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环太平洋2】圈地(一)

       一直对权将军的过去很感兴趣……特别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当上将军的。但是小说里大概不会涉及,只能自己脑补胡诌一个过去。有CP,原创人物,写着爽爽而已…………………………………………………… @嵬嵬 最喜欢你了!

     (1)

       维克多·华连科刚来破碎穹顶基地那会儿,所有人都对他充满了好奇。人人都听说他是个天才,以十七岁的稚龄,一举打破了通过猎人学院考试的最小年龄纪录。可当他背着行囊,出现在学员寝室门口时,所有人又同时感到失望,他看上去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男孩,充其量比普通人的十七岁生得更加高大强壮,一双稚气的蓝眼睛神采奕奕地打量着四周,像小狗一样对一切都充满惊奇。 

       教官冲着队伍里的权说:“权,他是新来的,你带他熟悉一下环境。”

      权应声走出队列。站在维克多面前,他瘦得像只家猫,必须稍稍仰头才能保持彼此正视。虽然队友们此时早已和权打成一片,但还是忍不住揶揄地笑了。

     “你好,我叫权。”

       维克多歪着头打量着他,目光先是有点疑惑,接着又充满惊讶,最后,他咧嘴笑了起来,一只手紧紧包裹住权的手猛地上下摇了摇,“我是维克多,你可以叫我维克。”

       维克多从来都不是个安分的男孩,在权带领他熟悉基地的路上,他总是盯着权打量个没完。他老家是伊尔库茨克省的一个小村庄,那里很少能见到华人。他觉得权很好玩,他有着冰舞女伴一样娇小的体型,眼睛像是漆黑的墨水。每次走进一个房间,维克多都会下意识地帮他拉开房门。

      “你总盯着我看干什么。”权终于忍无可忍地瞪了维克多一眼,他讨厌被像个珍惜动物一样打量。

      “哦……你别生气,”维克多的声音暖洋洋的,带着俄罗斯口音,大舌头,有点让人听不清,但特别自信,“我就是觉得,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他看到权不说话,只是有点不解地看着他,便继续解释:“我听说过你,他们都说你是这个基地最好的,你的格斗测试分数屡破纪录,我以为你会更魁梧点呢……”他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权冷冷地收回目光,推动通向食堂的玻璃转门。与其说是出于高傲或是蔑视,倒不如说他把维克多当成一头不会说话的小棕熊,懒得和他产生过多的交流。

      “这里是食堂,早上六点、中午十二点、晚上六点供应三餐,每天三张餐券,记得保管好,没券就没饭。”

      “你们这里每天会吃什么?”维克多连珠炮似的发问,“会有面包、格瓦斯和炸包子吗?我听说香港人的饮食习惯特别奇怪。他们会吃一种发臭的蛋,还有一种叫牛河的食物,什么叫牛河?牛肉做的河,还是河里飘着牛?”

     “是一种面食。”权选择性地回答。

     “那这里……是不是挺紧张的?吃不饱?”他盯着权斜睨向他的眼睛,和瘦削凹陷的脸颊,不确定地问:“每天食物够吃吗?”他在心里默默地接着问了下去:在这里呆久了会不会变得瘦骨嶙峋,会不会和你一样长不高。

       权像是看穿了他没问出口的那点小心思,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

     “谢谢你。”维克多满足地微笑起来,“我们接下来呢?”

     “十五分钟后有格斗训练课,我们必须立刻去空武馆集合。”他已经转身打算离开餐厅。

     “等等!”维克多一步跨到权面前,低着头,充满期待地望着他,“格斗训练课上,我们过过招吧。”

      权抬起下巴,以示询问。

     “因为你是最强的!”维克多充满孩子气的蓝眼睛闪闪发亮,显而易见,他喜欢追求胜利和刺激,并且不惧怕任何挑战,“打败了你,我就是最强的了!”

      权侧着脑袋,一侧嘴角朝上,难得微笑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那并不是一个友善的微笑,维克多能够感受到。他认为那是一种尖锐的讽刺:权轻视自己的实力,压根看不起自己的挑战。

      这个人真讨厌,维克多有点气闷地想,他不强壮、不高大、还不喜欢说话,他有一双黑眼睛,就像黑猫一样不吉利。等我打败他之后,我要绕着他走。

      想到自己一会儿就能用短棍狠狠教训眼前这个自大的东方人,把他揍地满地求饶,维克多立刻重新振奋精神,跃跃欲试地跟着权向空武馆走去。

     (2)

       维克多躺在摔跤垫上,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了,反正他很疼,全身上下都很疼。

       权站在他面前,一手反背着短棍,难得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他幽深的眼睛向下看时眼神空荡荡的,没有得意或是蔑视,只是在等待他有没有可能进行下一次反击。

      维克多一开始以为自己很有优势,他比权强壮太多,能把短棍挥得虎虎生风,一开始,他的进攻迅捷刚猛,而权则采取相对保守的防守姿态。但维克多渐渐发现,他根本碰不到权,虽然他不进攻,却敏捷得像一阵风,他用尽力气和权缠斗半天,从场地这头跳到那头,却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打到。 

     渐渐的,他有些不耐烦了,像一头发怒的小狮子一样不得要领地向敌人张牙舞爪。但权似乎渐渐摸透了他的风格,在一次过招时灵巧地躲过他的短棍,击中了他的膝盖,维克多应声倒地。

      从这一刻开始,权占据了优势,他每一次都能轻松化解维克多的蛮力,并精准地看穿他的破绽予以反击。这让维克多恼怒又不解。

      难道他是怪物?脑袋后面有第二双眼睛?

