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环太平洋2】圈地(四)

(一个可以作为联动的段子)  (一)  (二) (三)

      (4)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基佬,维克多打算从基地的姑娘们中选择一个心仪的对象。经过数日观察,他发现机甲维修师安娜·波尔是一个温柔漂亮、极富魅力的姑娘,于是一连几天的空闲时间里,他的眼睛都只跟着安娜·波尔转。

      一天晚饭时分,和权刚一落座,维克多就立刻在人群中搜索起安娜的身影。权察觉到他这几天的神游孟浪,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你到底在看什么?”

     “哦……看我未来孩子的母亲。”维克多托着下巴,望着安娜那头火热的红色卷发,花痴兮兮地说道。

       权显而易见地翻了个白眼,手里的餐刀精准地沿着牛肉纹理切割,嘴角牵动了一下,像个享受到解剖快感的变态杀人狂。

      维克多的目光不知不觉地就从那头火热的红发上转开,可能是出于前一段时间养成的习惯,他还是下意识地打量起身边的那个人。在维克多眼里,权早就不是初见时那幅冷淡傲慢、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形象了,他其实很好玩,有自己的小脾气,偶尔也会说点冷笑话。虽然从外表上看,他无时无刻都不太高兴。

      “权?”维克多轻轻地叫他,温温柔柔地,像是在呵护小动物一样。

       权转过头,用目光示意他说话。

      “你刚刚是在嘲笑我吗?”

       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问题,权挑了挑眉毛,喉结可见得动了动,“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你刚刚在干嘛?”维克多学着权的模样歪着嘴,目光向下看,显露出一副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疏远。

       权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我就是觉得你挺好笑的。”

     “权,你小时候有朋友吗?”

     “当然了。”

     “那他们有没有说过,其实你的很多表情看起来都挺嘲讽的,虽然你心里可能想的不是那回事。”

      回答他的是一副不欲多言的表情,抿着嘴、目光有些闪烁,显露出几分憋在心里的懊恼和羞涩。维克多忍不住笑,也忍不住逗他,他觉得权现在这副被戳到痛脚的样子特别好玩。

     “权……”维克多突然伸手戳向他的脸,权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手指,随时准备躲。但维克多只是指了指他的颧骨,没有碰到,“你这里,这里很高,显得你很冷峻。如果你去做演员,肯定只能演坏角色。”

      “现在早就不是以长相划分角色的时代了。”权有理有据地说,似乎还想为自己争辩一下,但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两个男人讨论长相有些奇怪。就算他长得像坏人,怪兽也不会看到他就被吓跑的。

      “谁说的,现在选角色的眼光依旧有一套标准,”他握着餐刀,聚精会神地和权开玩笑,无意识地把黄油在面包上涂了一层又一层,“反派们通常很美貌,很怪诞,还有一点不得已的苦衷,但这种角色人气很高,那些小姑娘爱他们爱得不要不要。”

      权斜睨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我肯定不是这种反派。”

     “那你是什么样的?”维克多咬了一口面包。

      他转过头,扯着嘴,露出阴恻恻的笑容,幽深的黑眼睛深不见底,“我是那种邪恶的反派,没有苦衷、没有过去,每天只都以折磨人为乐,我要把所有人都关进监狱里,当成货物一样出售,谁要是反抗,我就把他们剁成一片一片喂狗。”

      “呃……” 维克多被看得心里发毛,差点噎住,“权……”他努力吞咽了一下,“你果然很不正常。”

       权的脸部肌肉动了动,在维克多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笑了出来,像个用万圣节装扮吓到邻居家小男孩的熊孩子。

       这时,潘提考斯特元帅突然冲这个方向走来,停在了他们的餐桌前。两人立即起立向将军问好。维克多还在吃东西,呜呜咽咽的说不出话,于是权递了杯水给他,他才把食物咽下去。

     “你们的评估报告出来了。”元帅掷地有声地说,“数据显示你们的脑部扫描结果符合参数要求,各方面指标达到通感条件。从各方面来说,你们都很合拍。”

      维克多惊喜地望向权,发现他的眼中同样闪烁着喜悦。符合条件,就意味着可以进行通感模拟测试,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将会加入意味着人类战士精英的驾驶员队伍,并拥有自己的机甲。

     “明天进行通感模拟试验。”潘提考斯特元帅的话对他们来说不啻于玉旨纶音。

     “是,将军。”他们齐刷刷地答道。

      到了晚上,灯已经熄了,大部分学员已经陷入沉睡。因为明天的模拟测验,维克多兴奋得睡不着。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磨蹭了好久,终于忍不住转到左侧压低了声音问:“权,你睡着了吗?”

