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七重纱(3)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OOC预警。

summery:史蒂夫以为自己失去了巴基,而事实上,或许恰巧相反。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房间很安静,班纳他们都不在。娜塔莎轻轻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守在床边的巴基。

     “去睡会儿吧。”娜塔莎轻声唤那个坐在阴影里的人,“我替你守着。”

       巴基从阴影里抬起头。露出一张几天几夜都没睡过的脸。疲乏的眼周一片乌青。看上去很好笑。

       除了熟睡的史蒂夫,房间里没有第三个人。这让娜塔莎感觉有些像是回到了过去,她和冬兵在西伯利亚训练的那段时光。那个时候也像现在这样安静,窗外是风雪,窗内是一对相对无言的教官和学生。娜塔莎很喜欢观察冬兵,尤其是他那双绿眼睛。她想透过冬兵的眼睛看向他的过去,想从中寻找到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

      现在他已经不是冬兵,也不再是雅沙。他的心每时每刻都在跳动。眼睛里终于能看到一点闪烁的微光。

      “你有几天没睡了?”娜塔莎拉开椅子坐下,扶了扶他的肩膀,“你会垮掉的。”

      “我不会,”他笑了一下,机械臂发出柔和的嘶嘶声,一张彩纸正在他手里折成飞机,“你忘记我们那些训练了?我是铁打的……”

      娜塔莎沉默片刻,用穿了马丁靴的脚冲着巴基的脚狠狠踩了下去。巴基疼得瞪圆了眼睛,但没出声,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她。

     “很明显,你不是。”娜塔莎嘲讽地说。

     “好吧……我确实不是变形金刚。但我只想守着他,”巴基摊开手,纸飞机从他掌间滑落,落在史蒂夫的枕头上。“过去打仗的时候,我们常常就是这样轮流睡觉,只不过我睡得比较多一点……这次换他睡得久一点,我要看着他醒过来。”

     “现在不是打仗了,”娜塔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需要这样紧张。我们都会帮你。”

     “小姑娘,你这就不懂了吧,”巴基含笑望着她,眼睛里有一丝鲜活的亮色,“生活处处都是战场。”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

      “你既然知道,就别和我讲道理了。”

       娜塔莎没继续反驳,目光转到了那些纸飞机上,巴基折了四五十个。脚边还放着一个垃圾桶,里面是些被撕烂的废纸。他有一双钢铁左手,拿惯了沉重的机枪,偶尔喝杯水都会捏碎杯子。娜塔莎想象不到他是以多么小心翼翼的温柔呵护这些纸飞机的。

       突然,灵光一现,她想到了什么:“为什么折纸飞机?”她问巴基。

     “小时候没有玩具,我和史蒂夫就喜欢自己折些东西来玩。纸飞机是成本最低的,”他拿起一张白纸放进娜塔莎手里,示意她跟着学,“有的时候也会折纸船,可是我和史蒂夫都更喜欢飞机。”

     “为什么?”娜塔莎也不拒绝,跟着巴基照猫画虎地学了起来。

     “因为飞机能飞得很高,飞到云端上去。对于我们两个只能困在学校里安分读书的小男孩来说,这种自由毫无疑问是一种诱惑。课堂上,老师问起我们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和史蒂夫都回答的是飞行员,”巴基微微一笑,目光有着一股眷恋着过去的温柔,“这个梦想也算实现了吧。后来我们都开过飞机了。”

      “感觉怎么样?”娜塔莎温和地问。

      “感觉……感觉要吐,”巴基舔舔嘴唇,有些自嘲,“我其实有点恐高。但我小时候一直不知道。幻想和现实的差距总是让你哭笑不得,越长大就越能明白这一点……娜塔莎,你这个地方折得太过了,飞机是飞不起来的。”他从娜塔莎手里拯救出那架不伦不类的半完成品,小心翼翼地重新改造,一架漂亮的猎鹰式纸飞机在他手里完成了。他随手一挥,飞机在空气中滑过一个漂亮的弧线,笔直地撞向墙面。

      “其实还可以更久的,”巴基像个小男孩似的惋惜,“屋子太小了。”

