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清凉(6)

Summery:一个清凉的故事,《死寂》AU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Who is the dummy?

       房间深处一直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轻轻的,就在巴基身后。刚开始他还觉得有些奇怪,时不时冲身后瞄。光线不是很好的储物间里,除了一个个堆放在一起的废旧木箱外什么都没有。巴基曾经打开过一个箱子检查,里面全是些废旧玩具——断了胳膊的锡兵,摔破面孔的娃娃、还有被烧掉头发的芭蕾女郎,他简直不敢相信爱德华没有把这些玩具扔掉。 

      史蒂夫倒在椅子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在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三只蜡烛的火焰有时候晃动得很厉害。巴基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害怕过,眼睛盯着蜡烛眨也不敢眨,手心、后背、脸上全都是湿漉漉的汗水。快点醒过来!他在心里喊。快醒过来。

      突然,火焰里爆射出强烈的火花,史蒂夫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震动,连带着这个椅子、整个房间都在都在不安地摇撼。“史蒂夫!”巴基紧紧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紧张地大喊,“史蒂夫!”

      烛火变得微弱,几乎快要缩成一团蓝色的雾。门外的游戏室里传来尖锐的叫声,还有杂乱无章的巨响。在巴基的叫喊声中,桌子上的艾米莉亚娃娃摇摇晃晃地转动着身体,绿玻璃珠的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前方的储物箱。

      一个红色、落满灰尘的储物箱,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一道缝隙。从里面泄露出黑暗,和黑暗背后的一双眼睛。眼睛很亮,像一对绿色的玻璃球似的反着光。

       那道小小的缝隙吱呀吱呀地撑开,一段纤细的穿着红皮鞋的腿从缝隙里滑了出来,接着是竹竿似的胳膊和苍白的脸。然后是另一边的胳膊和腿。一个蜘蛛一样的东西从箱子里手脚并用地爬了出来,在昏暗的光线下,“它”抬起了一张小女孩的面孔,脖子僵硬地歪向一边,眼睛死死地盯着巴基的背影。

       巴基没有意识到身后传来的异响,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史蒂夫身上,“史蒂夫!快醒过来!你听见没有!快醒过来!”

      女孩像蜘蛛一样蹒跚着,无声无息地接近巴基,棕色的眼球向上翻,盯着巴基耸动的肩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从她脸上滑过,她的嘴角一直向上、向上、高高地扬到耳后,红色的双唇张开了,露出了一张漆黑的嘴巴。

      几乎是一瞬间,她挺直身体猛地扑向巴基,手里举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剪刀。艾米莉亚娃娃从桌上弹了起来,用自己的身体撞上刀刃,巨大的冲击力把女孩撞翻过去。她凄厉地大吼一声,发出野兽般的尖叫。

       巴基惊恐地回过头。地板上的小女孩咆哮着,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从凌乱的棕发里,他辨认出了一张熟悉的脸。是米娅!他的侄女刚刚想杀了他!

     “史蒂夫!”巴基恐惧地抓住史蒂夫的手猛烈地摇晃,“求求你!快醒过来!快醒过来!”

      米娅森森地盯着巴基,浑身上下像是癫痫一样痉挛。那把剪刀一声声地钉进地板深处,怀着恨意来回地滑动,发出蛇一样嘶嘶的声响。突然,她的眼珠转动了,缓缓地移向另一个方向。是史蒂夫,巴基忽然意识到,米娅的目标是史蒂夫。

      “不行……”他冲米娅喊道,站在了史蒂夫面前,缓慢地摇着头,“米娅!我是巴基!我是你舅舅。”

      米娅张着嘴冲他微笑,喉咙里发出老女人嘶哑阴沉的声音,她像一条滑不溜秋的鳗鱼一样贴着地板闪电似的移动,突然蹿了起来,手里高高举着锋利的剪刀。巴基抓住了她的胳膊,又不忍心把她甩出去。她乱蓬蓬的头发落在了他的脸上,漆黑的嘴对着他的脸发出尖锐的咆哮。那只纤弱的胳膊力气大的惊人,挥舞的剪刀在一瞬间划破了巴基的手腕。

      巴基吃痛地放开米娅,踉跄着退后几步,跌进一个坚实的怀抱当中。

    “史蒂夫!”他既惊且喜地回过头,在史蒂夫的眼睛里看到了方向。“救救米娅!”