      他撑着短棍勉强站起来,不服气地还要再来一轮。教官这时插进他们中间及时叫停,“今天已经够了,我没让你们拼命!”

       权收起了短棍,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表情。但围观的学员们都多少有点幸灾乐祸,“干得好,权,让小孩子知道这里不是小学拳击俱乐部。”

       到了中午十二点,学员们一天之中难得放松的午餐时间,大家开始闲聊着朝门外走去。权也被几个人围着聊天。维克多孤零零地站在原地,突然忍不住用短棍指着权的背影喊:“明天我还会和你挑战。”

      权暂时停住脚步,转头向维克多看了一眼。十七岁的大男孩气鼓鼓地皱着眉毛,看起来特别像画片上没找到玩具球的哈士奇。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权破天荒地对他说了句话:“知道了,去吃饭吧。”

    “走吧小朋友!”其他人也在和他招手,他们不叫维克多名字,而是昵称他为小朋友。这是一个队伍彼此之间互相认可最便捷的方式,他们和外界不一样,他们分享着同一套密码,享受着同一种默契。即使维克多并不是很喜欢这个昵称。但他心里的不忿不知怎么的突然填平了,又恢复了那种对一切怀有期待的开朗。他像是收到指令似的扔掉短棍,很快跟着其他人离开了空武馆。

     (3)

     难得的休息日,维克多有三十分钟的时间给家里人打个电话。

    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率先拨出了心里的那个号码,电话那头经过层层转接,终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粗犷,有力,那是他的表哥阿历克西斯·凯达诺夫斯基。

      “喂,是我,维克多。”

      “哦,维嘉,你怎么样?”

       维克多常常自诩是个大人,一直很不喜欢有人叫他的昵称,不过今天时间有限,他不想深究这些细枝末节:“不太好,”他想了想,补充道:“我遇到了一个困难。需要你帮忙。”

     “男子汉,自己遇到困难自己解决。”凯达诺夫斯基铿锵有力地回答道,和维克多不同,他已经是切尔诺·阿尔法号的驾驶员了,与妻子萨沙一起驻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港,保护一方平安。

     “聪明人从来都不耻下问!”维克多机灵地反驳,“英雄也应该懂得将自己的经验慷慨分享。”

     “好吧……”凯达诺夫斯基不得不表示认同。

     “是这样的,我们基地有个很厉害的角色,叫权,他的格斗技能很出色,虽然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但就像你养的那只猫一样敏捷恼人。每次我想要进攻他的时候,他总像是能未卜先知一样躲过去,然后挠我一爪子。自从我来到破碎穹顶到现在,我还没有一次能打赢他……”

      听完表弟的抱怨,凯达诺夫斯基沉吟片刻,反问他:“你为什么要打败他?”

     “你傻啊,阿历克西斯,”维克多忍不住急了,“他是这里最强的,如果我打败他了,我不就成了第一了吗?”

     “呃……维嘉,”凯达诺夫斯基用一副关爱小动物的腔调语重心长地说,“我认为你误解了这个训练的意义。”

      “什么意义?”

      “它表面上是一个格斗训练,实际上是一场通感兼容度测试,潘提考斯特元帅起初发明这种训练方式并不是想让你们自相残杀,而是培养你们的默契。”

      维克多听得有些愣神,他一直以为参加训练就是要在每门功课中都拿到最好。就连第二都让他无法忍受。

     “因为你将来要面对的是那些庞然大物的怪兽,你的权是不会从虫洞里钻出来毁灭世界的。机甲在大多数情况下必须由两个或以上猎人驾驶。他是你的同僚,你要做的不是打败他。而是要想他所想,尽可能地感应他的思维,只有这样,精神连接才能像钻石般牢不可破。” 

     “你的意思是,这个测试的关键是要了解对方,并能及时预测到对方的下一步招数?而不是把他打倒?”找到关窍的维克多恍然大悟。

     “据我所知,权虽然成绩优秀,但却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搭档。我想这也是把你调去破碎穹顶的原因,”凯达诺夫斯基敏锐地指出,“或许潘提考斯特元帅综合考量了你们的各项指标,认为你们有望成为搭档。”

     “你说什么?搭档?我和权?”维克多有点激动,俄语说得像加特林豌豆射手似的飞快,“别和我开玩笑!”

     “怎么?你不愿意?”

     “你知道精神连接意味着什么,托付生死!毫无保留!分享自己最隐秘的思想!这是件多浪漫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和一个男人搞?”

     “所以……你恐同?”

     “不……我的意思是……他可能会连我今天早上有没有晨勃都一清二楚,你不觉得这样挺恶心的么?”维克多已经有点抓狂,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和权进行精神连接的画面,他看起来冷冰冰的、像巫师,像杀手,说不定维克多还能从他记忆里的某个角落里看到他犯下连环杀人案的画面,到时候他还要纠结自己要不要和警方报案。

     “阿历克西斯!阿历克西斯!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嗯……你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tbc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