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火TJ/柯王子】双生(5)

 第一部《清凉》: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二部《双生》: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托马斯,把灯关了吧。”

       “不嘛,我有些睡不着。”

        托马斯依偎着杰克,懒洋洋地揉着自己的肚子,“杰克,我好像有点吃多了。我的胃暖暖的,像是有很多野鸭子在飞。”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应该让你吃那么多半熟的鸭胸肉,”杰克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半生的肉本来就很难消化,更何况鸭肉根本不是生吃的,你今天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很想吃。大概是今天高兴吧,看什么都有食欲。”

        杰克瞥了一眼托马斯,忍不住去捏他的脸:“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一束玫瑰花而已。”

      “我又不是因为那个叫约翰尼的心情好。”

      “那你是为了什么心情好?”杰克不信,只当他是害羞了,故意逗他,“你现在像一只偷吃了小鱼干的猫。”

      “我也不知道……”托马斯深吸一口气,空气里有白色花束特殊的芬芳,他望着天花板,喃喃地说:“我从没有这种感觉,每天都会对第二天充满期待,那么心满意足又有点迫不及待,好像总有好事将近似的……”

      杰克俯下身,吻了吻托马斯发凉的额头。他确实有点不一样了,他的脸上刻画着对春意的期待。

     “只要你快乐就好,”杰克温柔地说,“我希望你永远都这样快乐。”

      两个人不知道聊了多久才睡下。夜均匀地呼吸着。月光在房间里投下嬗变的影子。好像成群结队的精灵在床边接二连三地走过。蝉和布谷鸟的叫声随着微风传得很远。仲夏的夜晚躁动而不安。

       时钟滴滴答答地摇摆,杰克不知怎么忽然醒了过来。起初他以为是梦,可当他闻到空气里那股熟悉而又怪异的味道时,他意识到一切并非虚幻。

       可能是近日接二连三的变故让他有些不安吧,他小心翼翼地审视了一圈房间。物品安然无事地摆放在它们应有的地方。壁炉、屏风、五斗橱、两把十七世纪洛可可风格的椅子,还有从天花板垂下的枝形水晶吊灯……杰克热爱古董,爱惜它们身上旧时代的光彩。可今天,他突然感觉一丝古怪,好像有什么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一种奇特的、比月光更幽异的光线笼罩在它们身上,仿佛是沙沙低语在四处回荡。杰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眼睛看向前方,茫然地发着呆。过了一会儿,他累了,终于打算继续睡了。

       就在他躺下,再一次合上眼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到底是哪里不太对。他猛地睁开眼睛,看向那面摆放在门边的古董穿衣镜。镜子正好能照出对面的一切——床的一边,一把天鹅绒的椅子,还有壁纸上挂着的一副油画。可是杰克清楚地记得,墙上挂的是一幅风景画,而镜子里却清晰地倒影出了一幅肖像画!

       这幅画非常眼熟,它使人怅然、哀伤、却又情不自禁地战栗。画面上的少年久久地凝视着手上的花环,仿佛在凝视着自己爱人的眼眸。

       杰克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空气里的那股怪味变得腐臭难闻。无数的光线像是萤火虫一样飞到油画上,把少年温柔的绿眼睛映成一片金色。

      “唉……”屋子里响起一声悠长的、疲倦的叹息。声音不是杰克的。而是另一个人,一个他看不见的人。

      “疼啊……我好疼……”声音突然变得凄楚衰弱。画像上的少年流了泪,他的泪是黑色的血,顺着他的眼睛缓缓流下壁纸。

       血越流越多,渐渐漫过床柱。恐惧吞没了杰克,他浑身上下都在不停发抖。他努力、努力想要把身边的托马斯唤醒,可他的声音冻住了,连一声哽咽都发不出来。托马斯沉沉地睡在他的身边,连眼皮都一动不动,安静得像一尊大理石雕像。

