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无尽缠绵

       克拉德美索环太平洋本《twin flames of fire》的G文,不知道拿到本子的你们喜欢不?

       正文

       巴基在饥饿中醒来,依稀闻到了从门缝里飘进来的红菜汤的香味。

       史蒂夫的胸膛很暖和,像是被阳光浸透的一块平原,土壤下还有一个地核般滚烫的东西源源不断地提供着充足的热源。巴基聆听着他的心跳,安静而又满足,他觉得他的整个世界都在这里了。

      但他还是很饿,史蒂夫不管饱,他只能起来去找点吃的。

      他从黑暗中摸到了一件衬衫披上。下床走了几步,他就踩到了军装裤,再走几步,他找到了一根皮带。

      他摩挲着裤子布料和上衣肩章,突然发现这似乎不是苏式军装,连衬衫都比他平时穿的大一个尺码。他突然想到小时候那个总是井井有条、把颜料按色谱排列的史蒂夫,连巴基摆错了一次被子都要皱皱眉毛,现在他倒是自毁原则,把他从巴基身上脱下来的衣服乱丢乱放了。

      巴基照了照镜子,瞥见了自己在黑暗中的微笑。一觉睡过大半个下午。这对一个战时的士兵来说还是少有的事。“和史蒂夫睡一觉你就那么高兴吗?”他摸着发热的脸颊,在心里无声地斥责自己:“怎么跟个师范学校情窦初开的女学生似的,雅沙啊雅沙,巴基啊巴基,你可是个战士。”

      “可是战士也需要恋爱,也需要亲吻。”另一个声音在他心里说,“再说,这是最后一天了。明天你就要去打一场最严峻、希望也最渺茫的仗,为什么不痛痛快快地过好这最后的每一分钟呢?”

       他系上扣子,胡乱捋了捋头发,沙发上有一件上衣和一顶船形帽。看起来像是他的。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拿起衬衫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丁香花的味道。每年四月的布鲁克林,大街小巷都弥漫着这股味道。

      他贴着军装外套蹭了蹭,又把脸整个儿埋了进去。一颗心也跟着沉进一片被阳光晒暖的地方,变得蓬松而柔软。这时,房间里的橙色调的壁灯突然亮了起来,史蒂夫坐在他对面的床上,蓝眼睛亮晶晶的,似乎正在发笑。

      他肯定看到了,或者是听到了。他总能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知道巴基在做什么。

      巴基感到有点羞耻,但是又挺直胸膛,表明自己没什么可羞耻的。他披上军装,哆哆嗦嗦地系着制服扣子,又从沙发一角拽起船形帽,歪歪地戴在半长的头发上。

     “巴基,如果你想喝到红菜汤,最好还是别这么走出去,”史蒂夫忍笑说,“因为那是美军军装。”

     “行吧,罗杰斯上尉,前提是你帮我找到我的军装,”他走过去,戳着史蒂夫的胸口,轻轻柔柔地,像是在逗小动物,“我怀疑你把早把它们当成纳粹撕碎了。”

       史蒂夫莞尔一笑,毫无羞耻心地接腔:“原来在你眼里,我就像红军士兵一样英勇无畏。” 

      “亲爱的史蒂微,就算这是真的,可是由你自己亲口说出来,还是太不要脸啦。”

      史蒂夫开了灯,房间在刺目的灯光中变得清醒。他下了床,一件件地捡起地上的衣物,按照两份分好。巴基脱掉身上的美军外套和衬衫,换上了缀着红星的苏军款。

      “等等!”史蒂夫叫住了急着向外走的巴基,重新将他的领子抚平,帽子戴正,“你们那个叫安德烈·叶果罗夫的将军脾气硬得像块石头,要是让他看到你把帽子戴歪了,准会骂你……”

      “他才不会管我,这是最后一天啦,我们谁都不会再听他的唠叨。”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像是一个九年级的中学生,在谈论临近毕业时的一场考试。

      史蒂夫没有反驳,甚至没有斥责巴基胡说八道。他用脑袋轻轻顶了一下巴基的脑袋,目光显得那么愉快、坦然,“我们走吧。否则等他们把食堂扫荡光,你就吃不到红菜汤了。”

