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妖猫传(9)

summery:电影妖猫传AU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江湖上有句老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被打)

       第九章

       月光如水,穿过幽暗的山林,将静谧的光辉倾洒。林子里泛起了一层淡蓝色的薄雾,凝聚着一丝哀怨,在这个连鬼鸮都悄无声息的夜晚,偶尔迸发出几声凄切的呜咽。 

       一只黑猫蹲伏在高高的松树枝上,像一尊被遗忘的雕像,蓝色的眼睛凝视着基杰什城的方向。

      经过连日的意外,城市里弥漫着凋零衰败的气息。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再没有热闹喧嚣的人群和绵延千里的灯火。只有那些小小的花神依旧伫立在街道两侧,以永恒不变的笑容,为这个惴惴不安的城市带去一丝聊胜于无的慰藉。

      无论国王如何费心掩盖,王后暴卒的消息依旧不胫而走。百姓们人心惶惶,神庙前排起长队。祭司们一次次将泥土洒向地面,把石块投进池塘,以求得诸神对吉凶的暗示。

      积古的老人们说。这是上天降下的惩罚。因为一项许多年前城中犯下的罪孽。神要为基杰什城带来灾难。

       就让他们恐惧好了。黑猫的眼睛里迸射出恫吓的凶光,浑身紧绷着,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弓箭。我不会让死亡简单地了解一切!他们欠下的债,即使死一千次!一万次都偿还不清!

      它向天空发出凄厉的咆哮。怨恨刺向夜空,渐渐停滞下来,蓦地化作一声破碎的呜咽。

      在它的视线里,那个被灯火照亮的宫廷广场中央。黄金的花神熠熠生辉地微笑着,似乎在呼唤它。

      它垂下脑袋,肌肉轻轻抖动着,目光失落而悲伤。

      这座城市,似乎处处有他。可又全都不是他。

     ……

       史蒂夫第二天醒的很晚。窗外的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往来商贩的叫卖声络绎不绝。他伸了个懒腰,走到阳台,俯视着熙熙攘攘的街道。虽然这个五月节并不太平。可人们照旧要生活。阳光赋予了他们勇气。人们总是相信,在太阳高悬的时刻,妖物是不敢出来作祟的。

      他吃过佣人准备的早饭,读了一会儿书。又开始画起画。那座从苏萨漂洋过海而来的博耶神像就摆在他的房间里。他静下心,试着用炭笔描摹他的轮廓。

      他应该只有十四五岁吧。史蒂夫边画边想,他的下颌线条倒是很像巴基。

     神像的轮廓很快在画纸上浮现。这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但最艰难的部分是他的眼睛,博耶神的眼睛被丝带遮住了。那意味着殉道般的奉献。

      但史蒂夫不喜欢这样的人像。他认为眼睛是通向人灵魂的大门。他喜欢观察各式各样人的眼睛。即使在说话时,他首先看向的往往就是人们的眼睛。是蓝色、绿色、还是东方幽深的黑色?是纯洁、凶恶、狡猾、还是软弱?眼睛从不会说谎,它会最直接地透露出人内心的秘密。

      于是史蒂夫催动炭笔,全凭直觉为博耶神添上了一双眼睛——大而柔和的线条,明媚又多情的目光,像两条活泼小鱼在水中游动。

      他举起画册对着眼光看了看,突然意识到这位异教人神竟然如此眼熟。接着,他哑然失笑,自己竟然把巴基的眼睛画了上去。

      自从史蒂夫认识巴基以来,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感觉自己不再是那个被仆人们小心翼翼呵护的病秧子少爷,也不是那个只能在画纸里构筑想象的可怜虫。他亲身经历了无数神奇的历险,触摸到这个大千世界为他展开的一角……

      这些天,他似乎早已忘记了病痛。即使他的身体依旧十分虚弱,坐久了马车都会咳嗽、气喘。或许他很快又会病倒,甚至一病不起。不过和与巴基一起经历的过的一切相比,和真正的生活相比。病痛就像玫瑰上飞落的一只苍蝇一样无足轻重。

      随着他无意识的动作,画册突然滑落在地。史蒂夫伸手去捡时,发现画面恰巧翻到了前几页,那个时候他还在临摹安娜妈妈的花神雕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巴基今天勒令史蒂夫不许去找他,所以史蒂夫格外思念他的关系。他看什么都觉得带着几分巴基的影子,就连花神看久了,也像极了巴基……

