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清凉(1)

Summery:一个清凉的故事,《死寂》AU

      第一章 Prologue

      七月初,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圣佛伦市的市民们在享受过悠闲的午后时光后。纷纷走出家门,向市交通大学的礼堂进发。 

       一个月前,学校官网早已发出通告:著名超自然现象研究员史蒂夫·罗杰斯将会在这里举办一场讲座。即使顶着炎炎夏日,到场的人数依旧令人惊讶。开场四十分钟前,能容纳三百多人的新礼堂早已座无虚席。现场工作人员不得不从附近教学楼搬来更多的椅子填满过道,即使如此,慕名而来的听众依旧络绎不绝。

       讲座开始前,史蒂夫·罗杰斯的到场引发了第一次议论。大多数来看热闹的市民根本不了解讲者本人。他们期望看到的是一个长须飘飘、佩戴十字念珠的隐士,或是两鬓斑白、历经沧桑、目光却依旧清晰锐利的智者。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人年轻的令人惊讶——金发、碧眼,拥有电影明星般闪亮的笑容。演讲还没开始,就有人不信任地抛出疑问:“您真的是研究超自然现象的专家吗?”

      “我不敢说自己是专家,但我对自己所研究的领域怀抱信任。”史蒂夫谦逊而平静地说:“长久以来,人们对超自然现象一直存在误区。认为那些东西和自己距离遥远、发生的概率微乎其微,甚至于只不过是几个三流演员招摇撞骗、危言耸听。而我通过这场讲座想向大家揭示的是,超自然现象无处不在,甚至可以说是我们的世界最平常不过的组成部分。”

       “您说的是‘鬼’吗?”有人问。

       “事实上,鬼魂之说只是其中一种强烈的表现。让我们把超自然力量看成一个小男孩,大多数情况下他满足于独处,喜欢自由玩耍。有时会突然跑过窗口,或是在阁楼上玩玻璃珠。于是我们看到窗帘在无风的情况下抖动,夜里睡觉总会听到莫名的声响。此时他是无害的,甚至不被人察觉。但有时,他忍受不了孤独,就会开始想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在这种情况下,无论熊孩子还是鬼魂,都是十分危险的。”

      讲台下响起一片笑声,气氛正渐入佳境。

     “下面我将给大家展示一组照片,它们是我受邀参加罗斯托夫一个超自然研究会时亲自拍摄的。当时我们正在参观当地一个著名鬼宅。”

      史蒂夫点击鼠标,屏幕上出现了一栋朴素的木屋。看起来平平无奇。

     “2017年初,有一个单身母亲带着儿子入住这栋木屋,没过多久,她就声称自己被这栋房子中的鬼魂纠缠。”史蒂夫点击下一张图片,转换到屋内,和朴素的外表不同,屋内的陈设极为富丽奢华。楼梯是螺旋式的,墙壁四周挂满油画。桌布、墙纸、茶几、沙发上处处覆盖着华丽的花纹。似乎纷纷预示着这里的不同寻常。

      “那位入住的女士告诉我们,当她做完家务,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常常看到天花板上出现一张布满皱纹的脸。墙上的油画也会突然改变图案,起初是女人,后来就变成了一个佝偻着背的男人。”

      礼堂中回荡着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有没有感到耳熟?”史蒂夫放出一张剪影般的图案,“这张图像前段时候在网络上很火,只要盯着看上三十秒,再转向白墙,就会出现一张女人的脸。”

       一半人纷纷实验起来,另一半人困惑地望着史蒂夫,期待着他的下文。

     “其实这栋鬼宅只不过是一个酷爱错觉图像的设计师玩的小小恶作剧。在研究过程中,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不过这次旅行里我还是带回来了一个很有趣的纪念品。”

       大屏幕闪动一下,浮现出一张栩栩如生的娃娃的面孔。它是七十年代的风格——红裙子、白圆领。梳着金棕色的双马尾辫。眼睛微微弯起,嘴巴做得很夸张,仿佛是在一刻不停地咯咯发笑。

       不知为什么,这张图片让人隐隐觉得有些古怪。娃娃骑在一只可以摇晃的木马上,下巴是向上抬起的。可那双饱含着夸张笑意的眼睛却在向下看,对准的恰巧就是讲台下的听众。无论坐在哪个角度,都有人觉得它正在朝自己的方向窥伺。

      “这只娃娃是那位单亲母亲送给我的。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四十年前。一位户主因为不堪忍受丧女之痛,专门找人按照女儿生前的模样制作了这只娃娃。据说她在娃娃身上倾注了身为人母全部的热忱和爱意,以至于有一天娃娃活了过来。自那之后,常常有人在经过那栋房子时,听到小女孩的笑声。”

       “现任户主告诉我,在那栋‘鬼屋’之中,只有这只娃娃无法用错觉图像来解释。起初他们发现娃娃的契机,就是因为半夜听到从仓库传来女孩的哭泣声。它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女孩,需要人特别的陪伴。一旦有一天忽略了她,她就会移动家具或者书本,又或是通过制造响声来引起家人的注意。在我带走娃娃之前,户主的小女儿每天都要陪娃娃聊天、睡觉、甚至是散步。”

      “如果您说的是真的,那么那个娃娃体内真的寄宿着一个女孩的幽灵吗?”有人举手问道。

      “与其说这个娃娃体内寄宿着一个女孩的幽灵。不如说它被注入了一种力量。就像我们用电池驱动玩具车一样。这种力量驱动着它寻求其他人的注意。可它依旧不是一个真正的女孩,因为她不会从那些陪伴和关爱中获得意义。它就像是一盏一直亮着的台灯,非要人们摸一下开关才会关上。这就是我们称之为‘幽灵’的事物的本质。人是有情感的,但力量永远不会有情感,甚至永远得不到满足。”

