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清凉(8)

Summery:一个清凉的故事,《死寂》AU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The Lovers

       窗外射入不太明亮的光,照在晋清俊瘦削的脸上,他的睫毛向下垂着,遮住幽深的目光。修长的手指握着一把小刀,在水波蛋上切出一个十字“伤口”,半熟的蛋黄恰到好处地流了出来。他总喜欢把一切做得很完美。 

        每次史蒂夫早上醒来,都会看到晋在厨房里不动声色地忙碌。他不知道晋到底要起多早才能把一切安排得如此精致而有井井有条,日复一日,他想必非常辛苦。但你很少能从他脸上看到疲惫和抱怨。“他很爱爱德华呢。”巴基总是这样对史蒂夫说,“在爱情的陷阱里,付出也是一件幸福事。”

       玉米面包还在烤箱里煎熬,但玉米粉和牛奶混合的香气已经渐渐渗透出来。晋安静地注视着烤箱,神态平静地像是在浅眠。

       叮地一声,面包烤好了。金黄蓬松的面包被取出来放在案板上。晋精准地把它们切成大小相同的薄片。

        “早上好,史蒂夫。“他突兀地抬起头,望向史蒂夫站着的位置。好像一早就发现了他。

       “早上好,晋。爱德华有消息吗?”

       晋浅浅地摇了摇头,史蒂夫注意到他心绪不宁。他昨晚没怎么睡,凌晨三点才回家。不仅仅是他,巴基和史蒂夫昨晚陪米娅熬到了两点,没有熟悉的爸爸们在身边,她睡得不是很安稳。

       史蒂夫不知道怎么安慰人才算体贴,那些甜美的假设在现实面前总是显得太过虚假,虽然在一切揭晓之前每个人都需要一点盼头,“或许他是找了家旅馆避雨,手机又恰好没电。现在雨停了,他很快就会回家的。”

      “谢谢你,来吃饭吧。”他近乎麻木地应道。

       杯子里的斯蒂尔沃特茶呈现出如血的色泽,闻上去香气扑鼻。几根茶叶漂浮在杯中,构成一幅无心而奇异的图画。

       “据说过去人们常常能通过茶叶预测吉凶,”晋用干姜水补满史蒂夫的杯子,以请求的语气问:“你能帮我找到埃迪吗?” 

     或许人在绝望之中,总是会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力量。史蒂夫没法告诉晋这种传闻不是真的,只能爱莫能助地摇摇头,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讲师,无法占卜未来。”

     “为什么不试试看呢?,”晋没有失望,漆黑的眼睛幽幽地转向他,声音低沉而蛊惑,“史蒂夫,你觉得你能看到未来吗?”

       史蒂夫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错觉,他似乎从晋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嘲讽,似乎他在讥讽他徒劳的努力和孱弱的力量。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晋恢复神态,朝客厅里的座机走去。

      “您好?对,我是……”

      晋简单而淡漠地应着,目光突然变得惶然。

     “您说什么?”他握紧了电话听筒,急促的语气流露出一种恶兆。

     “好的,谢谢……我马上到。”

      他轻轻放下电话,动作显露出某种深切的无力,“史蒂夫,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米娅,我必须出去一趟,”

      “怎么了?你还好吗?“史蒂夫本能地觉察到了不详。

      “我……”晋将脸转到史蒂夫看不到的地方,语气几乎掩饰不住颤抖,“警察告诉我,他们发现了爱德华的尸体。”

       史蒂夫愣在当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走过去像个朋友那样环住他的肩膀,又或是在真挚而悲悼地说一句我很遗憾……但他清楚的知道晋需要的不是这样。一股对凶兆的模糊直觉震荡了史蒂夫的心灵,他感到急切而困惑。

       门砰地一声甩上了,他来不及吃饭,立刻冲上楼去将依旧沉睡着的巴基摇醒。

      “干嘛啊史蒂夫;我才睡了四个小时,”他依旧沉浸在浑浑噩噩的困倦当中。

     “巴基,出事了,”史蒂夫捧住他睡眼惺忪的脸,轻轻摇晃着,“是爱德华……他出事了!”

      不幸的消息往往令人难以启齿。

      ……       

       巴基坐在摇篮前,红着眼眶注视着米娅的睡颜,一滴泪水从他面颊滚落,滴落在米娅微微攥起的拳头上。

       米娅一动不动,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保持着幸运而又不幸的无知。巴基惶恐地想,等她醒来,自己应该怎么和她解释?她还那么小,对死亡一无所知。怎样才能让她接受自己的父亲永远回不来的事实?

      史蒂夫走了过来,递给他一杯热茶,手指轻柔地抚去他腮边的眼泪。

      巴基小幅度地摇了摇头,没有去接,只是问:“晋有来过电话吗?”

      “没有,”史蒂夫轻声回答他,“他要辨认尸体,还要接受警察的问询,精神上可能一时间无法承受。”

      “他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巴基喃喃地说。

      这时,楼下传来开门声。两个人连忙冲出房间。在走下楼梯的那一刻,巴基的心里依旧存有最后一丝幻想,企盼那通电话只是个误会,死者不是爱德华,而是另一个人。爱德华会带着洋葱和松子粉在半路遇到晋,两个人能一起回家。

       可是,在看到晋的那一刻,他眼中湿润而无神的悲伤浇灭了这唯一一点希望。

       他没有同巴基和史蒂夫打招呼,径直走过他们,来到米娅的摇篮前。

       “米娅,”他抚摸着女孩的脸,呼唤着她醒来。那个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人不在了,只剩下他们在这世上相依为命了,“该醒醒了,米娅。”

       米娅困倦地睁开眼睛,在晋的手心里扬起一个朦胧的微笑,朝他高高地伸出手,“晋,抱抱!”

