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失而复得(4)

       这章有点水


       Bucky和Steve约好下午四点半在列大预科教学楼外见,那里毗邻涅瓦河,远处可眺望到典雅富丽的冬宫和兔子岛要塞,如果Steve足够敏锐,他就会发现其实那就是他和Bucky重逢的地方。但那天天色晦暗,再加上Steve触景生情,大概很难注意到周围的景致。

       即使已经下课,Bucky身边依然跟着一群学生,他们努力颤着舌头,试图与老师进行友好亲切的俄式交流。然而当这么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出教学楼后,却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一时间连母语的表达方式都忘得一干二净。

       他们看到一个金发的阿基里斯式的人物,英俊到连天神都会嫉妒。夕阳的余晖亲吻着他美丽的金发,在他的身后,碧蓝的河水裹挟着彼得堡300年的悠悠历史奔向远方。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浪漫的场景,只存在于诗人的赞歌和画家的笔下。

       如果那位金发帅哥不是在挥舞着一块三明治与海鸥搏斗的话。

       圣彼得堡的鸟类一向比较温和,但相当胆大。Steve也算是倒霉才会被一只硕大的海鸥看上他手中的三明治。Steve也不是舍不得一顿午餐,但他不喜欢这只巧取豪夺的海鸥。刚刚他在用面包喂鸟的时候就发现,那只大海鸥总是独吞食物,并借用体型优势驱赶其它鸟类。后来Steve干脆把每片面包都喂到鸽子嘴边,或许就是这个举动引起大海鸥的强烈针对情绪,但无论如何双方看起来都不太打算罢手。

       因为现实太过艰苦,学俄语的学生们都会过度兴奋,Bucky的学生们此刻纷纷拿出手机拍下这一幕,迅速分享到了自己的VK主页上,并开始激动地为Steve加油助威。法语、德语、英语、韩语、中文乃至埃塞俄比亚语的加油声汇集成一片热闹喧哗的海洋,只有Bucky一个人面无表情地被学生挤在中间,但当Steve最后不敌海鸥而被抢走三明治时,连Bucky也忍不住笑了。

       学生们沸腾了,他们再次拿出手机,瞬间在列大群组里刷满了Spring is coming的标签,配上Bucky莞尔一笑的静图、动图、小视频,其中一个学生激动的举起手机,让大家看清楚语言系女神Natasha为她点的赞。

       Steve看到了人群中的Bucky,立刻朝他走了过来。他脸上挫败苦恼的表情演变为另一种温柔美好的线条,一个微笑在他的嘴边浮现,“James。”他说,他湛蓝的眼睛里摇曳着笑意和Bucky的影子,那弯弯的弧度好看极了,学生们愣了愣神儿,突然纷纷发现自己实在有些多余,便叽叽喳喳地四下散开了。

       Bucky看到一大群海鸥和鸽子在Steve身后飞来飞去,哄抢着那片三明治掉落的残渣,而那金发的傻瓜肩膀上甚至还飘落了一片羽毛,他无比自然地伸出手把那根羽毛拿走,微微侧着脑袋,给了Steve一个“跟我走”的眼神,“我带你先去吃个饭吧”,他说。

       Bucky的口味与Natasha不同,他选择的是一家日式餐厅。而对Steve来说吃什么都可以接受,除了对母亲的家常菜分外依恋,Steve对美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他这个人有点倔,认准了什么就自然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的,其他的东西再怎么好也无法再入他的眼,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吃完晚饭,Bucky请Steve去他家坐坐。全俄罗斯只有彼得堡瓦西里岛的街道以“线”称呼,Steve在Bucky家不远的八线租了个小房子,基本走二十分钟就能回去,虽然房租贵点,但胜在方便,Steve不知道自己会在俄罗斯再呆多久,干脆签了十一个月的合同。

       Bucky家依旧如上次他来时那样简洁朴素,令Steve欣慰地是他的酒柜似乎从未再打开过,那一排排透明的液体一如上次那样井然有序的摆放着,看起来主人并不酗酒,只是单纯喜欢收藏。

       Bucky为Steve泡了两杯茶,他问Steve是要果酱、蜂蜜还是白糖,而Steve表示自己不喜欢喝甜茶,Bucky点了点头,在自己的茶杯里添了几勺蓝莓酱,便端着两杯热茶进了客厅。

      他们客套地聊了一会儿彼得堡的天气和饮食,话题很自然的引入了主题,Steve答应了Bucky要给他讲述他以前的故事。为了使Steve放松一些,Bucky提议他可以隐去关键的人名和地名。

    “好的,不过我要给他起个什么代号呢?”Steve看到Bucky正端起杯子饮茶,细腻的白瓷杯子遮住了他大半的面容,只留下了一双美丽的灰蓝色眼睛,在Bucky的眼睛下方,有一圈淡淡的阴影,Steve想起Natasha说过,Bucky的精神状态一直反反复复,那么他大概有些睡眠上的问题。是睡不着吗?还是总被噩梦惊醒?Steve一边有些心疼,一边脱口而出,“叫胖胖小浣熊怎么样?”