      这时,佣人突然打断了他的想入非非。隔着门,他对史蒂夫说:“您中午想吃什么?鱼商送来了两条新鲜的鲈鱼。”

     鲈鱼?肉质细嫩,又易于烹调。最重要的是,现在正是吃鲈鱼的好时候。

     他突然想起巴基吃鱼时的样子,狼吞虎咽的,从头开始吞到尾巴,吃的贪婪而投入。于是史蒂夫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鱼留着,我要送人。”史蒂夫立刻吩咐道。

     史蒂夫出门时已经是中午了,可大街上处处都是宪兵队和警察。他们气势汹汹地闯进商铺和房屋,挨家挨户地搜寻着什么。

     “发生了什么?”史蒂夫好奇地问卖烤苹果的商贩。

     “哦……他们在找猫。”商贩堆起笑容,把蒙在烤苹果上的塑料布打开,让香味流窜,“您要一个烤苹果吗?正宗的肉豆蔻烤苹果。”

     “不了。这倒是挺奇怪的,他们在找什么猫?”

     “诸神保佑,近年的奇怪事儿难道还少么?”商贩把塑料布盖回去,压低声音说:“昨天夜里国王下了指令,从今天开始,基杰什城上下不许再有猫。”

     “那抓到的猫呢?”

     “扔到城外挖好的坑里,埋了呗。”

     史蒂夫挑了挑眉毛,“这可真是有点造孽。”

     “谁说不是呢。”商贩靠近史蒂夫,用斩钉截铁地语气靠在他耳边说:“我听人说了,杀死王后的凶手,就是一只猫!”

     “猫?猫为什么会杀王后?”史蒂夫立刻装出一副疑惑不解、大惊失色的样子。

     “谁知道呢?看国王大肆搜捕猫的架势,八成是他做了什么亏心事,报应在了妻子身上吧……”商贩把声音压得低了又低,怀着一丝隐秘的心情偷偷微笑起来,“毕竟,就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哥哥。”

      这时,一队警察从一户人家中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为首的警察队长那个手里还抱着一只胖乎乎的橘猫。

      一个小姑娘追了出来,泪眼破碎地抓着警察队长的一只手,戚戚地哀求道:“求求您放过菠萝包吧,我养了它三年,亲眼看着它从小猫咪长大。它绝对不会是猫妖的。”

      警察队长挣脱手臂,把小姑娘带了个趔趄。

     “对不起,它是不是猫妖,我们说得不算,你也说得不算。只有陛下才说得算。”

     “可是……可是……全城有那么多猫咪,也不可能都是猫妖,总要有证据……”

     “你这是质疑陛下的决断?”警察队长弯下腰,眯起眼睛危险地打量着小女孩,“你是不是想和我们回一趟警察局。”

       女孩瑟缩了一下,泪水夺眶而出,“我只是想要回我的猫咪……”

      “我能证明这只猫不是猫妖。”史蒂夫不顾商贩的劝阻,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许多行人注意到了纷争,隔着一段距离驻足看起了热闹。

      “妖猫现行的时候我在场。其中一个宫女也活着。我们都看到那是一只黑猫。”

       警察队长看到史蒂夫身材矮小,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他掏出警棍,指着史蒂夫的鼻子威胁地说:“既然是猫妖,那么当然可以变化各种形态。如果它能变成橘色,出了危险,那是你能担待的吗?”

      “我也觉得,这只猫妖确实神通广大。”史蒂夫毫无惧色地直视着近在咫尺的警官,目光里隐含着一丝嘲讽,“所以,他还可以变成狗、飞鸟、昆虫、甚至是人……我倒是觉得您挺像猫的,起码您的头发是黑色的。”

      警察队长像被点燃的炸药桶,双目圆睁,肥胖的身体气球似的胀大了一圈。他气急败坏地挥舞着手里的警棍,朝身后的警察们大喊:“你们听到了!还不给他点颜色尝尝。你竟然胆敢妨碍公务,污蔑一个正直勤恳的警察队长,我要把你带回警局,教教你什么是恭敬和礼貌。”

      他挥舞着警官,眼看就要向史蒂夫劈头打来。这时,他手里的那只肥胖的橘猫突然从他手中挣脱,敏捷地跃上他的肩膀,冲着他的眼睛狠狠地挠了一爪子。

      警察队长发出一声凄惨地哀嚎,血水从他捂住眼睛的指缝间渗透出来,“抓住它!抓住那只猫!”

