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环太平洋2】圈地(二)

(一个可以作为联动的段子)  (一) 

      不说了,冷得太特么痛彻心扉了。

     (4) 

     “他在看你。”德米特里突然凑到权耳边说,“他最近总在看你。” 

       权专心致志地切着盘子里的牛排,眼睛都没抬一下,“知道了。”他简短地回答道。

       几乎不用思考,权就知道德米特里口中的那个“他”是谁。维克多孜孜不倦地盯着他看已经有好几天了,确切地说,自从他打败维克多那天起,他就被这个小屁孩的目光紧紧锁牢了。

      很难形容权对这种热情的具体感受。以前德米特里像个流氓一样嘲笑他、孤立他,他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屑一顾,最多被惹急了想在对方脸上来那么一拳。但现在,只要一抬头看到维克多的那张脸,他就特别想把他的脑袋摁进地里踩扁。

       对于一个不善于交际,又有那么一点羞涩的人来说。这种过度的热情,比上班高峰期的北京地铁站还要让人窒息。

      “我走了。”权端起餐盘准备撤退。维克多见状立刻抓起外套跟上,嘴里还咀嚼着匆匆忙忙塞进嘴里的最后一口面包。

      “我觉得,有点不太正常。”同是学员的玛丽安碰了碰德米特里的胳膊,“他们干嘛粘的那么紧呢?”

      “不知道。”德米特里很不善于分析人际关系,“可能欠了钱吧。”

      “我觉得不是……”玛丽安戳着盘子里的粥,以女性若有若无的直觉不负责任地推测:“不会是看上权了吧?”

       噗……德米特里在千钧一发之际转过头,避免了喷玛丽安一脸燕麦粥的惨剧,而把所有塞进嘴里的食物悉数都吐到了恰好路过的教官的鞋上。

      维克多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深陷桃色绯闻之中,他还年轻,是一心一意扑在学业上的时候,虽然从俄罗斯人的眼光来看,十七岁理所应当是一个男人能肩负责任的年纪了。

       “去图书馆?”他追上权,嘴里塞着食物,呜呜咽咽地问。

        权没说话。

       “去查盖斯乐博士的论文?刚刚在讲座上,我看你听得挺入迷的。”

        他身边行走的宛如是一团空气。

       “我觉得他有点神经质,你知道的,他是那种怪兽崇拜者……他提出的假说有点太天马行空了,和怪兽进行精神连接,怎么可能?完全是在以身涉险。”

       “今天做的汤有点咸。”

       “潘提考斯特元帅的脸好像又黑了一圈。”

       “据说四代机甲快要投入生产了。”

       “我觉得德米特里好像在和玛丽安谈恋爱……”

       好吧,维克多再次确认,他不会从权嘴里得到任何回答。因为权可能是机器人,有的时候大脑过载处理不了太多信息。又或者他其实是怪兽派来基地的卧底,只懂得说几个日常单词。

       其实他也不想做一个讨人厌的家伙,他也是一个有着独立精神的男人。只不过阿历克斯·凯达诺夫斯基曾经在电话中向他传授过棍术格斗课的关窍,于是维克多就立刻学以致用、试图了解权、感知权,并最后做到打败权。而他所使用的方法就是观察,一天二十四小时后不间断的观察。

      权走进图书室,停在有关神经元对接内容的那一排书架前,从最低处开始看,一直看到书架顶部第一排,终于找到了纽顿·盖斯乐博士的论文专著。

      他犹豫了一下,缓缓伸出手,书架高达两米五,没碰到。

      维克多其实可以帮他,只要他一开口就行,或者以维克多热情洋溢的性格,权不开口他都会伸手帮他拿。可是这一次,可能是出于对自己总是得不到回应的报复,维克多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抱起双臂,向后靠着书架,心里忍不住泛起一阵阵暗爽的涟漪。

       权仰头看着那本书,像是被欺负了一样,平时不苟言笑的脸上难得显露出一丝懊恼。于是他轻轻跳了一下,没碰到,又使劲跳了一下,但书被塞得太紧,纹丝不动。于是他用足了力气又试了几次,那本厚厚的博士论文渐渐开始松动,最后连带着两本神经学著作一起从书架上滚落。权只握住了论文,眼看着两本硬装大部头砸向他的脑袋,维克多眼疾手快地伸出手,在权的头顶上稳稳接住了两本书。

       画面像是出现了一瞬间的定格,一种喜剧般的氛围在寂静的图书馆上空静悄悄地喧腾。权转过头默默地看了维克多一眼,好像依旧非常淡定,但仔细看向他眼睛的深处,就能分辨出一丝被极力掩藏的尴尬。

      明明不是什么大事,维克多就是充满了胜利的喜悦。甚至像个旗开得胜的骑士一样,淡定从容地抬起手,将两本书回归原位,好像他是在安插胜利的旌旗。

      “谢谢。”权说。

      “嗯?”维克多歪着脑袋,得寸进尺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谢谢。”

      “我英语不是很好。”

      “Cпасибо.”