       画像上的少年朝杰克缓缓转过头,一双哀伤的眼睛没了眼球,变成了两个流血的窟窿。他古怪地微笑了一下。手中的花环在顷刻间变作一条暗绿色的蝰蛇。

       蝰蛇沿着画布徐徐爬出画框,少年也跟着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下摆落在地板上的鲜血里。一道昏聩的月色穿过他的身体,在他四周布下一层冷淡的光晕。

       徐徐轻风吹过窗户,他空荡荡的长袍抖动起来,袖子里没有胳膊。衣摆下没有双腿。

       杰克浑身的血液凝固了。几乎是同一时间,他意识到镜子里的那副画其实就挂在床边,他的右侧。镜子里的男孩走出画框,也就意味着他现在正站在……

      “杰克……”那个凄楚、幽怨的声音贴着他的耳朵响了起来。

       杰克的头不受控制地转向右侧,隔着一层白纱床幔,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床边,死死地盯着他看。

       忽地一下,床幔被一阵风吹开。露出纱帐背后的人脸。男孩哭了起来,流着血的眼睛里没有眼球。他又抬起胳膊,血流如注的胳膊上没有双手。

       不知过了多久,男孩渐渐消融在一片惨淡的月色之中。又过了十分钟,杰克发现自己恢复了行动能力。

      最初的恐惧过后,杰克渐渐平静了下来。他又一次鼓起勇气看向镜子,墙上的风景画已经恢复了正常。

      这时,托马斯突然哭着醒了过来。杰克忙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托马斯哭着抱住杰克,泪水顺着脸颊不断地流,“我好害怕!好害怕!梦里有一群男人,很凶!他们拿着刀和剪子,要挖掉我的眼睛,砍掉我的手!”

       第二天一早,托马斯和杰克像往常一样开店营业。两个人没睡好,看上去都有些疲惫。他们默契地没有重提昨晚发生的一切,权当那是一场噩梦,只要不去想,就会渐渐遗忘。

       第一个晚上送来的古怪鲜花已经开始枯萎,花瓣间渗透出黑色的汁液,招来大批苍蝇,杰克不得不把它们全都扔掉。他们甚至还不知道那是谁送来的,植物学家那里也没有消息。

       史蒂夫又寄来了照片,他、巴基和米艾米莉亚穿着同样的蓝色格子衫,在罗马尼亚的德古拉城堡前拍照,照片后面写着:“罗马尼亚是一个兴盛着无数奇闻异事的国度,夜后的教堂在这里伫立,德古拉的斗篷在夜幕中张成翅膀,贴着群星飞行……”

       柯蒂斯也时不时打来电话,和杰克讨论安排心理医生的事。他送来的猫被托马斯喂得不太好,那么多天了,还是小小一只……

      一天傍晚,黄昏就快要从天际隐去。杰克和托马斯把木牌翻面,换上了“休息”字样。门刚刚上锁,就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从声音的响度和频率来看,门外的那个人非常急切,而且还是个不知轻重的愣头青。

      托马斯觉得自家门玻璃都要被敲碎了。

     “谁啊!”他站在门后没好气地问,“我们已经休息了。”

     “是我!约翰尼!”那个英俊又朝气勃勃的男孩又来了,等在门后,很想进来。

        托马斯愣了片刻,心脏不知怎么跳得飞快,但却没有勇气开门,“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又突然高了起来,“我想问你有没有收到我给你买的花!”

       托马斯睁大眼睛看向杰克,像是在寻求帮助。但杰克只是了然地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收到了!”托马斯硬着头皮答道。

      “那我可以进来吗?”对方兴冲冲地问。

      “不可以!”

      “为什么?”

       托马斯的大脑还从没像现在这样绞尽脑汁地寻找各种理由和借口,这对他来说太难了:“因为……因为晚上不放陌生人进来。店里有很多贵重物品。”

      “我又不会偷你东西!”约翰尼的声音低了下去,变得有点委屈。

      “不是怕你偷东西,”托马斯有些心软了,但又在心里抱怨约翰尼麻烦,“我们又不熟!”  

