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震晋】东方夜莺(2)

 @嵬嵬 亲爱的,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一起愉快欺负晋晋hhh。

       

        (2)

       时间已经不早了,晋的卧室依旧亮着灯。玛丽知道他怕黑,睡时屋子里必须有点光。十多岁的大男孩,这样的习惯传出去恐怕会惹人耻笑。可玛丽笑不出来,她想着晋是个可怜的孩子,就连圣母也会为他流一滴眼泪。

       但还是帮不了他。入睡前,玛丽昏昏沉沉地想。她是个小人物,靠着那么点微薄的薪水养着一家人。她说出去的话没人听。她帮不了他。她会为她祈祷,为她流一滴泪,但也到此为止了。

       晋坐在床上,把自己缩成一团,脸深深地埋进膝盖里。他感到很冷。空气里似乎潜伏着一双看不见的手,在他的脖子上轻轻的滑动,只要他稍稍抬起头,那双手就会猛地扼住他的喉咙。

      算上短暂的童年时代,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幸运的人。可他年轻,喜欢幻想,他总是盼望着有朝一日能有些意外的好事降临在自己身上,他一天天地算着日子,盼望着那一刻能早点到。可是就在今天,他突然意识到,或许他真的不太走运,那些小小的幻想,也永远不会变成现实。

      楼梯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卧室门被推开,震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托盘。他把盘子放在床头柜上,沿着床沿坐下,桀骜而阴郁的目光变得充满温柔。

      “感觉怎么样?”他把手放在晋的膝盖上,轻轻地摇了摇。他感觉到晋的身体在发抖。

      古龙水的味道已经渐渐淡去,显露出隐藏在表面之下成熟的橙花的芬芳。震皱了皱鼻子,显然还没有适应这股味道。但他可以努力,他相信自己能做的很好。

       “看着我,”他摇了摇晋的肩膀,“阿晋,抬起头,看看我。”

       回答他的依旧是一阵沉默,晋至始至终低着头,像是要把整个世界推开。他突然感到一阵无名火起,忍不住紧紧握住晋的肩膀。

      “有什么的?”他高声说,“我不信我们解决不了!”

       他捧起晋的脸,逼迫他看向自己。晋在震的双手之间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双失焦的眼睛。接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像受惊的动物似的瑟缩了一下,想扭过头,但震紧紧地箍住他的脸,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我陪你,”他坚定地说,“上刀山下油锅我都陪你。”

       晋摇了摇头,“你不……”

     “不什么?”震任性地问,“我不懂?不配?还是不可以?”

     “不值得……”晋小声说。

     “这话你早怎么不说,”震笑了起来,但眼底却流露出怒火和嘲讽,“在我第一次吻你的时候怎么不说?在我们滚到床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现在才说,你不觉得有点晚了吗,我的好哥哥?”

       晋绝望闭上眼睛,一滴泪水滑过他的面颊。他颤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破碎,“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没什么不一样的。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他轻轻擦去晋脸上的一滴眼泪,酷酷地扯起嘴角,像每个十几岁的男孩一样,他希望能在恋人面前展现出勇敢和柔情,“玛丽睡着了,简单吃点东西好吗?苹果很新鲜……”

       震没照顾过人,削苹果时的姿势像是在冲锋陷阵。他笨拙地模仿玛丽在苹果上砍来砍去,最后把一半果肉削到地上。

      他冷着脸,默不作声地看着晋,一脸严肃,“不怪我……”他有点心虚地说,“是刀不好用。”

      晋轻轻扬了扬嘴角,他知道震有点故意的成分,在和自己撒娇,好像在说:看,我做不好,所以我需要你。你得快点振作起来。我可是连苹果都不会削。

      但他偏偏就吃这一套。

      他从震手里接过苹果和刀,熟能生巧地削好,用刀尖挑起一块果肉喂进地弟弟的嘴里,顺手捏了捏他因咀嚼而微微鼓起的脸。

      震眨了眨眼睛,苹果的清甜在他的舌尖滚动,他心底突然蔓生出一股冲动,一股想要推开一切阻碍的勇气。

     他一把搂过晋的肩膀,将他拉到自己面前,额头轻轻碰上了他的额头。他所释放出的雪松木的清香环绕着晋身上心碎的气息,不动声色地抚慰着他。

      “我答应你,我一定要带你走,”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永远也不回来。” 

        

       对于乔治·亨特来说,夜晚是一天之中大脑最活跃的时候,所以他很喜欢熬夜工作。

       助理杰米·约翰逊为他端来两人份的夜宵和咖啡后,就开始望着墙上乔治整理出的资料发呆。嫌疑人那一栏贴上了琳琅满目的照片,照片里的人或多或少和死者帕拉美有过纠葛,杰米感到很同情,他想帕拉美真是个人缘很差的家伙。

      这时,其中一张照片吸引了杰米的注意……

    “喂!你没毛病吧?”杰米忍不住嚷了起来,“你干嘛把晋的照片贴在这里?”