     现场顿时乱作一团,橘猫虽然肥胖,但却十分敏捷。三跳两跳便没了踪影。一部分警察追着猫绝尘而去。另一半急忙护送受伤的队长去找医生。小女孩一把拉住史蒂夫的手,偷偷带他钻进一条隐蔽的小巷。小巷里有斜立着一把巨大的雨伞,恰巧能抓住他们两个。

       警察们的声音渐行渐远,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回来了一次,似乎是来找史蒂夫的。不过很快便无功而返。

      史蒂夫和小女孩屏住呼吸听了一会儿,直到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才松了一口气。

     “喂……”史蒂夫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打开装鱼的篮子。一只毛绒绒的橘猫脑袋钻了出来,无辜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嘴里还咬着没吃完的鱼尾巴。

       史蒂夫笑着戳了戳橘猫的脑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猫咪!那是我送人的礼物!”

     “真抱歉……”小女孩把橘猫抱了出来,心疼地用裙角擦着它湿漉漉的猫,“给您添麻烦了。”

     “没关系……你还是想想怎么藏好它吧。”史蒂夫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它实在是太胖了,篮子险些藏不住。”

       橘猫喵了一声,亲昵地蹭了蹭史蒂夫的手背。

     “我想好了,把它连夜送到乡下去。”小姑娘亲了亲猫的后脑勺,满眼的不舍和惊魂未定的忐忑,“不知道怎么回事。全城一夜之间就不让养猫了……我听母亲说,以前风暴王在位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猫,他有一只小黑猫,养了很久,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杂毛……”

      一块闪着光的碎片突然在脑海中闪过,史蒂夫打断了女孩,“等等,你说,以前的国王很喜欢养猫?”

     “还养了很多呢……只不过他死后,那些猫咪全都不见了。”

       史蒂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突然想起了安娜妈妈的闪烁其词,和年老一辈人口中,语焉不详的那场政变。

      萨利诺夫公爵、王后、和史蒂夫自己,他们在二十年前只不过是一个孩子。那么,他们的父辈呢?在二十年前,他们是否因为同一件事情串联在一起?

      想到这里,他立刻和女孩告别,匆匆向巴基的住处走去。

       新鲜鲈鱼是没有了,不过史蒂夫还是在沿路买了几条青鱼。青鱼肉质鲜美,唯一的缺点就是刺多。可想到巴基吃鱼的那股饕餮劲儿,史蒂夫断定他肯定不会介意。

      史蒂夫记得巴基严禁自己在这天来找他,还以为他是出了远门,因此打算把青鱼托付给旅店老板转交。但旅店老板查了查记事本,告诉史蒂夫:“那位棕头发绿眼睛的北方来客昨天晚上起就没下过楼。”

       这说明巴基还在?虽然有些疑惑不解,但史蒂夫还是谢过老板,亲自去找巴基。

      史蒂夫走上二楼,来到了一间背光的客房前,轻轻敲了敲门。

     “巴基?你在吗?我是史蒂夫。”

     客房无人应答。

    “巴基?”史蒂夫又敲了敲门,生怕他是没听见,“我给你带了两条新鲜的青鱼。”

      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依旧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就在他以为巴基不在,打算转身离去时。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像是桌椅被碰翻的声音。史蒂夫心里一沉,以为是巴基出了事,连忙焦急地转动门把手,“巴基?你在里面吗?发生了什么事?”

      这间旅店本来就有些简陋,再加上年久失修,史蒂夫情急之下,竟然把门把手拧了下来。他轻轻推了一下,门在他面前吱呀吱呀地打开了,房间里阴沉沉的,每扇窗户都遮着厚厚的窗帘,不见一丝阳光?

     “巴基?我进来了……”史蒂夫满腹狐疑地走进房间,轻轻关上身后的木门,空气里有股浓重的腥味儿,像是鱼贩身上的那股味道。

      突然,一个黑影在史蒂夫面前掠过。抢走了他手里的竹篮。史蒂夫追着那道影子猛地回过头,接着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千言万语涌上喉咙,却说不出口……

      在他面前,巴基像猫一样蹲伏在餐桌上,绿色的眼睛微微眯着,鲜红的嘴里卡兹卡兹地咀嚼着依旧摆动着尾巴的青鱼。

      在他背后,晃动着一条黑色的尾巴。在他头顶,长出了两只毛绒绒的耳朵。

     巴基吞掉了青鱼,舌头滑过湿淋淋的嘴唇,露出了满足的神情。

     “喵……”他歪着脑袋,算是打了个招呼。

     TBC

     前段时间,说我会填坑。我真的填了!

评论(14)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