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清凉(3)

Summery:一个清凉的故事,《死寂》AU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hide and seek

       巴基抱着被子跳上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理所当然地说:“老规矩,你睡左边,我睡右边。”说完,他就把自己裹成了一条毛毛虫。

       由于客房不够,他们不得不暂时同床共枕。不过,对于两个自小就常常在对方家中过夜的人来说,这并不比分享一块橡皮要难为情多少。

       史蒂夫依旧站在门边,细心听着楼下的动静。巴基还以为他害羞了,脸上又浮现出那股可爱又恶劣的淘气,“史蒂夫,你害羞什么?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

       确定门外一片平静后,史蒂夫这才走上床。“哪有绿眼睛的小兔子?”他笑着打趣道:“绿眼睛一般都是猫咪。”

      啪地一声,史蒂夫关掉台灯,巨大的黑暗无声滑落。像一张网似的笼罩着四周。

       巴基陷入暂时性的缄默里。窗外,那盏坏掉的路灯依旧在不停地闪烁。路面上很静,对于一个住惯了市中心的人来说,或许太安静了,连一辆来往的车都没有。

       或许是今天发生的不可思议的怪事太多,巴基发现自己没办法像以往那样安然入睡。他忍不住朝左边蹭了蹭,带了点软软的鼻音问:“史蒂夫,你睡着了吗?”

     “没有。”他听到史蒂夫清醒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那让他感到十分安心。

     “史蒂夫,你那会儿,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巴基问。

     “哪会儿?”

     “就是刚刚,在埃迪面前,我总觉得你欲言又止,”巴基舔了舔嘴唇,斟酌着用词,“你好像对埃迪有所保留……我觉得……你不是完全信任他。”

      这猜测听上去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但史蒂夫没有反驳……事实上,自从见到爱德华第一面起,他就一直心存疑惑。

    “我只是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史蒂夫回顾着在爱德华家的所见所闻,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疑虑,“你想想看,如果爱德华说得一切都是真的,就发生在你家里,你会不会觉得很恐怖?”

    “那我恐怕是要吓死了。”

    “是啊,这是人之常情,无论是谁恐怕都会寝食难安……”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在寂静的黑暗里,巴基望着天花板,突然读懂了他沉默中的暗示。

     “可是晋就不会……”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带着一丝凉意,“米娅也不会。”

     “他们甚至能气定神闲地坐在闹鬼的木偶身边读书,你不觉得这有些古怪么……”

       巴基心里一凉,低声问:“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埃迪他疯了吗?”

      “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觉得这一点很奇怪,我们需要多加留心。还有……”

       还有?巴基转过头看向他,不安地竖起了耳朵。

     “还有一件事,可能也是我多心。那个晋……他对你的侄女有些太溺爱了。他们没有血缘,才认识了一个月。却比亲父女还要亲密。”

     “哦……”巴基觉得这无伤大雅,“可能晋喜欢孩子呢?”

     “你看他像是喜欢孩子的人吗?”史蒂夫转过头,凝视着巴基在黑暗里依旧闪闪发亮的眼睛。他们的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了晋的脸——他的黑眼睛、尖锐深刻的轮廓、还有锋利的嘴唇。

     “我从不以貌取人。”巴基嘴硬说。

     “无论是出于天性还是社会对我们的教育和引导,男人和女人终究是不一样的。晋可不是一个受过创伤的母亲,他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刚刚大学毕业,他为什么会这么无微不至,走到哪里都抱着米娅……甚至于有些忽略爱德华。自从我们来到这里,我还没见过他们有过任何亲密的举动。”

     “可能他们怕闪瞎单身狗。”巴基哼哼了一声,没心没肺地说。

     史蒂夫感到无奈,又有些好笑,“还有,米娅三岁了,却还在吃单独为她准备的流食,正常孩子到了这个年龄也该慢慢接触固体食物了……”

     “老天!你观察得太仔细了!我得和埃迪好好说说这个问题!小孩子必须及时锻炼咀嚼能力!”