       Bucky愣了一下,他想Steve也太无厘头了吧,一般来说初恋情人的代号不都该是唯美雅致的吗?胖胖小浣熊是什么?难道Steve的初恋是一个破坏力惊人的胖子吗?Bucky在心里默默勾勒着那位小浣熊的形象,一边回答Steve,“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选择任何名字来称呼他。”

      Steve笑了起来,他开始讲述他与小浣熊的第一次相遇,而那本该也是Bucky的美好记忆,“我们是青梅竹马,幼年相识,两家住的很近。但认识他之前,我先认识的是他家的狗。那是一只白色的小狗,小浣熊说他是秋田犬和萨摩耶的混血,他很聪明,能自己打开笼子跑出来散步,还会利用自己毛茸茸的可爱形象和路人要吃的,我曾经给他喂了很多东西吃,他因此也很愿意粘着我。小的时候我身体不好,总是呆在家里。有时候那只小狗就会来陪我。”

    “那只小狗叫什么?”Bucky问。

    “小浣熊叫他伯爵,而我叫他毛球。”

       看来Steve和那位小浣熊的起名风格很不一样啊。Bucky想。“那么是毛球伯爵介绍你们认识的吗?”

   “你怎么猜到的?就好像你亲自经历过一样。”Steve打了个擦边球,一面观察着Bucky的反应。

       但Bucky不像是回忆起任何事情的样子,他只是说,“我猜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同时高于生活。”

       Steve很想问Bucky,那么你猜,我们接下来将会一起面对怎样的命运?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鉴于我们已经足够倒霉,你已经忘记了我们的过去,那么上帝会不会让我们喘口气,放手让我们去构建一个没有痛苦的未来?

       但没有答案。也永远都不会有答案。生活永远比艺术更为曲折。

    “我说过,我小的时候身体很差,总是呆在家里。因此没什么机会交到朋友。”Steve继续说道:“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有些大男孩很喜欢欺负那些比自己瘦小的孩子,以满足自己虚荣和狂妄。我小时候就经常成为他们针对的对象。”

       Bucky对这种情况了然于心,因为俄罗斯的学校有时也不太友好。在他离开彼得堡后,先是在索契呆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去莫斯科上学,有时候,仅仅因为你是一个曾在彼得堡呆过的人,就有可能收到很多冷漠的白眼,但他从不会因此而自怜自伤,他相信Steve也是如此,“我想他们大概错了。你看起来不是会因暴力而乖乖就范的人。我看让你屈服大概比登天还难。”

       Steve若有所思地看着Bucky,问他,“你很了解我?”

     “我可以看出来。”

     “从哪里呢?”

     “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鼻子和嘴。”Bucky脱口而出,他的目光顺着Steve的五官继续向下,“你的手,你走路的姿势,你说话的方式。一切都能看出来。”

     “你好像观察的很仔细。”Steve笑了起来。

       Bucky愣了一下,随即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想了,但他总觉得Steve看他的眼神变得大有深意。早知道他就不那么诚实,将自己心里所想的一切和盘托出了,什么叫你走路的姿势和说话的方式?他观察的那么仔细,好像一个无耻下流的变态。但Steve又实在是一个神奇的人,当你被他的目光包围着的时候,你总是来不及思考太多,甚至无法抑制自己说真话的冲动。

       Steve没有多说,而是继续讲了下去,“我认识小浣熊那天正被自己人围堵在小巷里,因为他们踢了‘伯爵’,而我制止了他们。伯爵很机灵,他叫来了他的主人。我一下子多了个善战的盟友,劣势很快扭转为优势,我们一起把那几个大孩子打跑了。”

      讲到这里,屋子里的一切灯光毫无征兆的熄灭了,整个公寓顿时落入一片寂静的黑暗之中。Bucky望向窗外,发现整个小区的情况都是如此,看来是停电了。

      “彼得堡很多房子年代久远,一些线路早就老化了,需要时常维修。”Bucky解释道,他站了起来,朝厨房的方向走,“我记得好像家里还剩下一根蜡烛,我去拿。”