       月光透过窗户,婉转轻柔地照在史蒂夫沉睡的脸上。娜塔莎观察着屏幕里的脑电波数据图,想象着他正在梦里,和巴基一起把簇新的纸飞机抛上蓝天。那个时候他们还很年轻,喜欢做梦,真心实意地希望自己的命运是波澜壮阔、卓越不凡的。

     “在梦里,他也在折纸飞机。”娜塔莎突然说。

       巴基愣了一下,朝她转过头。

      “在梦里,他代替你掉下火车,成为冬兵。我们在西伯利亚安全屋见面。那个时候他在折纸飞机。”她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仿佛听到了西伯利亚的风声。史蒂夫的意识在她的大脑里流动着,还未完全离去,“我感受到他的悲伤和眷恋。这些纸飞机一定能带给他安全感。”

      “他入侵了你的梦境?”

      “他甚至想杀了我,”娜塔莎开玩笑说,“看来女士在他心中并未获得任何优待。”

      “是吗?”巴基陷入沉思,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不过我倒是明白了一点。”女特工凝视着沉睡的史蒂夫,冷漠、而又略带戏谑的表情柔和了,甚至还流露出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羡慕,“用责任去唤醒史蒂夫这招是行不通的,我们得另想方法。”

      巴基望着她,听她用柔和的语调说:“一个人被砍掉了右手,我们为什么要再给他一只左手呢?这个多灾多难的地球确实在他心底极具分量。可他心里放不下的,却是你。”

      ……

      星期六的早上,晨光略过树梢、阳台、最后照进史蒂夫·罗杰斯的房间里。他习惯了军旅生活,很少这样踏踏实实地睡过。在醒来发现时间已经是8点多后,他暗暗吃了一惊。

      身边是空的,枕头凹陷的痕迹和略显凌乱的床单显示这里曾经有人躺过。门外飘来早饭的香气,还有朦胧的爵士乐。史蒂夫下了床,推门走出去。

       门外不是他熟悉的狭窄逼仄的陋室。客厅不大,却收拾得温馨明亮。靠窗摆着一组暗红色的亚麻布沙发。樱桃木的茶几上收着几本没看完的杂志和铁皮糖盒。窗台上摆着玻璃瓶,里面插着一束刚盛开的金盏花。阳光从玻璃瓶中穿过,折射出彩虹般的效果。看得史蒂夫在一瞬间有些恍惚。

      厨房在客厅正对面,飘出阵阵香气。一个年轻人围着围裙,正在翻锅子里的煎蛋卷。锅子里的热油冒出质朴而快乐的滋滋声。香气弥漫,熏陶了惬意的晨光。

      史蒂夫不知所措地看着。有些受宠若惊。年轻人哼着走调的爵士乐,随着音乐声轻轻摇晃身体。过了一会儿,煎蛋卷出锅了。他用不太熟练的动作将蛋卷盛进盘子,得意忘形地随着乐曲节奏转了个圈,轻盈地跑出厨房。

       看到史蒂夫,他的眼睛猫似的瞪圆发亮,“咦?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史蒂夫等他走回来,抬手撸了撸那头有些凌乱的棕发,倒真像是在撸猫:“你也不看看时间。睡太多会让人的脑子变笨。”

     “你总说我睡太多……”

     “你是例外……”史蒂夫拉开嘴角,笑得有些揶揄,“你聪明着呢。”

        史蒂夫拉开椅子,被食物的香气勾引得饥肠辘辘。煎蛋卷朴实无华,细看有些上不了台面。但分量十足,甜黄油抹了双面,洋葱和培根竟然是新鲜的。这太不寻常了……

       史蒂夫突然觉得有些头疼。

      “今天是什么日子?”他问。 

      “星期六,你不用上班,我也休息。星期六还不用去做弥撒,我们可以……”

      “你再说一遍,是什么日子?”史蒂夫的表情变得有些迷惑。

      “呃……星期六,1945年8月11号。战后第三个月。你怎么了,史蒂夫?你脸色有些不太好……”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有点记不清了。”他确实有些不记得了。他现在在家,和巴基一起享受早餐。昨天晚上他们还在一张床上做爱。可这不是他们以前的房子。这房子是什么时候买的?他完全不记得了。