      史蒂夫感觉巴基的思绪在直路上突然拐了弯,没抓住重点。不过这也没有办法。无论什么妖魔鬼怪,在他心里都比不过家人的健康。

     “你真的认为艾米莉亚能从那只木偶身上套出话吗?”巴基不安地问,怎么都觉得这个主意不太靠谱。

      “或许吧……关于娃娃身上的疑问只能让娃娃来问,你今天奔波了一天,还是早点睡吧。”他对巴基笑了笑,轻柔的声音听上去很令人安心。

       不知是不是真的困了,巴基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很快沉入了梦乡。

      ……

       风把窗户吹开了,白色窗帘轻轻抖动着,像是在玩着什么隐秘的游戏。

       巴基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睛,看到窗外依旧闪烁着时断时续的灯光。在敞开的窗户的一角,飞舞着一些白色的尘埃。

       那盏坏掉的路灯实在晃的人有些心烦。巴基只好用被子盖住半张脸,抱怨地翻了个身。时间大概已经很晚了,想到明天要早起,他就没来由地懊丧。

      快点继续睡觉。他对自己说。快点睡着。

      他闭上眼睛,继续拥抱睡意。这里是郊区,尘土弥漫,有时风会吹进窗外的沙土。蚊子和小飞虫也会钻过纱窗缝隙,飞进屋内来捣乱。巴基忽然感觉脸上有些痒痒的,还以为是蚊子,便不耐烦地在脸上摸了一把。

       他摸到了一把长长的、丝丝缕缕的东西,细而光滑,像是人的头发。

       巴基愣了一下,猛地又在脸上抓了两把。刚刚的怪异触感不见了,在指尖下,他的脸颊温热而富有弹性。

       但他刚刚明明摸到了头发。不是他和史蒂夫这样的短发。而是细软的、女人般的长发。

       他睁开眼睛,顿时清醒了大半。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在他身后,那道时断时续的灯光依旧在闪烁,像是有温度似的,照得他脊背发凉。

       他总觉得有人,屋子里似乎潜伏着第三个人。

       他慢吞吞地、装作十分自然地翻了个身,大半的被子依旧遮在脸上,只留出一道小小的缝隙方便他偷看。窗帘被吹得呼呼作响,玻璃一明、一暗,像是灯塔一般闪烁不定。

       没什么不寻常的。他告诉自己。你想多了。

       他松了一口气,从被子里坐了起来。刚刚那一番折腾紧张得他满头大汗。急需出来透透气。

       在他身边,史蒂夫依旧睡得很沉。巴基凝视着史蒂夫金色的后脑勺,突然觉得有些太不公平。为什么史蒂夫可以安然无恙地呼呼大睡。而他就要被吓出一身冷汗、坐在这里发呆?他很想像小时候那样恶作剧,把史蒂夫从睡梦中吵醒,可是他想了想,最后也只是在史蒂夫的金发上轻轻撸了一把,像是在摸一只手感很好的金毛。

       就在巴基打算翻身入睡的时候,他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吱呀吱呀的声响。他疑惑地看向那个方向。清楚地记得,史蒂夫明明在睡前锁好了门。

       窗外的灯光忽地照亮房间一角,木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推开了。一道黑黢黢的缝隙像是眼睛似的直愣愣地盯着巴基。看得他头皮发麻。

     巴基看了一眼身边熟睡史蒂夫,大着胆子下了床。他一点点地挪动到门后,紧紧背靠着墙,拉开门,朝外面望了一眼。走廊里很安静,什么都没有。

        巴基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是被昨天那一系列的怪事折磨得有点神经不正常了。他拍拍胸口,顺手关上门,转身准备上床睡觉。

      突然,一个披散着头发的苍白面孔猛地朝他扑了过来。他大叫一声冲向床头柜,扑倒在熟睡的史蒂夫身上。

     “巴基!巴基!”史蒂夫醒了过来,连忙打开台灯,“巴基!你怎么了巴基?”

     巴基紧紧抱着史蒂夫的腰,闷闷地喊:“我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

    “女鬼?”史蒂夫轻轻拍了拍巴基的肩膀,安慰他:“你先起来再说。”

      巴基小心翼翼地从史蒂夫胸口抬起头,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胆怯地向房间四周张望。屋子里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小孩的呜咽。又像是风的摆动。

      “听起来有点像艾丽,”史蒂夫若有所思地说,“我下去看看。”

       史蒂夫从床上走下来,接连检查过衣柜、窗帘和桌底,但都没有艾米莉亚的影子。

       这时,巴基突然注意到床单下摆正如波浪似的轻轻摆动。他立刻叫来了史蒂夫,紧张地指了指床底。 

     “艾丽?是你吗?”史蒂夫弯下腰,对着床下温柔地说,“出来好吗?”