      他们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远远听到音乐在飘荡。一会儿是美国民谣、一会儿又是俄罗斯香颂,断断续续,像是老式播放器卡了带。隔着玻璃旋转门,餐厅里能看出泾渭分明的几派。苏军坐在一边,而美军在另一边。克林特眼巴巴地瞅着娜塔莎,结果被山姆狠狠地瞪了一眼,像是在用目光警告一个精神动摇的叛徒。

       史蒂夫和巴基走进餐厅,整个餐厅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焦在他们身上。气氛显得很不对劲儿,巴基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一觉睡过了七十年。为什么所有人都一脸不平地望着他。

      史蒂夫扯了扯巴基,指着山姆身边的空座,旁若无人地对他说:“你去坐,告诉我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等等!”一个长着喜庆的圆脸、叫尼古拉的小伙子突然站起来,叫住了差点就朝美军餐桌走的巴基,“雅沙,你应该来这儿。我们特意给你留了位置。”

      “就是!干嘛去美国佬那儿坐!他们身上一股傻乎乎的可口可乐味儿。”

     “来这儿吧雅沙!尝尝咱们厨师做得黄油饭和油浸沙丁鱼拌泡菜!”

     “娜思佳做了酸黄瓜,要不要来点!”

     “你愣着干什么!坐到咱们中间来!”

      “来来雅沙!快来尝尝家乡的萨拉米香肠!”

      娜塔莎无奈一笑,最后也不免冲巴基招手,“来吧,来这儿坐。你不来,大家都吃不下去饭。”

       巴基一头雾水地被几个年轻的姑娘小伙拉去了苏军的餐桌,一盘盘菜汤、烤鸡肉和冷盘被殷切摆在他面前,接着是好几副刀叉。巴基大惑不解地望向娜塔莎,用眼神向她询问。女战士抿嘴一笑,压低声音:“幼儿园小班又吵架了。他们没有一刻是能够和平共处的。”

       史蒂夫站在两排桌子中间,眼巴巴地望着巴基,被山姆和斯科特拼了命地架去了美军那一桌。

       餐厅里突然播放起阿列克谢·高曼【1】的歌,悠扬的手风琴像是从天边传来,从地球上传来。

       巴基切着手里的肉饼,偷偷冲史蒂夫眨了眨眼睛。他们两个同时被包围了。士兵们像是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大声地讲着笑话。英语和俄语交织成一股躁动。就像是还在高中上学的时候,两个互相对立的班级拧着劲儿的攀比,谁都想压谁一头。

      史蒂夫耸了耸肩膀,感到有点无奈,又有些好笑。在玻璃窗外,星辰正随着士兵们的欢笑和争吵摇晃。越来越多的人步入餐厅,叽叽喳喳地谈论起无关紧要的琐事。谁都没见过整个餐厅被填得这样满,像是没有枞树的新年。

    “喂!你!”尼古拉扬起下巴,冲史蒂夫懒懒地招手,“那个叫罗杰斯的,要是你实在很想,可以来我们这里吃个饭。我们不介意多个人多支叉子。”

     “放屁!咱们的美国队长才不会吃苏联人的饭!”

     “哦?你没看到他的眼睛都要长在我们餐桌上了?”

     “你们驾驶员的屁股要是会自己动,早就挪到我们的椅子上了!”

     “胡说八道!雅科夫是金子般的好同志!美国佬求他去他都不会去的!”

     “他可不是雅科夫,”山姆尖锐地指出,“他是詹姆斯·巴恩斯,按照出生地来说他应该是我们美国人!”

     “不听不听!雅沙,你告诉这群不要脸的美国佬!你是哪里的战士!你喜欢肉饼还是牛排?格瓦斯还是可口可乐?”

     “呃……其实我不挑食……”

     “不行,你必须选!你可是俄罗斯人,是苏联人,是党员!我妈临行前还给你送过炸包子。还说将来你回到莫斯科就给你介绍最好的姑娘!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动摇呢?”

     “你们苏联人还能更不要脸吗?巴基可是正经八百吃着麦当劳看着NBA长大的布鲁克林人!你问问他,他不喜欢凯特·派瑞和泰勒斯威夫特吗?”

