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清凉(7)

Summery:一个清凉的故事,《死寂》AU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I catch you

       爱德华在半山腰的服务区停了车,冒雨冲进一家商店,他想起晋让他回来时带点洋葱和松子粉。

       水梨酱烤牛肉,这道弥漫着芬芳的菜肴在他心里激荡出阵阵甜蜜。维多利亚去世后,他曾经消沉了很久,甚至一度赌咒命运。直到那个雨夜。门外响起陌生的敲门声。那个雨夜和这个雨夜一样凶险、令人错愕。却孕育出幸福。他坚信晋来到他和米娅身边是源于天意。

       商店里只有一名服务员值班,此刻正趴在收银台上睡觉。收音机里正在放送广告。大雨不停地敲打着铁皮屋顶,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小男孩在玩玻璃弹珠。弹珠从屋顶滚落,坠入无边的黑暗,一声又一声,连成一片沙哑的低语。

       爱德华先去蔬菜区选了两颗洋葱,接着又去调料区找松子粉。一排排亚麻籽油、葵花籽油、日式酱油、胡椒、食盐在货架上沉默不语。在寂静中,似乎总有目光从缝隙里紧盯着他。

      松子粉在调料区第二排的尽头,爱德华找了半天才找到。由于和常吃的牌子不一样,他在看产品介绍时花了很久的时间。这罐松子粉比较便宜,里面添加了芝麻粉的成分,他想了想,还是把它放了回去,打算去拿另一个牌子。

      食品包装袋滑进购物车里,在商品货架上留下了一个黑色的缺口。人们往往不会注意到这种缺口,顶多投下漫不经心的一瞥,然后快速离开。爱德华也像大部分人那样,无意间瞥向那个幽深的位置,刹那间,他的双腿像凝固住那般动弹不得。

       在阴影里,突然冒出了一张僵硬的脸。带着浮夸诡异的红色笑容,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他猛地后退一步,手里的松子粉落在地板上,发出咣当一声。那是比利的脸。

      有那么一瞬间,他连眼睛也不敢眨,接着渐渐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拨开两侧的松子粉包装袋,忐忑地朝深处看了进去。一片平静的阴影在他的视线中沉默。木偶消失了。黑暗深处只有白色的金属架。仿佛刚刚那张僵硬的脸只不过是一场幻觉。

      爱德华不敢多想,抓下货架上的一袋松子粉,匆匆忙忙地走向收银台。

      收银员在这时睡醒了,睡眼惺忪地帮他结账。爱德华递出信用卡,忍不住磕磕绊绊地问:“请问,这里有卖口技木偶的吗?”

      “本店只出售食品和普通日用品,还有芭比娃娃。”收银员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回答道。

       爱德华火速返回车中。雨下得很大,电台里不断播报各处路况。主持人提醒市民最好不要在此时出行,雨天路滑,也有可能发生泥石流。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只想快点回家。

       车窗前,雨刷器正以最高频率一刻不停地摆动。但雨势太大。简单的刮擦几乎不起作用。一股股水流顺着玻璃滑落,像是一张从天而降的半透明塑料布。车灯勉强可以照亮一小块视野,而更远的地方则连接着无边的黑暗。

       由于暴雨影响,电台信号变得极不稳定。新闻时断时续、伴随着无数杂音:“1957年后……暴雨……罕见……雷电……灾难……”

       爱德华的心底突然攀升起一股不安。这种不安就像白衬衫上的一点墨水渍,一旦发现,就很难再忽略。

       这时,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把他吓了一跳。他飞快地瞟了一眼立在操作台上的手机,发现是晋的来电。

     “晋?”他按下免提,爱人的声音传入耳畔,暂时性地抚慰了他心底的惶然。“你在哪里?”晋担心地问。

     “在公路上,正在往家赶。”

     “雨太大了……赶路太危险……”由于信号不稳,晋的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

     “没关系,我慢点开。你们先吃饭吧。”

     “我等你回来……今天……米娅她……”声音突然中断,通讯结束。屏幕右上角显示暂无信号。

       爱德华轻轻叹了口气,心里挂念女儿,心急如焚地朝家驶去。

       雨势渐大,轮胎驶过拐弯处有些打滑,汽车险些擦到左侧脆弱的防护栏。在防护栏之外,万丈深渊如一只漆黑的眼睛,幽幽地凝视着他。

      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控制方向盘和车速。

      手机铃声在这时再度响起,爱德华想当然地以为是晋,不假思索地接了免提。在沉闷的雨声里,一个苍老粗粝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好……”

       爱德华倒吸一口冷气,惶遽地看向手机屏,来电显示是“玛丽·肖”。

      “我看到你了。”那个声音笑着说。

      “我接近你了。”她提醒道。

       爱德华下意识提速,在大雨瓢泼的盘山公路上不顾危险地飞驰。玛丽·肖的声音依旧在耳畔回荡,紧紧纠缠着他——

      “我看到你了。”

      “我接近你了。” 

         ……

      “我……抓到你了!”