      隔壁床安安静静的,隆起的一小团被子规律地起伏着,像是下面的人已经睡着了。维克多觉得有些沮丧,就在他认定自己不会得到回音时,权突然转了过来,沉默的黑眼睛像是暗夜里的星星。

     “你也没睡?”

       权点了点头,“睡不着。”他小声补充道。

       维克多乐了起来,像是要做坏事时终于找到了狼狈为奸的盟友,他从被子里跳出来,摇了摇权,“和我去外面走走。”

       两个人溜出宿舍,穿过生活区、用餐区和实验区,偷偷跑到了夹楼外。香港基地花瓣般的穹顶此刻是闭合的,在距他们一百五十多米的高空高高地俯视着他们,在战时,这些花瓣会自动打开,为输送机甲提供通道。这就是破碎穹顶这个名称的由来。

      隆隆的敲击声从四面八方震荡着传来,即使是夜晚,维修部对机甲的改造和修缮依旧没有停止。通过一条横亘的天桥,他们能看到不远处机甲库房里忙碌的人群,在巨人般的机甲面前,他们如同砂砾般渺小。

      “看,那就是最新机甲,暴风赤红,需要三个人驾驶。”维克多所说的机甲还未组装完成,与大部分机甲不同的是,它有三条手臂,需要三位驾驶员才能驱动。这台由中国研发组装的机甲很有中国武术的特色,强调机甲的速度和灵活性,但相对牺牲了防御性。

     “据说会由魏氏三兄弟驾驶,”维克多不无羡慕地说,“他们三个太走运啦。”

       暴风赤红确实是一部无与伦比的杰作,一想到能够指挥这样的庞然巨物上阵杀敌,就足以令人热血沸腾。

     “权,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机甲会是什么样?”

     “我们?”权从暴风赤红身上移开目光,看了维克多一眼,“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我们?我们还不一定能通过明天的通感测验。”

     “别像个小姑娘似的别扭,”维克多理直气壮地咧开嘴,“除了我,谁还能和你那个不太正常的大脑通感。”

      权撇了撇嘴,看上去好像不以为然。但维克多看得出,他现在很放松,也很快乐。一种无形的纽带将他们越拉越近,他们越来越能感受到彼此的情绪。

     “我都想好了,如果我有了机甲,要给它命名为柳德米拉。”维克多闲闲地聊了下去。

     “为什么是柳德米拉?”

     “因为那是苏联最伟大的女狙击手的名字,她曾经射杀三百零九名德军。”

      “太拗口了。”权微微皱眉。

     “那你想叫她什么?”

     “珍宝珠。”权一本正经地说。

     “什么?”

     “珍宝珠,那是我最喜欢的棒棒糖品牌。”

      维克多愣了一秒,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权露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埋怨他的喧哗:“别把别人招来了。”

     “权,”维克多声音上扬着、朝权那里挪了挪,直到权的黑发近得滑过他的胳膊,“我们明天就要进行通感测验了,到时候你的一切秘密都会毫无保留地流进我脑子里,”说着,他碰了碰权的手臂,“你有没有见不得人的事要提前向我报备的。”

      权瞥了他一眼,笑着骂他:“神经。”

     “我是说真的。”维克多拔高了语调。

     “那你先说说看,你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要提前告诉我?”

     “这个嘛……”维克多撑着下巴冥思苦想了半天,突然说:“小的时候我骗我弟弟喝肥皂水能隐身,害得他吐了一天的泡泡。”

      权笑了起来,他笑的时候总是很隐忍地用拳头抵着嘴,好像很害羞。于是维克多就继续变本加厉地逗他:“还有一次,我拿着我妈妈给我的十卢布硬币,和我弟弟说是在牛粪里找到的,于是他就真的一个个掰开找了。”

      权睁圆了眼睛,露出很诧异的表情,感觉有点好笑,又有点恶心。

     “他新年的时候收到一堆糖果藏进袜子里,舍不得吃,每天睡觉都要抱着。我就偷偷换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袜子给他,里面装着碎石子。他一点都不知道,抱着睡了一个月。”

      权掩饰不住笑意地低下头,“你弟弟是有多可怜……怎么摊上了你这样的哥哥。”

     “小孩子嘛,都是这样玩玩闹闹过来的,他有的时候也会打我呀,”维克多为自己辩驳道,“难道你小时候没做过恶作剧吗?”