       没有任何回答。

       史蒂夫干脆跪了下来,隔着薄薄的床单朝里面喊:“艾丽?我可以进来吗?”

      床底传来一阵哭声,床单摆动的幅度更为剧烈了。

      史蒂夫和巴基对视一眼,轻轻掀开床单一角。黑暗里露出了一双闪着光的绿眼睛。艾米莉亚果然躲在床底,像个受惊的小动物似的呜呜地哭泣。

      “乖孩子,别害怕,是我,史蒂夫……”史蒂夫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拉住艾米莉亚娃娃的胳膊,将它从床底抱了出来,“好了,艾丽,别怕……你安全了。”他轻轻拍打着洋娃娃的后背,语气柔和得像是在哼唱催眠曲。

      巴基注意到艾米莉亚像是刚刚经历过了一场浩劫。她那两根精心修饰过的辫子——一边散开了,乱蓬蓬地垂了下来,红色蝴蝶结也不翼而飞,另一边光秃秃的,被人从根部一刀剪断了。

    “发生什么了?”巴基忍不住问,“谁会剪掉它的头发?”

      史蒂夫的脸色看起来很僵,语气却依旧柔和,他问艾米莉亚:“是谁剪掉了你的头发?”

       艾米莉亚兀自呜呜地哭着,她的眼睛里流不出眼泪,只能听到哭声。

     “乖孩子,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史蒂夫又说,他把耳朵贴在了艾米莉亚微笑的唇边。

     “不会的,它伤害不了我。相信我。”

     “你休息一会儿,好吗?我一会儿就回来陪你。”

       史蒂夫把艾米莉亚放回床上,拉开被子一角给它盖好。巴基贴了过去,不安地问:“它刚刚说了什么?”

    “它说比利是个坏孩子。比利剪掉了它的头发。”史蒂夫的语气听起来很凝重。

    “比利?”巴基睁大了眼睛,“那不就是那个木偶?”

       史蒂夫点了点头,“你呆在这儿,我出去看看。”

     他刚一走到门边,巴基突然鼓起全部勇气叫住了他,“我陪你一起去!”他拉住史蒂夫的胳膊,斩钉截铁地说。

     通向楼梯的走廊狭窄而昏暗,木制地板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在橙黄色的灯光下泛着古旧的暗红色。巴基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尽量保证目视前方。偶尔,身后传来一些短促的声响,分不清是从哪里传来的,或许也只可能是风吹倒了一本斜靠在窗台上的书。可是在寂静的走廊里,一切声音都显得那么僵硬而突兀。

       史蒂夫站在楼梯口停住了,他看到一楼客厅亮着灯。还有人在唱歌。

       那是一个小女孩的歌声,听起来尖细而轻盈。偶尔夹杂着银铃般的笑声。像云雾一样幽幽飘荡上来。

      史蒂夫回头看了一眼巴基,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害怕。

       他们手牵手缓缓走下台阶。看到客厅里坐着米娅。地板上上散落着艾米莉亚金棕色的头发、红色蝴蝶结、和一把打开的剪刀,顺着剪刀闪着寒光的尖端向前看,就能看到比利那双活生生的眼睛。他正和米娅面对面坐着。

       “米娅……”巴基快步走到侄女面前,疑惑地问:“你怎么在这儿?怎么不去睡觉?”

     “比利不睡。米娅不睡。”米娅头也不抬地答道。

       巴基瞥了一眼身后的木偶,忍着厌恶,耐心地哄她:“比利今天在沙发上睡。米娅回到房间睡。好不好?”

    “比利不在沙发睡。”米娅固执地说,“比利要和米娅睡。”

      史蒂夫眉心一跳,走到米娅面前弯下腰,顺着孩子的思维问:“米娅,告诉叔叔,是你自己想要和比利睡?还是比利和你说,它想和你一起睡?”