       爱德华还没来得及反应,车窗前突然闪过一个白色的人影。他猛地踩下刹车,由于路面湿滑,汽车直直地撞了上去,滑行了几十米才停下。

       惊魂未定的爱德华连忙下车,借着车前灯的光线,他小心翼翼地检查了车底和四周,但没发现任何人的踪迹,就连车前盖都完好无损,现场并没有看到任何血迹。

      怀着疑惑和不安,爱德华重新回到车中。电话已经中断,里重归寂静。爱德华开始怀疑这只不过是一场恶作剧。汽车又开始在公路上稳步行驶起来。

        突然,一双苍白的手从车后座的阴影里缓缓伸了出来,轻轻搭在爱德华的肩膀上。

       他感到脊背一凉,浑身上下动弹不得。一个阴沉沙哑的女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吹着冷气:“我抓到你了。”

       爱德华恐惧地转动眼睛,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一张老女人惨白枯槁的脸。她苍白的发丝像是蛛网一样披散。漆黑的嘴大张着,下巴拖到胸口,嘴里没有舌头。

       他终于情不自禁地尖叫起来。

       ……

       时间指向晚上十一点,雨势渐弱,晋放心不下爱德华,打算开家里的另一辆车去找他。史蒂夫和巴基被留下来照看米娅。她这一天都处于昏睡当中,只有晚饭后醒来一会儿,吃了点东西便又沉沉睡去。史蒂夫说,被恶灵控制过的人短时间内会处于一种疲惫而危险的状态当中。他们的灵魂就像是一扇敞开的大门,很容易被再度入侵。因此需要长时间的休息和陪伴。

      在摇篮里,米娅正沉睡着,玫瑰花一样的脸庞如天使一般宁静而安详。

      巴基把一只毛绒兔子轻轻放在她枕边,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她的卷发,目光爱怜而温柔。

      门被无声地推开,史蒂夫走了进来,又悄悄把门带好。手里端着两杯热牛奶和一些加热过的南瓜派。

    “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史蒂夫动了动嘴唇,无声地说。

      巴基走到离米娅较远的小桌旁坐下,接过史蒂夫递给他的牛奶,心神不安地摩挲着发热的杯壁。

     “担心吗?”史蒂夫关怀地问。

      巴基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心事重重地看向他,忍不住内疚地说:“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不该把你卷进这么危险的事情里……”巴基咬着嘴唇,轻声叹气,“还有艾米莉亚……”

     “我们是朋友,巴基……”史蒂夫拉过巴基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包裹在温热的掌心里,目光温柔而真诚,“你总需要有一个人来帮助你们。既然如此,我情愿是我,起码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我不会因为你有了危险而我却一无所知而后悔。”

      巴基眷恋着史蒂夫的安慰和温度,仰起头款款地望着他,那么炽热,带着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爱慕流连,“史蒂夫……你总是这么慷慨……”

      史蒂夫短暂地顿了一下,默默地松开手,欲盖弥彰地说:“我没办法不对我最好的朋友慷慨。”

      巴基厌倦了他的逃避和隐藏,忍不住追过去强行把他的手拉了回来,焦急地质问:“我这个人从小就早熟,我不相信你对我只是朋友。”

       史蒂夫任由他拉着,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不然呢?”

       他像是个逼着男友猜自己心思的恋人似的抬起下巴,“你自己想,使劲想,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想。你想好了,再告诉我。”

       史蒂夫摇了摇头,像是提醒,又或是劝告,“有些事情总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

       巴基信心十足的微笑起来,又变成了那个风靡万千少女的俊俏小伙,他揉了揉史蒂夫的手,恶劣地咬了一下他的手指,“有你在,也不会有多坏。”

      TBC

努力寻找各种灵感的我也是很不容易了= =

评论(35)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