       突如其来的停电没有给Bucky任何适应的时间,他的眼睛尚且无法应付黑暗,再加上他走的又太急,不小心撞到了茶几的一角,整个人歪歪扭扭地朝地板栽了过去,还好Steve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才避免了一场“惨剧”的发生。

       Bucky因为惯性地原因有些摇摇晃晃地,他虽然没有摔倒,但也没有站稳,而是顺着Steve的手臂朝后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Steve的大腿上。Bucky知道自己的体重一定不算轻,但Steve连微弱的呻吟声都没有,他一只手搂着Bucky的背,另一只手拉住了他的手臂,稳稳地把他搂在了怀里。Bucky感觉他的背部和手臂都像被火烤过一样热,房间突然变得安静极了,他只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

     “没必要去拿蜡烛了。”Steve坦然地说,“屋子里太黑容易摔倒。”

       Bucky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他立刻站了起来,顺从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他心虚地想还好现在的没有灯光,否则他和Steve一定万分尴尬。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Bucky重新和Steve聊起天来,他问Steve,“你的视线似乎不受黑暗的影响?”

    “我曾经参过军,受过很多这方面的训练。”Steve回答。

    “参军?为什么?”

    “我认为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在我小的时候,参军就是我的梦想。但因为我身体的缘故,连我的父母都并不赞成我的想法。小浣熊刚开始也并不支持,但他能拿我怎么办呢?很快他就成为我唯一的支持者了。”

       人小的时候总会有许许多多的憧憬,Steve小时候就特别想穿上军服,像他的父亲那样在军队服役。但他个子瘦小,体弱多病,很多人都觉得他有些不切实际,为此,Steve没少受到奚落和嘲笑。但Bucky从来没有因此嘲笑过他,他会调侃他、逗他,但最后,他总会认真又有些婆婆妈妈地对Steve唠叨,想当兵要先把身体养好啊,你今天药都吃了吗?牛奶喝了吗?饭吃了多少啊……

       直到Steve大学毕业那年,他终于通过了入伍测试,成为了美国陆军的一员。但那时Bucky已经离开了他五年。他明明如愿以偿了,却同时感受到了难以填补的遗憾和悲伤。因为他终于实现了梦想,但当初和他一起分享这个没想的人却不在了。他想起Bucky说过,他很想看看他的Steve穿上军装会是什么样子,于是他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Bucky的邮箱里,那个邮箱并没有被注销,却再也不可能带给Steve任何回音了。

      可现在呢,Steve重新遇到了Bucky,却不得不和他装成是第一次相遇。当Steve看着他的时候,甚至不得不收敛他的眼神和爱意,遏制自己想拥抱他的冲动,把他们一切的前尘过往,小心翼翼地埋藏在心底。只有现在,在黑暗里,他才能肆无忌惮地用混合着爱意和忧伤的目光注视着Bucky,而不用担心这种爱会伤害到他。

       Bucky坐在窗口,月光照亮了他的额头和眼睛,但他的下半张脸却藏在阴影里,好像戴上了一张黑色的面具。他们之间相隔着七年的生别,但Steve想,哪怕是七十年呢,只要他们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一天,他依旧会找到Bucky。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Bucky猜想Steve是想到了什么悲伤的事情,他没有打断Steve,体贴地选择了等待。他从茶几上摸到了茶杯,端起来喝了一口,但那并不是他加了蓝莓酱的那杯,而是Steve那杯什么都没有加的茶,他惊讶地发现,原来Steve的这杯茶这么苦。

      突然,房间里的灯重新亮了起来,一瞬间的不适后,Bucky终于能够看清了,他看到Steve正看着他,而他的手里还端着Steve的茶杯。

      他再度感觉到了尴尬。

     Steve和他又聊了一会儿,不仅是Steve和胖胖小浣熊的故事,有时候也插入了一些Bucky能够记住的属于自己的过往,当时针指向八点的时候,Steve站起来告别了。

       “你还有哪天有空呢?”Steve临走前问。

       Bucky听出Steve想和他再见面,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为此而感到非常高兴,“星期六。”他立刻回答道,“天气预报说那天是难得的好天气。我可以带你出去转转。”

      “那么,你们这些彼得堡人平时休息会去哪里?剧院太过正式,景点又太喧哗。”

       “轻松又富有特色对吗?”Bucky想他已经有了答案,“那么我们星期六见。”

        TBC

评论(6)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