     “我还真就……”

     “雅科夫喜欢的是普加乔娃!高曼!巴斯科夫【2】!他一听到喀秋莎,就热泪盈眶!”尼古拉激动地擦了擦眼角,走到音响前,切断正在播放的摇滚乐,换上了一曲喀秋莎。飞扬的旋律在餐厅上空打转,每个苏联人都兴奋地站了起来,高喊着:“乌拉!乌拉!喀秋莎!”

       山姆捂住耳朵,摆出一副不厌其烦的表情,“真不敢相信!现在都二【哈哈这是敏感词】十年代了!这么老的歌居然还没入土为安!你们苏联人是活在一百多年前吗!”他不顾劝阻,大踏步走向音箱,切断民谣,换成了一首节奏强劲的打击乐:“后面的朋友们举起手!让我看到你们手里的烤香肠!”

      在苏联士兵诧异的目光里,美军们随着鼓点忘我地摇摆身体,高高举起手里的一只只香肠、热狗和餐叉,向音箱边的山姆致意。空气里处处飞溅着芥末蛋黄酱的酱汁和辛辛那提热狗的香气。

       巴基咬着叉子上的肉饼,不可思议地挑了挑眉毛,看到山姆拿起音箱上的麦克。

     他走到苏军的餐桌前,不怕死地叉起腰,傻乐傻乐摇摆起来:“苏联大兵听着,把脸从肉饼里抬起,不管是洛夫还是耶娃、卡娅还是斯基。现在屏住呼吸,接受二十一世纪的洗礼,我来教教你们什么才是好歌,什么又是垃圾。”

      尼古拉从餐桌前跳了起来,把袖子撸到胳膊肘,一脚高高地踩上桌子。巴基忍笑拉住他,善意地提醒:“尼古廖什卡,别忘了军纪。”

    “呸!去他妈的军纪!他居然说咱们的喀秋莎过时!看我不把这个美国佬的牙打掉!喀秋莎永不过时!”他高喊一声乌拉,举起拳头,敏捷地扑了上去,“廖莎!接着!”那支刚刚还握在山姆手里的麦克飞了出来,落在了另一个年轻的苏联士兵手里。

      “《海港之夜》!《海港之夜》【3】!”苏军士兵兴致勃勃地敲起了桌子,“海港之夜!海港之夜!”

      “嘿!好!就海港之夜!来吧萨沙。”他握住另一个士兵的手,把他拉上了桌子。他们以前都是文工团的士兵,自从来到了太空站,就没好好唱过一首歌。可那些歌已经刻在了他们的心里,随时都能如血液一般从灵魂深处流淌:“唱吧!朋友们!明晨就要启航,驶向雾蒙蒙海洋……”

       不知从何处突然爆发出一阵更为洪亮的歌声,短暂地压倒了苏联小伙子们的声音,那是德国人在唱歌,“在军营之前,在大门之前。我们要在那里再见一面。就站在那座灯下,正如从前,莉莉玛莲【4】!”

      美国人不甘示弱地接了下去,歌声更洪亮、也更缠绵:“梦境里,你总是直冲云宵,笑看云端、黑夜中,你是最明亮的灯火,永不熄灭。你已融入我心,伴我同行【5】。”

      接着是不成曲调的英国人、舒缓缠绵的法国人、浪漫多情的意大利人……每个人都有一首家乡的歌,刻在骨髓里、刻在思念里,刻在一个个将要献出生命的战士们的心里。

      山姆和尼古拉依旧在打架,克林特和娜塔莎站在两边,努力想把他们俩分开。几个俄国姑娘在对搭讪的美国士兵做鬼脸,把樱桃核吐到他们身上。还有人在吵架、争论康德和黑格尔的哲学,又或是瑞士伏特加还是波兰伏特加哪个更为正宗……史蒂夫和巴基不知什么时候挨在了一起,微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默不作声。

      他们打着打着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唱了起来,唱着唱着……从歌声里突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女孩的呜咽。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只有柔和婉转的男声依旧在吟唱着海港之夜:“别了,亲爱的海港,明晨将要启航……天色刚刚发亮,回头看码头上,亲人的蓝手帕在挥扬……”