      晋把她从摇篮里抱起来,她细瘦的手臂亲昵地搂住他的脖子,“晋,爸爸呢?他回来了吗?”

      巴基将头扭到一边,无法控制泪水从眼中滑落。

     “还没有呢,”晋语气温柔地说,“我们先吃饭,好吗?”

     “可是我已经一天都没看到他了。“小姑娘不满地撅起了嘴。 

     “爸爸也不是故意不想回家的,他也很想你,很想我,我们耐心等等他好不好?”

       米娅皱起眉毛,将肉乎乎的脸颊靠在晋的肩膀上,不情不愿地问:“那还要等多久……”

     “我也不知道……”晋轻柔地吻了吻米娅的头发,像是在哄她进入梦乡,“或许很快,或许很久。就像他每天等你醒来,等你睡着……等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等你第一次喊他爸爸……我们等等他,好吗?我们不要抛下他。”

      “我不会抛下爸爸的,”似乎是觉察到了他语气中的哀伤,米娅捧住晋的脸,天真地吻了吻,“我们一起等他……”

       巴基承受不住这样无望的期待,下意识地转身紧紧抓住史蒂夫的衣襟,把呜咽和眼泪偷偷地埋进了他的肩膀。

       晋喂米娅喝了点粥,又塞给她几本童话书,“在这里乖乖等我一会儿,”他吻了米娅,给她放了一首她最喜欢的童谣,接着退出了儿童室。

      史蒂夫和巴基坐在楼下等他,他们眼中显而易见的同情和关怀并没有给他带去多少安慰,甚至激不起任何感触。

      “警察怎么说?”史蒂夫给他倒了杯水。

       对于刚刚失去至亲的人来说,这个问题直接得有些不近人情。就连巴基都不免给史蒂夫递了个眼神。但晋回答得很干脆:“轮胎打滑,汽车冲出公路,警察推测致命伤来自一根穿透他心脏的树枝。最终结果要等法医的鉴定。”

       史蒂夫沉默不语,倒是巴基点了点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想把他的尸体带回瑞文斯菲尔,他家世世代代埋葬在那里的公墓里。至于米娅……我需要和她的祖父商量。”

     “哦……祖父……”巴基短暂地顿了顿。史蒂夫从他失神的瞬间中解读出某种并不平和的信号,“也是,爱德华也没有其他亲人了。”

       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默高高地悬在三个人的头顶,每个人似乎都在等待另一个人打破僵局。巴基酝酿着安慰,史蒂夫满腹疑惑,而晋好像在耐心地等待着什么。

      “晋……”最终还是史蒂夫忍不住率先开口,“你见到了爱德华的尸体了,对吗?”

      巴基以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史蒂夫,却没有阻止他。

     “有什么问题么?”晋的目光渐渐变得冷淡。

     “他的尸体是什么样的?”史蒂夫毫不含蓄地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晋微微蹙眉,压抑着怒意看向他:“你是在暗示什么吗,罗杰斯先生?”

      史蒂夫叹了口气,安抚地举起双手,“不……听我说,我并不想冒犯你。我只是担心你和米娅的安全。那个木偶前几天还在作祟,爱德华今天就死于非命,我怀疑他的死有些蹊跷。”

       晋的嘴角泛起一丝奇异的冷笑,“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是玛丽·肖杀死了爱德华?”

     “你难道不相信吗?”史蒂夫不禁有些急躁,“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还是不相信?”

     “我不是不相信”晋恢复了冷淡,从桌前站了起来,尖锐地俯视着史蒂夫,“我只是很好奇,既然你早就发现木偶有问题,为什么不阻止这一切?为什么还会让这一切发生?爱德华请你来,是希望你能帮助我们,而不是做一个喋喋不休的旁观者。”

      史蒂夫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确实心怀歉疚。

      “抱歉,晋”巴基在桌下默默地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史蒂夫也是关心则乱,你要相信我们都是你的朋友。”

      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依旧沉默不语。

     “我们会陪你一起回瑞文斯菲尔帮忙,爱德华和米娅也是我的亲人。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一定会竭尽所能……”巴基诚恳地说道。

      “谢谢。”晋淡漠地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卧室。

      他们听到卧室房门开合的声音。巴基深深地叹了口气。

     “对不起。”两个人突然异口同声地说。

      史蒂夫苦笑了一下。巴基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十分疲倦:“我知道你有所怀疑……不过,在一个刚刚失去至亲的人面前坚持己见可有些不太明智……”

      史蒂夫点点头,心事重重地回想着一切线索,“我总觉得他好像在隐瞒着什么。”

     “所以我才提出要和他一回瑞文斯菲尔。小镇的传统是土葬。尸体会在殡仪馆停留一天的时间。而且他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也需要人帮忙。”

      史蒂夫思忖片刻,突然问巴基:“你刚刚说,爱德华的父亲是他唯一的亲人?”

     “没错,不过父子俩的关系一直很差,爱德华十八岁时就被扫地出门,之后父子俩就再没联络过。”提起这些陈年旧事,巴基不免有些感伤。或许父亲还在对曾经的争执心存芥蒂,却想不到儿子早已在异乡早逝。

     “为什么?”

     “不知道……我问过,但爱德华总不肯说。还有一件事……史蒂夫,爱德华的死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自责。”

      史蒂夫没有申辩什么,只是郑重地说:“巴基,我一定会保护你们。”

       巴基笑了起来,伸手抚过他眉心的褶皱:“你当然会,同样的,我也会保护你,我永远都不会让你孤军奋战。”

      TBC

      等写完这篇给你们详细说明一下晋的菜谱(没人会看的谢谢)。

评论(29)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