        巴基朝他伸出一只手,从脑门一直摸到下巴。有点安抚的意味。史蒂夫很乖地受着,可却完全没有平静下来。他胸中心若擂鼓。

       “你只是太累了……”巴基温和地告诉他,“战争把我们都变老了。”

      “是这样吗?”史蒂夫微笑了一下。 

      “来……”巴基牵着他的手,像个舞会上的Leader,依依地将他从桌前拉起。收音机里的音乐切换成肖斯塔科维奇的圆舞曲。这是一首适合跳舞的音乐。

      史蒂夫顺从地将手放在巴基的腰上,他不会跳舞,分不清华尔兹和小步舞,连最简单的舞步都不会。他只懂搂住巴基,把自己的脑袋有点吃力地搁在他低低的肩膀上,他的头更疼了。

     “你只是太累了……你需要休息……”巴基侧头吻着他的脸,冰凉的手指抚摸着他颈侧的肌肉。在音乐里,他们无意义地摇摆着。

      史蒂夫眯起眼睛,几乎有些困倦。他很久没有这么轻松惬意过了。窗外是布鲁克林的钟和布鲁克林的鸟儿。还有孩子们围成圈在唱歌:“如果我有办法,我绝不让你离去……”

      这真像梦一样……

      史蒂夫从巴基的肩膀上抬起头,眷恋地凝视着他,“战后我们是怎么回到布鲁克林的?”

     “我不记得了……”巴基懒洋洋地笑了起来。

     “那这房子呢?我们是什么时候买的?”

     “这房子是军队奖励给你的呀,你不记得了吗?”

     “我不记得了,”史蒂夫抚摸着他宽而柔和的下颌,目光里是依依不舍的爱慕流连,“我甚至不记得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我爱你,但却一直藏在心底,不敢说出口。”

       巴基摇了摇头,捏住他抚摸着自己的那只手,“史蒂夫,别说了,重要是我们现在在一起,对不对?”

      史蒂夫微笑起来,声音却是那么苦涩。

    “巴基,你不是真的?对吗?”

       时间凝固住了,世界寂静一片。

    “对……我不是真的。”巴基低声答道。

       在阳光下,那张餐桌、盘子里的蛋卷、和窗台的金莲花正渐渐消失。

       他用那双多情的绿眼睛深深地注视着史蒂夫。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渐渐失去了温度。史蒂夫知道会发生什么,用尽全力紧紧抱住他。在他收紧手臂的一刹那,巴基消失了,化为他怀里的一一缕缕带着温度的余烬。

       泪水从他眼中滑落,落在他的手上。带着几乎令人难以承受得炽热,和巴基最后一丝余温融合在一起。

       一个遥远的声音在他心底问他:“你为什么要放弃这个珍贵的美梦?”

     “因为它是虚幻的。我不能自己骗自己。” 

     “可现实是痛苦的。你的恋人消失了。一次又一次。这一次你或许再也无法拯救他了。”

     “我知道。”

     “只有在梦里你才可以找到他。你才可以得到他。梦里你很快乐。”

     “这种虚伪的快乐贪婪而又廉价。只会让我们越来越远。在真实的世界里,我愿意为他痛苦一生,这会让我们越来越近。”

     “你是个怪人,史蒂夫·罗杰斯。”

     “你困不住我的,灵魂宝石,我会从梦境里苏醒。”

     “我们走着瞧,史蒂夫·罗杰斯。看看你这肉体凡胎能否对抗令神明都胆怯的力量。”

      灵魂宝石的声音消失了。梦境里只剩下史蒂夫一人。他缓缓闭上眼睛,仿佛又一次看到巴基带着淘气的表情,在他面前踮起脚。于是他吻向虚空,如同他吻向那两片带着笑容的嘴唇。这不是他第一次孤身一人。他知道,他只要顺势下坠就好。

       和平、家和布鲁克林即将消失。耳畔传来世界破碎时的轰鸣。那也是他心碎的声音。

      TBC

史蒂夫在梦境里和巴基的对话灵感来自于《欲望之石》。

打碎第三重梦境的是史蒂夫自己,你们猜对了吗?

评论(47)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