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清凉(4)

Summery:一个清凉的故事,《死寂》AU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dummy

      史蒂夫走下楼梯,和餐桌旁喝咖啡的爱德华打了个招呼。空气里弥漫着松饼的甜香,晋正站在灶台前,头也不回地忙碌着。 

      “早上好,史蒂夫。想要点茶、牛奶还是咖啡?”

      “咖啡、美式,谢谢。”史蒂夫客气地说。

      爱德华转过头,冲身后中气十足地喊:“你听到了,亲爱的,美式咖啡。”

       晋没说话。但爱德华似乎是习惯了,回过头和史蒂夫开起了玩笑:“我上大学的时候,老师是一位俄国人。他说美式咖啡就是意大利咖啡里加点水。”

     “我们和俄国人总是对彼此抱有偏见。”史蒂夫应和他。

     “准确地说是不满。哇,那感觉就像是一对性格不合的夫妻。每天都会吵架,但又不能真的离婚。”

     “听起来你像是过来人……”史蒂夫煞有介事地挑了挑眉毛,故意将话题引开,“你和晋也会吵架吗?”

    “我们?不,我们不会。”爱德华喝了一口咖啡,心满意足地笑出来,好像喝得是蜜汁,“晋是个体贴温存的人,从来不会和我有分歧。我们就像猩红和群青那样合拍。”

       煮咖啡的香气已经弥漫开来,令人垂涎欲滴。晋在用刀一下一下地切着什么,好像这场对话和他毫无关联。

      史蒂夫感觉他有些太内敛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史蒂夫问,“在哪里?”

      “就在这里。”爱德华微微抬起下巴,流露对美好回忆的爱慕流连,“一天夜里,下着大雨,米娅睡了。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忽然听到有人敲门。我打开门,看到了一个浑身湿漉漉的恩底弥翁,他说自己的车子抛锚了。希望能够借宿一晚。”

       史蒂夫若有所思地听着这个故事。

      “……多亏那场雨持续了一个星期。我在这里住了那么久,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

       史蒂夫笑了笑,就像寻常朋友那样打趣他: “我猜那一个星期之后,晋就离不开了,对吗?”

       “在古罗马神话里爱神是个顽皮的小男孩。”爱德华眨了眨眼睛,似乎有所暗示:“因为它令你猝不及防。”

      “我真羡慕你们。”史蒂夫望了一眼晋的背影,笑着说,“这故事太浪漫了……有点像是一本小说,《邮递新娘》,你看过吗?未来机器人公司会把你的梦中情人邮寄到你的家门口。就像邮寄一个木偶那么简单。”

      “这小说听起来怪吓人的。”爱德华皱了皱眉毛,似乎对木偶之类的词汇有些过敏,“不过,晋可不是一个不会说话的木头制品,他是活生生的……”

       史蒂夫没有应声,他微笑一下,像是被爱德华充满情感的语气感染到了。

      “别总是追问别人的爱情经历,要勇于自己迈出第一步,明白吗?”爱德华意味深长地说。

      史蒂夫愣了一下,有些困惑地看向爱德华。

     “巴基,我的表哥!”爱德华用手指在餐桌上写了一个字母B,“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看你的眼神。他迷上你了。”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和巴基只是朋友……友情。”他有些心虚地重复道。

      “是啊,友情……”爱德华拉长语调,“当你患得患失、欲言又止,还刻意像个傻瓜一样用友情定义一切时,当心点,你已经陷入爱情了。”

      “克里斯埃文斯,《明日重逢》。”史蒂夫略显无奈地接道,这是埃文斯导演与丈夫塞巴斯蒂安·斯坦的定情之作,这段经典台词未尝不可以是看做是大导演对恋人的表白。“但我们不是艺术家和他的缪斯。”

      “随你怎么说,我只是希望你们最后不要因为错过而后悔。”爱德华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咖啡,“话又说回来了,巴基呢?”

      “他昨天睡得太晚了,还没醒。我把早餐端上去给他吧。”

     “哦……”爱德华把这一个字母说得充满情绪,并给了史蒂夫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你再说你们只是友情试试看?

