桌上,“别担心,这花没什么问题。”

      “你确定吗?”杰克有些不太相信。

     “当然,这种花名为丹宁花,原产自东欧,具有宁神的功效。很多罗马尼亚和俄罗斯的贵族都会把它们放进自己的卧室。只不过它很稀有,一般人不了解而已。”

      “也就是说,送花的人没有恶意?”柯蒂斯问。

      “会有人什么恶意呢?这种花没有毒、也没有什么负面影响,最多会让你睡得越来越安稳而已。”

      “可是我们确实是在收到花之后就开始做噩梦。”

      “我不是说了吗?除了身体原因,心理原因也会造成睡眠质量下降,常做噩梦,但这需要深入治疗才能知道原因。”

       心理原因……杰克和托马斯不约而同地沉默了,确实,因为手术和身体原因,两个人前段时间都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杰克才会梦到身体残缺的男孩,而托马斯才会梦到有人想把他的胳膊砍掉。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这里有一个礼物送给你们。”

       席恩打开手提包,翻出一只天鹅绒的盒子打开在两人面前。盒子里是一条蓝色玻璃烧制的挂坠,形状很奇怪,像是穿斗篷时系在颈间的襻扣。

       “这是我母亲为我做的一个护身符,据说能保佑善良之人不受邪祟侵犯,我是无神论者,对这一点存疑,不过她在护身符里添加了很多有安神作用的草药,可以帮助佩戴者睡得更好。可惜只有一个……”

       第一次和兄弟俩见面就表现出如此善意,连柯蒂斯都有些惊讶。杰克连忙婉拒:“这太贵重了,更何况是你妈妈送给你的。”

      “我已经有太多了!”席恩大笑了起来,“更何况如果她知道自己做的护身符能帮到别人,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可是我们已经有一条护身符了,”托马斯扯了扯颈间的黑色天鹅绒,上面有一个小小的银色十字架,“这是我们父亲小时候送给我们的。”

       席恩目光一滞,凝视着那个小小的银色十字有些出神:“你们每天都带着这个项链吗?”

     “从出生开始,每时每刻。”杰克回答他。

      席恩收回目光,脸上恢复了医生的专业与温和:“这就对了,你们看,这条项链是你们小时候父亲送给你们的,现在对你们来说已经有些太紧了。我说过,做噩梦的原因多种多样,身体受压、呼吸不畅也会引起睡眠障碍。有些小孩子夜晚梦到自己被野兽追赶,事实上很有可能是被褥过厚导致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取下来?”杰克的心突地跳了一下。

      “可是爸爸不允许我们把项链拿下来。”

      “为什么?”席恩问。

      托马斯看了一眼杰克,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

      席恩了然一笑,像是听到了什么乡间怪谈时不以为然的一笑,“哦……我明白了,父母都这样,都对孩子们的健康有些过于紧张。你们的父亲大概有点迷信,就像我的母亲,她也总唠叨着让我不要摘下那些护身符,可事实上呢,我根本很少佩戴。”

       他盖上天鹅绒盒子,推到兄弟俩中间,“试试看吧,说不定就有用呢?如果没有用,你们再还给我好了。”

       席恩最终还是买下了那条三排珍珠项链,临别前,兄弟俩和柯蒂斯一起将他送到门口,再一次向他道谢。

      “如果晚上还会做噩梦,就给我打电话,随时随地都可以,号码就写在名片上,”他深深地看了托马斯一眼,微笑着和兄弟俩告了别。

       席恩一走,柯蒂斯便问他们:“你们觉得里弗斯医生怎么样?”

     “他很周到、也很和善……”杰克顿了顿,有点疑惑地补充一句:“或许有点太和善了……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他就送给我们他妈妈做的护身符。”

     “里弗斯医生是哈佛大学心理学硕士毕业,上过很多报纸、杂志,名副其实的青年才俊。”柯蒂斯一边说,一边随手打开放在柜台上的糖果罐,吃起了糖,“如果你们觉得不错,可以打电话找他聊聊。”

      “你说呢,托米?”杰克立刻询问弟弟的意见。

       托马斯没有说话,而是抓起一本诗集打了一下柯蒂斯的手,“谁允许你随便偷吃我糖果的。”

       这一下打得不轻不重,倒是把柯蒂斯吓了一跳,“怎么了?”他诧异地望向杰克,发现他在偷笑,“这罐糖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是那个叫约翰尼的男孩给他的,是很重要的礼物,你能不能别这么馋啊?“

       杰克看上去是为托马斯说话,其实是和柯蒂斯一起调侃他。托马斯对此早就见怪不怪,根本懒得搭理他们,只是很小心地把糖果盒关好。

     “他经常来找托马斯吗?”柯蒂斯好奇地问。

     “一周能有四五次吧。不过都是隔着门,托马斯不肯让他进来。”

     “那不就是几乎天天来?”柯蒂斯不禁莞尔,心里不知怎么油然生出一股种老父亲看到儿子有着落的欣慰,“托马斯喜欢他吗?”

      “我想……是喜欢吧……”杰克莞尔答道,“托马斯很少会和陌生人说那么多话……”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像是一对过惯了日子的老夫老妻,听上去有些聒噪絮叨。托马斯只好又一次戴上耳机,免得被他们打扰。

       午后的阳光令人昏昏欲睡,耳机里的歌都是听过的,此刻已经让他觉得有些厌烦。百无聊赖之中,他拿出了席恩留下的天鹅绒盒子,提起里面的蓝色玻璃吊坠放在阳光下好奇地打量,那应该是什么古代符号,浓郁的蓝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神秘、悠远,像个循环往复的死结。

       他没有多想,也没有怀疑,把护身符戴在了自己的颈上。

      TBC

【1】塞弗尔是法国御窑,曾获得路易十五的情妇、著名的蓬巴杜夫人的喜爱和支持。



【2】美好年代/美好时代(Belle Époque)指从19世纪末开始,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而结束。美好年代是后人对此一时代的回顾,这个时期被上流阶级认为是一个“黄金时代”,此时的欧洲处于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随着资本主义及工业革命的发展,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欧洲的文化、艺术及生活方式等都在这个时期发展日臻成熟。时间上重叠于爱德华时代。这个时代的珠宝多以铂金钻石打造出璀璨夺目、又如蕾丝般精致轻盈的华丽效果。



这一章没有恋爱,也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会不想看……其实我也知道同人就是看两个人的爱情如何升温、如何甜蜜、如何经受波折……可是对于一个故事来说,有些过渡是不得不有的,如果觉得很无聊……见谅吧……

评论(47)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