       星光停止抖动,玻璃门不再旋转。他们漂浮在宇宙中,像一叶孤独的扁舟。来自地球的信号早已被全部切断,只有一段断断续续的录音还时不时在太空站播放:“大家好,今天……2027年……8月24号,天气晴……”

       那是四个月前,他们进行虫洞越迁的那天早上,来自地球的最后一段声音。

       巴基走了过去,向那个哭泣的姑娘递出手帕,“娜思佳,美国佬唱的是挺难听,可没必要哭呀。”

      娜思佳摇了摇头,飞快擦干眼泪,“我只是突然想到今天是平安夜,我真有点想家。”

       宇宙中没有春夏秋冬,白昼或是夜晚。他们渐渐丧失时间的概念。把每一天都当成同一天那样度过。他们都不知道今天竟然会是平安夜。

      这或许会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个平安夜。

       他们就要死了,他们十分清楚这一点。战争不可能没有牺牲,但他们并不害怕。

      可是,在从容赴死之前,真想再看看家乡。再吃一次刚刚在河水里洗过的樱桃,再一次从心爱姑娘家窗口的路灯前走过。

      姑娘们都哭了,小伙子们也默默流了泪。巴基握住史蒂夫的手,静静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也……也没必要这样嘛。不就是平安夜么!虽然我们没有枞树,可我们有繁星,我们没有圣诞老人,但我们有银河。我们没有音乐,可我们有天体的歌声!”

      “我们没有亲人,可我们有战友!”

     “我们没有驯鹿!但我们有飞船!”

     “我们没有礼物。可是我们有牺牲。”

      “我们还有肉饼!有热狗!有冰淇淋!”克林特喜气洋洋地喊道,“最好再有点酒。谁能来点酒!”

      “俄国佬!快去拿酒。”山姆用胳膊肘碰了碰尼古拉,揶揄地挑了挑眉毛,“我们知道你们私藏着酒,就在床底下。现在不拿出来还等着他们在宇宙里生小崽么!”

     “拿酒就拿酒!我们苏联人可不小气!只要是朋友,伏特加和土豆炖牛肉都管够!”

      在战士们的欢呼声中,苏联小伙子们搬来了四处收集到的两箱伏特加。每个人的杯子里都倒了一点,刚刚没过杯底。

      他们亲亲热热的靠在一起,不再是苏联人和美国人,也不再是敌人和对手,他们有着同一个名字,呼吸着同一种思念。他们哭着、笑着,带着一种知晓自己命运的坦然,缓缓举起酒杯。

       “我并不忧伤,我也不愁闷【6】。”史蒂夫第一个念道。

      “命运该如此,我坦然而毫无怨恨。”巴基接了下去。

      “就让我的鲜血流尽!”

      “让我的尸骨抛向宇宙!”

      “让我之死犹如我之生!”

      “为了那些等着我们的亲人【7】!”

      “为了和我们一起浴血奋战的同志!”

      “为了那棵梨树!那盏路灯!那位姑娘。”

      “为了NBA比赛!全美棒球联盟!还有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

      “为了生活!我真爱生活!”

      “为了家乡!”

      “为了那一切爱上的同一种爱!”

      “为了一切牺牲中的同一种牺牲!”

      “干杯!”

     “乌拉!”

      END

【1】阿列克谢·高曼:俄罗斯著名流行歌手

【2】阿拉·普加乔娃、尼古拉·巴斯科夫都是俄罗斯著名歌唱家

【3】《海港之夜》创作于1941年8月,当时纳粹已经包围列宁格勒。即将奔赴前线的士兵们聚集在码头和亲人们告别。这一幕带给著名作曲家索洛维约夫·谢多伊极大的震撼,并在两天后创作出了这首意境优美的《海港之夜》。

【4】二战时期脍炙人口的德国歌曲《莉莉玛莲》

【5】歌词来源于电影《珍珠港》

【6】俄罗斯民歌《黑眼睛》歌词

【7】最后这段话,灵感来自于俄罗斯著名乐队柳拜的一首歌谣:“……来吧,为了他们,为了我们。为了西伯利亚,为了高加索。为了远离黎明的城市。为了朋友,为了爱人……让我们记住那些曾经和我们在一起的人。”





评论(20)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