      史蒂夫让巴基站在自己身后,冷静地观察着米娅。她的头痉挛似的向一侧抖动,身体软绵绵地瘫倒在地板上,像是没有骨头。

      “米娅……看着我,”他蹲下来,直视着米娅的眼睛,用温柔地声音呼唤她:“看着我的眼睛。”

      昏暗的光线下,史蒂夫的眼睛亮得惊人,在一片深沉的蓝色深处,似乎跃动着一点琥珀色的光斑。米娅盯着那双眼睛,流露出一丝困惑的神情。

      “米娅,很晚了,太阳落山了……”史蒂夫不徐不疾地讲,缓慢地靠近米娅,“我们该回家了。”

      米娅的头依旧止不住地抖动,一只眼睛从长发的缝隙中露出来,阴沉沉地盯着史蒂夫瞧。

      “有人在和你一起玩,对吗?”史蒂夫问。

       屋子里除了巴基、史蒂夫和米娅,一个人都没有,但米娅还是轻微地点了点头。巴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惴惴不安地环视四周。

      “米娅,听我说,”史蒂夫又走近了一点,他观察到米娅浑身再度紧绷起来,拿着剪刀的右手重新握紧,随时都有可能再度发起攻击。她的眼睛本来是琥珀色的,此刻却闪烁着不祥的绿光,“米娅,和你的朋友说再见好吗?爸爸一会儿就该回来了,我们要去吃晚餐了。”

       米娅像是听懂了似的,从紧闭的红色嘴唇里吐露出一声气音。像是小猫在哀哀地叫唤。

     “来,到我这儿来。”史蒂夫伸出双手,用目光示意她,“我们回家。”

      米娅停止痉挛,双手撑在地板上,朝史蒂夫缓慢地爬了过去。她小心翼翼地嗅了嗅向她张开的双臂,像是一只对危险胆战心惊的小兽。史蒂夫至始至终一动不动,目光无声地滑过她的眼睛、手腕、和依旧握在手里的剪刀。

       巴基的心像是被冻住了。在米娅身上,他看不到半点令他熟悉的天真快乐。眼前这个人不是米娅,甚至不是一个女孩。她像是一只失去人性的小兽,一个丧失灵魂的木偶。

      就在她走入史蒂夫怀中,张开双臂搂上他的那一刻。巴基突然觉察到她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

      “小心!”巴基控制不住喊出了声。那把闪着寒光的剪刀猛地朝史蒂夫的动脉刺了下去。就在这一瞬间,史蒂夫却像早有预知似的架住米娅的手腕,用力一扭,剪刀从她手中脱落,被巴基一脚踢远。

      史蒂夫握住米娅脆弱的脖子,朝下一按。他们听到咔的一声。米娅垂下脑袋,一动不动了。

      “史蒂夫你没受伤吧?”巴基心急如焚地扑了上去,抓住史蒂夫的肩膀上下查看。史蒂夫缓缓摇了摇头,握住巴基的手臂拽到眼前,刚刚被米娅刺中的地方现在还在流血,可他自己却一点都没发现。

       “疼吗?”史蒂夫轻柔地问。

       巴基摇了摇头,喉咙像是烫过似的又紧又涩,声音微微发哑:“不疼……”

       这时,储物间的门被砰地一声推开,晋冲了进来,俯身将昏睡的米娅抱进怀里,焦急地去探她的额头和呼吸,“怎么回事?”他紧张地问,一声盖过一声,“发生了什么?”

        “有人在操控她。”史蒂夫沉声说,他站了起来,从米娅手腕上提起一根细线,近乎是半透明的,像是蜘蛛的蛛丝,用肉眼很难察觉,“是玛丽·肖。”

      “玛丽·肖已经死了。”晋不信任地提醒他。

      “但她的力量却没有消失,反而变本加厉,”史蒂夫放下细线,从地板上捡起艾米莉亚的残骸,哀伤地抱进怀里,像是一个失去了孩子的父亲。巴基走过去环住他的肩膀,眼睛里传递出抚慰。

       “我们必须尽快阻止玛丽·肖,”史蒂夫声音低沉地说,“否则他会杀光所有和威廉家族有关的人。”

       晋的喉头动了动,幽深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波澜,“我想你们还是出来看一下得好。”

       巴基狐疑地挑起眉毛,走上前推开了储物间的门。一股冰冷的死寂狰狞地扑过他的面颊,整个游戏室里回荡着被撕碎了的哀鸣。无数娃娃的残肢铺满地板,把欢快无虑的儿童乐园变成了一片幽暗的坟场。玩具设定好的录音在废墟中机械地重复着:“妈妈!”“你好,我是爱丽丝,”“快来陪我一起玩。”

       窗台上,比利黑色的身影在飘动的窗帘后若隐若现,黑色的嘴巴微张着,眼睛一动不动,仿佛正于无声中发出阴暗的诅咒。

       在粉红色的、绘制着蔷薇花和蜜蜂的墙壁上,有人用鲜血写下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血滴了下来,落在那些依旧在叫喊的娃娃的脸上。

      “现在,谁是木偶?”

       TBC

关于史蒂夫和米娅的娃娃们。史蒂夫在附身娃娃和比利对话之前曾经和米娅的娃娃们建立了某种关系,他安抚它们,和它们聊天说话,就像和艾米莉亚建立的关系一样。所以在史蒂夫发生危险时,娃娃冲出来保护了他,但同时被比利撕碎了。

评论(38)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