      “那好吧……”约翰尼叹了口气,妥协了,“你能把门打开一条缝吗?我想送你点东西。”

      “送什么?”

      “糖果,很好吃,你肯定没吃过。”

       托马斯又一次问询地看向杰克,他点了点头,示意托马斯朝左侧挪一挪,这样当他打开门时,约翰尼就不会看到杰克。

      过了好一会儿,门开了,怯生生的一条小缝,像是一朵将开未开的花。约翰尼瞪着圆圆的眼睛,显然是刚运动过,带了点婴儿肥的脸颊红红的,显得他很年轻讨喜。

      “给你……”他把手伸进门缝,手里是一袋糖果,白色的包装纸上布满蓝色、红色、绿色的花纹,有点洛可可田园风格。托马斯觉得那包装纸很可爱。可是那只手却一如既往地可怕。那来自外面的世界,一个充满危险和敌意的世界。

       他心慌意乱地接过糖果,还没等约翰尼说话就急切地想要关门。约翰尼没来得及收手,被玻璃门狠狠地夹了一下,立刻发出一声惨叫。

       托马斯被吓了一跳,糖果也掉到了地板上,“你怎么了?”他慌乱又关切地问。

       约翰尼疼得脸皱成一团,声音都哑了,“疼死我了!我的手受伤了!你干嘛那么用力关门啊!”

     “我又不知道!你干嘛不把手收回去啊!”

     “我倒是想收手,你也要给我时间啊!你不管不顾就关门,好像我是什么变态杀人狂一样,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我只是想送你点糖,又不是毒药!你至于对我这么凶吗?”托马斯从没被人这么吼过,可是约翰尼的声音那么可怜,听上去像是要哭了。

       托马斯又一次打开门,这次的缝隙比上一次大一点,“对不起……”他小声说,“你的手怎么样了?”

      “流血了!”约翰尼捂着手,一个劲儿地吹,一副被人欺负的可怜相,“我的手还要打篮球呢。”

      “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拿药给你擦。”

       托马斯一拿到药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杰克被他带得差点被绊倒,他还没见过弟弟为什么事儿什么人这么心急过。

      “你把手伸进来,我给你擦药。” 

      “把手伸进来,让你再夹我一下?”约翰尼没好气地说,“别了吧,我这只手还想用呢。”

      托马斯如果多和几个人打过交道,多了解些人情世故,就能看出约翰尼那点欲拒还迎的小伎俩,可他对这一切还很陌生,就像刚出生的小猫,不知人心的“奸诈”:“这次我不会关门了,我发誓!”

      “那好吧……姑且再相信你一次……”约翰尼装作不情不愿地把手伸了过去,明亮的蓝眼睛里已经冒出了一点得逞的笑意。

       托马斯上药的动作很轻柔,可约翰尼起初还是一个劲儿地喊疼,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安静下来,透过门缝好奇又满足地打量起托马斯的卷发和垂下来的睫毛。

      “喂……”他突然说,声音唐突却又温柔,“你害怕我吗?”

        托马斯抬头看了一眼约翰尼活泼英俊到有些烦人的脸蛋,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微微摇了摇头,“不怕。”

      “那就好……”约翰尼眨了眨眼睛,被抓住上药的那只手突然合拢,轻轻握住了托马斯的手指,俏皮地摇了摇,“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托马斯的手轻轻颤动了一下,脸颊发烧似的发烫。握住他的那只手很陌生,不像是杰克那样柔软白皙,而是温暖、有力、生机勃勃,手掌上还带着打篮球留下的薄茧。他很想把那只手推开,再狠狠夹它一下,可是那只手越来越热,越握越紧,像是要把他融化……

      约翰尼等了好久,直到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在天边散尽,他才听到门内传来一句细若蚊呢的应答。

      “我叫托马斯……”

       TBC

小火超可爱的,是不?

评论(34)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