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Max&Zoe亲情向】晚安故事

      我好久以前说过,如果晋晋当天不发微博,我就把他写成一个住在高塔上的反派。一直不知道怎么写,最后干脆写成父女甜甜的日常了。都是AU,OOC算我。看着玩吧,千万别当真。

     Max是吸血鬼,Zoe是他收养的人类小女孩。

      正文

      Max推门走进房间,轻轻敲了敲门板。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坐在床上,从一本书里抬起头,隔着床边的重重帘幕,雀跃地望着他。

    “Zoe,该睡觉了。”他温柔地提醒小女孩,声音低沉而悦耳。

    “可是爸爸,你还没给我讲睡前故事。”Zoe合上书本,满怀期待地说。

    “可是我昨天给你讲过了。”

    “那是昨天的。”

    “温故而知新,你可以回味一遍,这样它就又是一个新故事了。”

    “爸爸,你说的话我不懂,可我们不能把昨天吃的面包吐出来继续吃。”

    “乖女儿,我的意思是小孩子最好别有那么多要求。”

    “我不管,没有故事,你就不要亲我。”Zoe扔掉书本,两手交叉在胸口,高高扬起下巴,像个被宠坏了的公主。

       Max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朝公主床走了过去,他从来都不懂得对女儿说“不”。

    “好吧……就说一个。说完之后你无论如何都要睡觉。”

    “我答应你!”Zoe勾住父亲的手指,轻轻扯了扯。黑色的大眼睛纯真无暇,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羊羔。

      Max坐在床头,让Zoe靠进他的怀里。他们长得相像却又迥然不同。在水晶吊灯的光线里,他的眼睛如猫一般跃动着琥珀色的光斑,目光幽深而渺远。

     “讲一个什么故事呢?”

     “关于王子的故事!”Zoe幸福地叫了起来。

      Max苦笑一下,小女孩的脑子也不知道是什么造物,满脑子都是城堡、王子和公主,好像永远都不会感到厌烦。

    “好吧,就说一个关于王子的故事。一个落魄的王子。他住在高塔上。塔有太阳那么高。看不到田野和村庄,只能看到繁星和云层。”

     “就和我们一样?”Zoe好奇地问。

     “对,就和我们一样。这位王子很孤独,因为高塔上起初只有蝙蝠、老鼠和蜘蛛,它们是他的军队和仆从。”

    “就和这里的蝙蝠、老鼠和蜘蛛一样?”

    “对,蜘蛛就像一人那么高,可以吐丝守卫高塔。蝙蝠张开翅膀就像老鹰那么大,可以帮他寻觅食物。老鼠胖得像猫咪,可以帮他打扫积灰的角落。”

    “然后呢?”Zoe搂住父亲,手指玩着他衬衫上一粒金色的纽扣。

    “最糟糕的是,王子被女巫诅咒,终身只能在黑暗中生活,不能衰老、不能变丑、不能被阳光照射……他的手冷得像寒冰,皮肤白的像雪块,岁月不会伤害他,可他也得不到岁月带来的种种好处……”

    “就像你?”Zoe仰视着父亲,捧起他的脸。他的脸就像寒冰那么冷。

    “对……就像我。”Max在Zoe温暖的掌心间微笑起来,琥珀色的眼睛闪动着温柔。

    “后来呢?”

    “王子终日苦闷,每天都过得很不快乐,他觉得自己很辛苦……”

    “可是为什么呢?”Zoe好奇地问,“云端的高塔多美啊,可以看到星河在我们身边流淌。”

    “可是王子怕高啊。”Max笑着捏了捏Zoe的鼻子。

    “可是蜘蛛、蝙蝠和老鼠都很友善呀,它们都很能干,把房间打扫得井井有条。”

    “可是王子自小害怕黑漆漆的动物,还有那些腿多的昆虫。”

    “可是不会衰老、不会变丑不是很好吗?这样他就可以永远年轻英俊,就像爸爸你那么英俊……”

      Max长长叹息一声,将Zoe抱进怀里,他的声音像是长着翅膀,会顺着一缕清风高高地飘到月亮身边去,“可是王子很寂寞……他渴望衰老,像个普通人那样走入死亡。那里会有他的亲人和朋友,他们早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了,他们会一直等着他……”

    “那……后来呢。”Zoe抱住父亲,她感到这个像冰块一样寒冷的男人此刻充满悲伤,“你从来都不会给我讲一个坏结局的故事。”

    “当然,”Max笑着吻了吻Zoe 的头发,娓娓地说:“后来,一只小鸽子误打误撞飞进了王子的高塔,它那么美丽、那么纯洁,像是上帝派来的天使。有了它的陪伴,王子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再也不惧怕孤独了。”

      Zoe满足地露出笑容,将脸埋进父亲的肩头,“我也要做你的小鸽子,让你永远都不感到寂寞。”

     “那你一定是最漂亮的小鸽子……”Max笑着又亲了亲她,他的吻像是微凉的雪花,“现在,故事结束了,让我们睡觉好吗?”

       Zoe满足地点了点头,扑上去主动吻了吻父亲的脸,“晚安爸爸,明天我起床的时候记得给我一个吻。”

     “当然,我的小公主。我会给你很多吻呢。”Max从床边站起,放下重重纱帐。柔和的浅黄色灯光笼罩在四周。如一叶小舟在银河中遨游。

       他轻轻关上房门,走出女儿的卧室。一队硕大无朋的蜘蛛从他面前爬过,微微抬起前肢,当作是敬礼。

       Max在心底叹息一声,踮起脚十分嫌弃地跳过蜘蛛爬过的地面,朝不远处的阳台走去。

       阳台的落地窗向远处一轮新月敞开,空气里弥漫着玫瑰花幽暗的芬芳。在他脚下,是重重雾霭下的万丈深渊。

      Max微微眯起眼睛,琥珀色的瞳孔如猫般扩大,无论进行过多少次,他还是无法适应高空带给他的晕眩。

      他闭上眼睛,彷佛已经听到万丈之下城市的喧闹。血液里传来的冰冷提醒他,他现在需要进食。

      他张开嘴,鲜红的舌头舔过冰冷的犬齿。斗篷如双翼般在他身后张开。他跃入黑暗,朝着早已选中的目标,无声地飞去。

      END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