      “这里是香港。”

      “唔该。”

      “他们说你是重庆人。”

      “……”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抱着书走向阅览室的一角。

      维克多随便拿了一本书跟了过去,坐在权的对面,托着下巴把书翻到扉页,一双好奇的眼睛依旧盯着权的脸:“他们说你学过武术。”

      他原以为不会有回应的,却听到对面轻轻嗯了一声。

     “什么武术?是太极?还是咏春?”

     “都练。”

     “据说中国武术能穿墙,”维克多像个刷多了VK的小男孩一样努力回忆起那些耸人听闻的传说:“还能隔空打人。还能用树叶和树枝千里之外取人首级。还有轻功,能摆脱重力飞到高楼上,再跳下来,一点事儿都没有。”

       权又不说话了,像是沉浸在书中的世界里。但维克多注意到他微微上挑的眉毛,于是大着胆子在桌底踢了他一下。

      “权,你会穿墙吗?”

      权从书中抬起头,冷冷地扫过维克多的脸,“我会打人。不用隔空,直接就揍你的脸。”

       维克多愣了一下,轻轻眨了两下眼睛,不知是嘲弄还是真的,语气有点不可思议:“原来你会说这么长的一句话。”

       权微微皱起眉毛,嘴巴向下抿着,一副不高兴的表情。在阳光里,他的那张看上去很阴郁的脸终于柔和了一点,显露出一个二十岁年轻人应有的不成熟:“神经。”

     “你在骂我?”维克多好笑地问。

     “对。”

     “权,我觉得你对我很糟糕。”维克多一本正经地说,“我听说中国的传统美德应该是热情好客的。你违背了这种美德。”

     “我听说俄罗斯人都很安静。”权很生硬地怼了回去。

     “我打扰你了?”

     “对。”权叹了口气,有些不耐烦了。

     “那我可不可以问最后一个问题?”这不是一个问句,因为他没等到权回应,就把问题自然地说了出来:“你为什么要看这个疯子写的书?你真的认为和怪兽进行精神连接具有可行性?”

      涉及到这个问题,权认真思忖了片刻,谨慎地回答:“我只是觉得这个想法很大胆,很有趣。”

      “但是这会对人的神经造成强烈的刺激,”维克多转着一只原先插在兜里的笔,一边说:“人脑负荷不了。”

     “每一次的进步都必须伴随风险,这是显而易见的。关键是利是否能大于弊……”权认真地说,“现在我们对怪兽的研究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光靠公式和对怪兽尸体的研究得不到更多的信息。我们处于很被动的局面。只能选择防守而不能正确反击。想要彻底打败它们,我们必须知道它们到底来自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又怀揣着什么样的目的。”

      维克多笑了起来,蓝色的眼睛光彩熠熠,显得很欣赏:“权,你比你外表看上去野。”

     “野?”权对维克多的英语水平表示怀疑。

     “就是大胆的意思,从外表上看我还以为你是个一丝不苟的书呆子。只会照本宣科、循规蹈矩的那种。”他转着笔,大胆地畅想:“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我还真想试试看,看看怪兽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它们有家人吗?有餐厅吗?会点外卖吗?他们会不会做爱?一夫多妻还是一妻多夫……”

     “你不合适。”权突然打断了他思维的奔逸。

    “为什么?”

    “因为你的思维已经够乱的了。”权重新低下头,把自己的脸埋进书本里。不知是否是维克多的错觉,他似乎在权的嘴角上看到了一丝小小的笑容。阳光照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将他的睫毛刷上一层浅浅的金色,在他近乎已经变得温柔的神情里,维克多不知怎么就愣了一下,笔从手里脱落,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

      于是他连忙俯下身去捡,笔掉得有点远,在权的椅子底下,他只好有些尴尬地爬到权的两腿之间,努力去够那支笔。

      这时,图书室管理员呵斥的声音突兀地冲这边响起,“你们俩,在干嘛呢?这里可是图书室!”

       维克多拿到笔,从桌底爬了起来,不解地冲那边转过头。管理员审视地盯着他俩看了一会儿,耸了耸肩膀,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怎么了?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维克多一头雾水地转向权,发现他面无表情的脸诡异地有点发红,眼睛阴沉沉的,一副要发火的表情。

      “你中暑了?”维克多没心没肺地追问。

        权没理他,又恢复了那副冷淡的表情,拿起那篇盖斯乐的论文,头也不回地朝图书室的门走去。维克多愣了几秒,只好迈步跟上,嘴里喋喋不休的,依旧在重复自己刚刚的问题。

      tbc

纽顿·盖斯乐博士就是环太平洋2的BOSS科学家,在环1中,他是一个非常具有创造性的科学家,也是日本漫画和怪兽电影的忠实粉丝,喜欢电子乐。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