       史蒂夫移开目光,难得表现得有些窘迫。在巴基和爱情面前,他从来只有不知所措的份儿。

      爱德华看了一眼手机,立刻从餐桌旁站了起来, “我得去和一个出版商见个面,顺便买点东西回来。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和晋说。”说完,他快步走到晋身后,飞快地吻了吻他的脸,“我晚上回来,你想吃点什么?”

       晋转过身,仰起头,伸手帮爱德华理了理领带。他的头顶刚过爱德华的下巴,在他面前显得十分柔顺: “晚上吃水梨酱烤牛肉,我需要一些松子粉和洋葱。”

      “需要红酒吗?”

       晋摇了摇头。爱德华捏着他的下巴,在他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爱德华走出家门后不久。院子里响起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接着越来越远。史蒂夫知道这里离市中心很远,光是车程就需要花掉两个小时的时间。

       晋关掉火,托着两份早餐走了过来。蓝底瓷盘里的松饼金黄诱人,旁边浇了一圈鲜奶油,搭配新鲜的蓝莓与马林果。令人看了颇有食欲。

       史蒂夫注意到其中一份松饼用糖霜代替了杏仁碎,显然是单独为巴基准备的。他一直很讨厌杏仁。

       在晋倒咖啡的时候,史蒂夫尝试着和他谈点什么:“爱德华刚刚说,你们认识是因为你的车在他家门口抛了锚?”

       晋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史蒂夫,点了点头。

       “那天下着那么大的雨,你怎么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了?”史蒂夫吃了几颗马林果,用咀嚼声掩饰语气里的探询。

      “那天附近一个镇上举办音乐会。指挥家是我的朋友。但我不熟悉这里的路,所以迷路了。”

      “幸好你遇到了爱德华。”史蒂夫凝视着他倒咖啡的动作,发现他的手很稳,“雨天的山路很危险。”

       晋没有回应。他从料理台的桦木篮里抽出了几包糖。

      “晋,你看起来很年轻。是大学刚毕业吗?”史蒂夫试着继续问下去,“你是主修什么专业的?”

     晋转过头,黑色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史蒂夫。他的虹膜比史蒂夫见过的任何一个东方人都要大而幽深。

     “我是主修学前教育专业的。”他回答说。

     “怪不得,怪不得你把米娅视如己出,你喜欢孩子,是不是?”

      晋将咖啡端了过来,一丝不苟地摆好餐具,使两份盘子看上去完成对称, “米娅很可爱,也很可怜。她没有母亲。所以我和埃迪都努力给她更多的关爱。” 

      “她很幸福。”史蒂夫说。他注意到晋单独做了一份牛奶燕麦粥。应该是给米娅的。“昨天……米娅还好吗?”

      “她后半夜睡得很安稳。有哪里不对吗?”晋问道。

      “没什么……”史蒂夫顿了顿,转而问:“晋,你见过那只名叫比利的木偶有什么异常么。”

       “有一次埃迪把它丢进垃圾桶。到了晚上,它自己打开家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可你却一点都不害怕?史蒂夫好奇地看着他。

     “大概是因为它被做得太逼真了,我总觉得它只不过是一个小男孩。”他顿了顿,看向沙发客厅上的比利,“它看上去很完美,是不是?”

       “他和真人还差得远呢……”史蒂夫应道。

       这时,楼上突然传来米娅的喊声,她醒了,正满世界地呼唤晋。于是他们终止了对话。一同走上二楼。晋推开儿童室的门。而史蒂夫端着早餐回到了卧室。

       巴基已经醒了,只不过没下床。正缩在被子里聚精会神地看电脑。在他身边,艾米莉亚骑着小马,安静地摇晃着,看上去很开心。史蒂夫注意到她的头发被整理过了,用新的绿丝带勉强扎了一个马尾辫。虽然还是有些可怜兮兮的,不过比昨天好多了。