       讲座结束后,热情的听众将史蒂夫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向他讲述起自己曾经亲身经历过的离奇事件,希望从他这里能够获得解答。出于一种奇怪的心里,大部分人渴望那些经历是真的,即使它们听起来或多或少有些恐怖。但对于普通人来说,确认现实世界之外的世界,比起那些科学的解释更能让他们满足。

       史蒂夫多留了半个小时,直到在听众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棕头发的年轻人坐在后排,一只胳膊懒洋洋地搭着椅背,另一只手撑着下巴,一直在冲史蒂夫微笑,看起来像是在等他。于是史蒂夫只好指了指自己的手表,示意时间不够。随后把随身带来的一盒名片发给众人。告诉他们随时随地可以给自己的网站和邮箱留言。

       人群还未散开,史蒂夫便大步向礼堂后排走去。等在那里的年轻人站了起来。笑眯眯的绿眼睛显得他淘气而活泼。

      史蒂夫的语气很不再像刚刚那样掷地有声。他沐浴在从三楼圆窗投射出来的阳光里。整个人都像是在往上飘:“巴基,你怎么来了?”

       “来听你的讲座啊,”被叫做巴基的年轻人环顾四周,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行啊,罗杰斯专家,座无虚席呀。一会儿帮我签个名呗。”他晃了晃手上的一本大部头,“我买了你的书。”

       史蒂夫习惯了似的接过书,头也不抬地问:“这回又是帮谁的忙?”

        “没有谁。是我自己要看。”

        “你?”史蒂夫停住笔,诧异地看了巴基一眼,“你不是从不相信这些东西?”

        “我是不相信。可是你别忘了,我们打过赌,你要向我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们是打过赌。但我觉得这本书不适合作为证明。”史蒂夫一丝不苟地在扉页上写写画画,“没有亲眼见过的东西,你从来都不相信。”

       “我可不是个怀疑主义者。”巴基抱着手臂,想要看清史蒂夫写了什么。但后者飞快合上书,不肯给他看。

      “你就是。”史蒂夫怀着一种幼稚的得意,把书递给巴基。   

       巴基狐疑地瞥了史蒂夫一眼,打开扉页,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混球!”他低声骂了一句,自己却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要的是签名!谁让你在我书上画小熊的!”

       史蒂夫暗恋他青梅竹马的巴基已经有些年头了。从他在巴基的笔记本上画第一只小熊开始,巴基人生中的十几年时光处处烙印着那只红蓝制服的眼罩熊。但史蒂夫从没诉之于口。他知道巴基是什么样的人。他是光源,只会追着和自己一样熠熠生辉、灿烂夺目的事物走。而史蒂夫,无论他本身,还是他涉及的领域,对巴基来说都是阳光下的阴暗面。就像是那个赌,史蒂夫不是不想证明,也不是没有能力,他只是不想让巴基看到。

       巴基执意要请史蒂夫吃饭。他们选了当地最有名的法式餐厅。品尝了两种红酒、阉鸡、松露、烤乳羊和成打的牡蛎。巴基全程表现得非常殷勤,就好像他十多年没有见到史蒂夫,见了这一面又要匆匆分别一样。

      在甜品上桌之前,史蒂夫终于忍不住放下刀叉。他敏锐地感觉到巴基有话和他说。

     “怎么了?”他引导地问,“你有话想对我说?”

     “呃……”巴基切着盘子里没吃完的乳羊,显得有些尴尬。其实他是打算吃完饭后和史蒂夫谈。餐桌上不谈正事是他的准则。现在倒显得他犹犹豫豫不敢开口似的。

     “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史蒂夫锲而不舍地追问,显然是出于对巴基爱玩爱闹性格的了解,“你遇上了什么麻烦?”

      “事实上,不是我,是我的一个亲戚。我的……表弟……”巴基耸了耸肩膀,瘪着嘴,手里依旧拿着刀叉,“他被麻烦缠上了。”

      “什么麻烦?”史蒂夫问。

      “就是你研究的那种麻烦。”巴基不以为然地说:“他总说他们家有古怪,他们家闹鬼。”

      “具体呢?他看到了什么?”

      “他说他看到他们家的木偶娃娃半夜起来看电视。有时还会回头冲他笑。”巴基朝端来胡桃冰甜点的女侍微笑了一下,双眼盯着甜点碗兴奋得发光。就像史蒂夫说的那样,他从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

      “你把我的那份也吃了吧。”史蒂夫温和地说。

      “谢啦,哥们,你可以吃冰碗上的奶油。”巴基小心翼翼地用勺子划破冰碗里的冰淇淋,吃得满足又投入。

       “除此之外呢?”史蒂夫继续问,“他还有什么其他线索?”

      “哦……他让我把这个给你,”巴基从甜点里抬起头,叼着勺子,在大衣兜里翻了半天,最后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递了过去。

      史蒂夫看着巴基嘴角的奶油,无声地微笑了一下。他抚平纸条,仔细阅读起来。上面写着一首歌谣,看上去是用马克笔在慌乱之中誊抄下来,字迹极为潦草——

      “小心来自玛丽·肖的凝视。她没有孩子,只有玩偶。如果你看到她,不要尖叫。否则她会扯开你的嘴巴,撕掉你的舌头。”

      TBC

评论(56)

热度(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