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失而复得(1)(现代AU)

     一个逗逼的故事,大概是Steve和Bucky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后来Bucky因为父母工作的缘故移居俄罗斯,但与Steve一直保持着通信。再后来Steve以为Bucky海难去世,却又在七年后与失忆的Bucky重逢,两个人在时间和痛苦的阻隔中艰难地重新学习如何相爱。

       正文

       Steve在看河水,看桥梁,看船只上树立起的高高的桅杆。 

       那是一条宽阔清澈的河水,所以,在没有星星和月亮的黑夜里,它几乎是暗黑色的。那让Steve想起了忘川的故事,那条令人遗忘一切的河流,大概是如此缓慢地流淌在冥界里。   

       时间是凌晨十二点四十五分,离开桥还有十五分钟。十一月的俄罗斯有些湿冷,路上的行人少的可怜。总有人说大半夜还在河边游荡的,不是没脑子的游客就是喝多了的酒鬼,或许还有帝国的幽灵。而Steve明显是第一种人,大半夜的不睡觉,非要站在寒风中等着看开桥,如果当地人看到,大概又要嘲笑他了,傻瓜,就算让他看到又怎么样,不会多幸运一分,也不会少倒霉一点的。

       然而Steve只是为了完成一个约定而已。

       大概在七年前,Steve还是一个快乐的十七岁傻瓜,每天像大萧条时代在施粥棚排队领餐的贫民一样眼巴巴地等待着一封又一封漂洋过海的信。那是他青梅竹马的男朋友James Baners寄给他的。其中有一封这样写道:“亲爱的Steve,你还好吗?长高了吗?变胖了吗?转眼间,我来到这里已经一年了。一年的时间让我对俄罗斯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变。以前我总觉得这里是个穷困潦倒的不毛之地,女的全叫娜塔莎,男的通通阿列克谢。然而现在我却觉得这里是个浪漫而富有诗意的地方,适合两个恋爱的傻瓜在这里闲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是说,我们已经一年没见面了,这次暑假你能来俄罗斯吗?我万分想念你……”

      Steve拿到那封落款Bucky的信的时候激动坏了,他几乎是双手颤抖地把信按在自己的胸口,不停念叨着,“是的我愿意,我当然愿意。”看起来像个生怕未婚妻在婚礼上被人拐跑的可怜人 。

      他们的通信开始计划起几个月后的久别重逢,Bucky给Steve寄了一封日程表,上面详细地罗列了他要带Steve去的地方,其中一项就是在凌晨的时候带Steve去看涅瓦河开桥。

       然而天不从人愿,暑假前的一个月,Steve从Bucky父母的前同事那里获知了巴恩斯一家遭遇海难,无人生还的消息。

      Steve不记得他当时是怎么度过那段时间的,他所有的朋友、甚至是曾经那些与他不对付的同学都跑过来安慰他痛失所爱的不幸。他们避免在他面前讨论任何和船、海洋、俄罗斯有关的东西,生怕他想起可怜的Bucky。而Steve只是晚上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拨打Bucky的电话,给他的邮箱和Skype留言,在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得不到任何回复后,他开始不停地翻看Bucky给他的信。后来过了很长一段时 间,Steve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后来,Steve无意间看到了一则新闻。在一次纪念二战的主题展览上,一位老妇人在展柜上看到了初恋情人写给她信,信中年轻的战士认为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他大概很快就会回家。他问他心爱的姑娘,如果他回到他们的村子里,在那片白桦树林里向她求婚,她会不会答应?老妇人在一瞬间泪如雨下,她说在白桦林里完婚是他们少年时的约定。那封信迟到了七十年,而她也终身未婚,苦苦等待了七十年。Steve想,Bucky的灵魂会不会也在陌生的土地上兜兜转转,等待Steve和他完成那个约定?

      他放下报纸,很快地订好了前往俄罗斯的机票。

      秋天不是一个去俄罗斯旅游的好时机,天空阴霾地可怕,几乎见不到太阳。Steve带上了Bucky给他寄去的所有的信,按照那张清单走遍了彼得堡的大街小巷,而今天,他将完成最后一项约定,在凌晨一点的时来到涅瓦河边看开桥。

       Steve常常想,如果Bucky还活着,他会在他面前用怎样的表情说着怎样的话,即使俄罗斯对同性恋者并不友好,Bucky会不会趁着晦暗的夜色大胆地和Steve接吻?又或者他会站在河边,任Steve提心吊胆地大呼危险,一边满不在乎地对河对岸大喊“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又或者“they are taking the hobbits to the isngard。”

      但Steve又常常觉得Bucky就呆在他的身边,好像在任何一座雕像前、一颗白桦或松树后或是一个小巷的转角里,都有可能在下一秒浮现出他那张神采奕奕的脸。

       Steve入迷地回想起关于Bucky的一切,河水拍击堤岸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的回响,好像是时间的洪流冲打记忆的河岸时所发出的声音,时间已经快接近凌晨一点了,然而Steve却浑然不觉地望着天空。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一个年轻的男人正朝着他走了过来,那男人留着棕色的长发,左手拿着一瓶伏特加,右手是一大盒所剩无几的香草冰淇淋。他看起来喝的醉醺醺地,走起路来像个天后,他走到Steve面前站好,冷冷地打量着他一眼,接着扔掉了手中的酒瓶,在吊桥缓缓打开的壮丽景象中,突兀地吻上了Steve的嘴唇。

      他冰冷的,带着伏特加和香草味道的嘴唇就这么贴上了Steve的嘴唇,他的手牢牢的勾住了Steve的脖子。在他们身后,河岸上的吊桥像一扇扇开启的大门,一艘艘装载着货物的船只开始从桥下缓缓驶过。

       Steve被这突然一击吓呆了,他反射性地推开那个对他进行性骚扰地醉汉,并行云流水地补上了一脚,狠狠地把他踹倒在了地上。

       那个酒鬼在地上打了个滚摊倒在路灯下,Steve这才反应过来他大概下手太重了,他连忙跑到那个酒鬼身边,查看他的伤势。

       Steve听到对方因为疼痛轻声呻吟起来。

       Steve扶住他的肩膀,让他坐了起来。

       他不停地询问那个人是否受伤?是否需要去医院?

       昏暗的路灯照亮了Steve的视野,让他看清了那个酒鬼的长相。

       Steve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一下子慌了神,差点松开了手。他感觉自己肯定是被冻傻了,否则他怎么会看到一张和Bucky一模一样的脸。

    “Bucky?”他又惊又喜又伤又怕地看着他失而复得的恋人,脑子里想那个幽灵的传说是不是真的,Bucky被他的诚心感动,终于显灵了?

    “ 谁他妈的是Bucky啊。”对方问。

    “Bucky!”Steve开始摇晃起了手中的那个人,“你不记得我了?我是Steve啊。”

    “见鬼……”Bucky轻轻吐出了这两个字,他抬起湿漉漉地蓝眼睛幽怨地看了一眼斯蒂夫,紧接着捂住胃低下头,吐在了Steve身上。

       Steve措手不及地帮Bucky拍着背,他听到远处有人对他用俄语大叫,“混蛋你对我的朋友做了什么?”

       紧接着,他看到一个女人气势汹汹地朝他走了过来,她步履矫健,容貌美艳,带着势不可挡的气魄,一拳揍到了Steve的眼睛上。

       很疼。

       Steve叫了出来。

      TBC

评论(12)

热度(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