     “比利说的。”米娅天真地答道,“比利说他喜欢米娅。”

     “比利还对你说过什么吗?”史蒂夫追问下去。

      米娅停顿了一会儿,突然用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说:“比利还说,他讨厌艾米莉亚。他要剪掉她的头。”

      巴基倒吸一口冷气。这根本就不该是从一个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话。

       史蒂夫若有所思地望着米娅,一只手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顶。米娅有一头段子似的卷发,像蜜糖一样闪烁着光泽。

       突然,史蒂夫的意识脱离了此刻,进入到一个另一个不属于现实的画面——一个狭小阴暗的空间里,他看到了米娅。她缩成一团,小小的身躯不住地发抖。

       他们面前有一道缝隙,透着光,可以看出正对着厨房。这里是米娅的家,她应该是躲进了沙发边的那个细木镶嵌柜里。米娅没有完全关上柜门,而是留了一道小缝,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是男士皮鞋踩在木制地板上发出的声响。

       “米娅……”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呼唤她。

       “你在哪里?”他带着笑意问。

       “我接近你了……”史蒂夫看到一双穿着西装裤的腿出现在客厅里,但碍于视线,他看不到那个人的脸。

       “我会抓住你的,米娅……”他压低了声音,在客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

       他们像是在玩捉迷藏。

       在史蒂夫身边,米娅显然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她用双手死死地捂住嘴,才能保证自己不叫喊出声。史蒂夫很想安慰这个瑟瑟发抖的小女孩,但却无能为力。在这段属于米娅闪回中,他是不存在的。

       过了好一会儿,脚步声突然停止了。客厅里一片重新陷入一片寂静。

       他走了吗?米娅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向柜门外望。那里什么都没有。

       于是米娅大着胆子推开柜门,想要尽快离开这个逼仄的空间。就在柜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一双穿着西装裤的腿站在她面前。

       “我找到你了。米娅。”那个阴测测的声音说。

       米娅终于忍不住高声尖叫起来。

       史蒂夫猛地从闪回中清醒过来,重新回到现实。米娅的遭遇让他心有余悸。但他无法分辨出那个画面意味着过去,还是未来。

      “米娅……”史蒂夫怜悯地看着她,低声问,“有人追你吗?”

       米娅浅褐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好像没有听懂他的话。

       “米娅,那个追你的人,你记得吗?”史蒂夫追问道:“他是谁?你看到他的脸了吗?”

       他伸出手,想要抱一抱这个苍白的小女孩。这时,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他。

       “米娅!”声音从楼梯上传来。史蒂夫和巴基同时抬起头,看到晋站在高处,幽深的眼睛俯视着客厅。

       史蒂夫直起身子,后退一步。以显示自己没有恶意。

       晋从楼梯上走下来,像抱一个洋娃娃一样把米娅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米娅,你为什么不乖乖在房间里睡觉?”晋看了一眼史蒂夫和巴基,轻声斥责小女孩:“为什么要打扰叔叔们休息?”

       “米娅想和比利睡!”米娅依旧固执己见。

      “米娅不能和比利睡。”晋抚摸着米娅的头发,无比温柔地说:“因为比利是个坏孩子。他做了错事,必须接受惩罚。”

      “那他什么时候可以陪我玩?”

      “那要看他什么时候认错。”晋微笑着说道。

      米娅点了点头,似乎是接受了这个说法。她有些困了,脑袋轻轻地靠在晋的肩膀上。

      “米娅,和叔叔们说晚安。”

      米娅躺在晋的怀里,朝着史蒂夫和巴基乖乖地挥了挥手,“晚安,叔叔。”

     “晚安,”巴基立刻应道。

      巴基目送着他们走上楼梯,接着听到了卧室门开关的声音。他吐出一口气,怼了怼史蒂夫的胳膊:“你还说晋有问题。如果不是她,米娅怎么肯乖乖去睡觉。”

      史蒂夫没有应答,而是沉着目光,若有所思地看向电视旁的细木镶嵌柜。 

    TBC

    史蒂夫的能力就是可以看到过去或是未来的片段,类似《闪灵》中的闪灵。

评论(56)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