       “你给艾丽扎头发了?”史蒂夫把早餐放在床头柜上,靠着巴基坐下。

      “嗯,看它昨天那样,怪可怜的。”巴基的视线至始至终没有离开电脑。史蒂夫切了一块松饼喂到他嘴边,他十分自然地张开了嘴。

      “艾丽,你有和巴基说谢谢吗?”史蒂夫温柔地摸了摸娃娃的头发。

      “免了,它可别说话,我害怕。”巴基咀嚼着松饼,支支吾吾地说道。

      “在查什么?”史蒂夫探过头。巴基顺势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的耳朵几乎贴在了一起。

     “玛丽·肖。”巴基点开维基百科,照片栏上只有一张画像,和他们在箱子底部找到的一模一样,一个满脸皱纹的女人,笑容古怪而诡异,“维基说她曾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口技木偶表演者,很擅长制造木偶。她死于1941年,死因不明。还有就是那首歌谣。似乎是在她死后才开始流传起来的。我还找到了一个视频,画质糊得像马赛克,凑合看吧……”巴基调出一个视频网站,点下播放键。

       视频开始前三十秒,画面完全是黑屏。到了第三十一秒,画面中突然跳出一行摇摇晃晃的白字:“玛丽·肖与比利,口技木偶表演。”

       画面接着转向一个空旷的房间,屋中央摆放着一把椅子。一个一袭黑裙,满头银发的的女人走入房间,坐在椅子上,手里抱着一只木偶。

      是玛丽·肖。

      由于年代太过久远,画面极不稳定。玛丽·肖和比利在画面中时隐时现,声音断断续续……

      “比利,我们的日子最近很不好过呢……”

      “为什么?妈妈?”

       史蒂夫目不转睛地盯着跳动的黑白画面。玛丽·肖布满皱纹的面孔在视频上看上去十分模糊。像是一道骤然浮现的苍白的影子。

      “因为人们不再喜欢我们的表演了。他们认为我们过时了。”

      “怎么会呢?妈妈?我的台词一向说的不错。每次都会博得满堂彩。”

       “可人们认为你是假的,他们说你的声音是从我的嘴里发出来的。”

       视频里传来滋啦滋啦的声音。木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眼珠左右移动了一下。

       表演突然变得激烈起来。比利受到冒犯,十分生气。

      “这怎么可能?是谁大放厥词?”

      “别和他们计较,总有人疑神疑鬼。”

      “不,妈妈,我非要计较一下不可。得让他们看看我有多真。”

      “好了,比利,我们还要继续表演呢。

      “我和你一样是真人!不信他们瞧……”

      “别管他们了!比利。”

      “我和他们一样。”

      “我说够了!”

     “我是真的!我早晚要让他们看看!我有多真!”

       对话戛然而止,玛丽·肖停顿了片刻,缓缓地说:“我们会让他们知道的。”

       木偶望着“母亲”,头部开始缓慢地向镜头转动。它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画面,僵硬的嘴渐渐张开,似乎正在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就在比利的头转向屏幕的一瞬,画面突然转成黑屏。视频结束了。

       视频上传者为视频写得简介只有一句话:“玛丽·肖,一直致力于制造完美木偶。”

       巴基关掉网页,下意识地望向史蒂夫,胸口轻轻起伏着。

      “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种表演……”巴基心有余悸地说,“那个比利……我总觉得它在透过屏幕看我。”

      “麦当劳的标志还是小丑呢。”史蒂夫捏了捏巴基的肩膀,故意和他开玩笑,“结果拍出的广告不比《闪灵》亲切多少。”

      “还好这玩意过时了……不然肯定成为我童年阴影。”

      史蒂夫笑了笑,望着维基百科词条里的歌谣陷入了思考。

      小心来自玛丽·肖的凝视;她没有孩子,只有玩偶……

     “怎么了?史蒂夫?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比利对于玛丽·肖来说算不算是一个完美的木偶。”

     “我认为不算。”巴基一本正经地说,“因为它长得太丑。”

      史蒂夫用拳头抵着嘴唇,在脑海中不断重放刚刚的视频片段。比利在后半部分一直表现得很“愤怒”,因为有人说它是假的,是个木偶。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把早餐盘子猛地塞进巴基怀里。

     “干嘛?”巴基不解地问。

     “快吃,吃完叫你帮忙。”史蒂夫郑重地说,“我们去找比利聊聊天。”

      TBC

评论(32)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