      权摇了摇头,他出身军人世家,家里人管他管得很严。在他们看来,恶作剧属于调皮捣蛋的范畴,应该施以惩罚。

     “那别的事呢?比如你有没有谈过恋爱?有没有喜欢过哪个姑娘?”

      权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转而好奇地问:“难道你有?”

       “当然了!”维克多扬起下巴,对自己的魅力非常自信,“我可是我们学校最受欢迎的。情人节的时候全班女生都会送我糖果。不过我又很专情,只喜欢她们其中的一个。”

       “哪一个?”

       “她叫维佳,金头发,蓝眼睛,跳起舞来像小鹿一样轻盈,你要是见到她,你就会觉得,一个理想的、最无可挑剔的姑娘就应该是像她那样。”

       这种话题很无聊,就是两个还没完全长大的男孩在讨论一些过家家一样的恋爱,不过权还是忍不住好奇:“那你们接过吻吗?”

      “嗯……在池塘边,她的嘴唇凉凉的,我们都激动地发抖,亲了好几次才亲上,那个时候我十五岁……”

     “真早熟……”权拖长语调,不含恶意地打趣他:“如果你在中国,十五岁的时候去亲一个姑娘,你一定会被请家长。”

       “为什么?”

      “因为你早恋,”权促狭着说,“在中国的学校里,早恋是一种错误。它会影响学习。过早地将人引入歧途。”

     “我可不这么看。”维克多耸耸肩膀,不以为然地反驳:“没有在罗密欧的年纪里爬过姑娘家的阳台,对我来说是一种遗憾。”

      “那现在呢?那个维佳还在爱你吗?”

      “我不知道……”维克多吐了吐舌头,“我们很早的时候就因为一块泡泡糖分手了。”

       权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在灯光下,维克多的蓝眼睛那么坦荡而张扬,好像对他来说,无论是陷入爱情还是从爱情中抽身,都只不过年华里一点微不足道的波澜。他所真正爱的是浪漫本身。

     “你真的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维克多脉脉地问,语气里带着一股小男孩撒娇的意味,“我什么都告诉你了。”

       权扭过头,有些受不了他那副小狗的样子,想了想,只好说:“我和我家人关系不是很好。”

      “为什么?”

      “因为我的父亲总是对我不太满意。”他自嘲地扯动嘴角,声音低低的“他很反对我考入猎人学院,在他眼里我根本不是那块料。”

       “胡说八道。“维克多突然抬高声音,“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学员。”

      “哦……谢谢你的安慰。“权故意干巴巴地讲。

      “不,我可没客套!我这说的是真的!你那么优秀、那么努力,我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他显得很激动,圆圆的大眼睛像是摇荡的海,映着漫天星光,“你一定会成为最出色的驾驶员。”他动情地讲。

       “嗯……“权轻轻应了一声,低沉的嗓音里活跃着一丝小小的淘气,“但是要成为最优秀的驾驶员,光靠我一个可不行……”

      维克多意识到了他话里的认同,像个提前拿到圣诞节礼物的孩子似的雀跃起来,一把揽住了权的肩膀,“当然!我会陪着你!我们一起成为最优秀的驾驶员!”

       “咳……”被维克多揽着的感觉并不好受,他像是一只没轻没重的小毛熊,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力气有多大。有那么一瞬间,权几乎有了差点窒息的错觉。但是,在破碎穹顶震耳欲聋的敲打声和刺目的灯光里,他还是没有想出推开他的理由。

      tbc

破碎穹顶基地位于香港,最初就是暴风赤红的大本营。暴风赤红是第四代机甲,也是最后仅剩的四台机甲之一,在环太平洋1中由魏氏三兄弟驾驶,在香港战役中被四代怪兽尾立鼠击毁,死于经费不够(不是)。

破碎穹顶基地是环太平洋1中机甲最后的大本营,在此之前,PPDC的基地还包括安克雷奇基地,利马基地,洛杉矶基地,海参崴基地,悉尼基地,巴拿马城基地,东京基地……但都被出售或转让。我一直很好奇环2的莫玉兰基地到底在哪里,电影里交代的并不是很清晰。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