      乔治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头也不抬地答道:“哦……因为他很漂亮,我喜欢看他的照片。”

     杰米皱了皱鼻子,他知道乔治在拿他打趣,可他搞不懂为什么晋会被列为嫌疑人之一,他看起来分明是那种宁可自己受伤,也不会伤害别人的人,“你有什么理由怀疑他?他看起来连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

     “那你又有什么理由这么信任他?”乔治反问,“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能以貌取人么?”

     “我有自己的判断。”杰米感到很不服气。

     “我是教过你认真观察,但我的意思不是让你看脸,你被Omega那套柔声细语搞糊涂了,”乔治无可奈何地说,他试图让杰米从第一印象中跳出来,学会理性分析:“你不觉得他有些冷静过头了么?养父在三天前去世,极有可能死于凶杀,母亲又不在身边,可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东方人总是比较含蓄,他们认为感情过于外露是软弱的表现……”

     “含蓄不是冷血,更何况我认为晋一点都不想隐藏自己的软弱,恰恰相反,他倒是很善于利用这一点博得别人的好感。他看起来确实很瘦弱,可手无缚鸡之力的凶手多得是,他们有很多方法可以杀死一个力量比他们强得多的人。”

     “你这是偏见!”杰米不悦地皱起眉毛。

    “这是经验。”

    “照你这么说,震更有可能是凶手!或许晋和养父的关系并不太好。可他是帕拉美的亲生儿子,就算家里死了一条狗也不会像他看上去那样漠不关心。”

     “我没说他就不可能。”乔治端着咖啡走过来,凝视着资料版上被贴在一起的兄弟俩的照片,在大脑中飞快过滤他们见面时的每一个细节,“他们兄弟两个很有意思。和父亲的关系都不算好。但彼此却很照顾……”

      “你说震和晋彼此照顾?”杰米冷笑一声,连连摇头,“震几乎把对晋的嫌弃挂在了嘴上。”

      “那也只是嘴上,”乔治耸了耸肩膀,他见惯了形形色色的口不对心,习惯在表面之下寻找秘密,“你不觉得,他今天上午的言行只是想急于把晋撇开,让我们不要难为他?还有,你说过晋喜欢喝红茶,只是家里的恰巧喝光了。我看到震回来的时候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恰巧有一盒红茶。从鹤屋到镇上要花一个小时的车程,他完全可以让人送来,可是他却选择亲自去买,你不觉得这有点奇怪么?”

      杰米咬着嘴唇想了半晌,直到乔治把咖啡递给他。

    “这只是你的猜测。”

    “对,所以我们需要更多证据。观察只是第一步,”乔治端详着晋的照片,照片里的男孩比他今天看到的真人要更为阳光、开朗,他的脸上浮现着健康的红晕,眼睛因笑容眯了起来,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来到美国。

      他很确定晋的身体不太好,他说话时总是微微蹙眉,偶尔捂住胸口,像是有点恶心,他提到养父时煞白了一张脸,攥起的拳头关节发白……

     “我让你联系晋的母亲,你找到她了吗?”

     “联系上了,她现在正在希腊,说是后天回国。帕拉美家的保姆说她经常世界各地旅行,一走就是一个月,从不打电话或是写信,寄回家的只有账单,依我看,她和孩子、丈夫的关系都不太好。”

     “在希腊?连丈夫去世这么大的事都不肯赶回来?”

      杰米耸了耸肩膀,“我看就属她最有嫌疑。我查过她的资料,晋的父亲死后,她交过好几任男友,都是非富即贵。这女人生活很奢侈,每年光是买鞋就要花上好几百万。估计帕拉美先生就是受不了她的账单,想要提出离婚,才惨遭毒手的。”

      乔治捧着咖啡杯,陷入了思考之中。杰米知道他在这个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干脆坐到办公桌前看起了资料。

     “这些是什么……”杰米翻看着一张张打印出的油画,有些摸不清头脑,“许拉斯?阿多尼斯?还有大卫?”

      乔治回过神来,走到他面前:“你看看这些画有什么共同点?”

    “主人公都是出名的美少年?”

     乔治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帕拉美先生的藏品,他似乎很钟情于这一题材的绘画。”

      杰米露出了一副吃到酸柠檬的表情,“噫……这些有钱人可真是变态……”他翻出一张以大卫为主题的绘画。大卫是圣经中的少年英雄,他杀死非利士巨人歌利亚的故事曾是许多艺术家喜爱的表现题材。在米开朗基罗的代表作中,大卫是一个身体健硕、富有力量的青年人。而其他作品中,他有时也被塑造为一个头发卷曲的美少年,身体瘦削柔韧,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

      帕拉美收藏品中的大卫正是这样的美少年形象,他手持利剑,目光灼灼,身体曲线流露出少年人的青涩之美……

      杰米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立刻调出电脑里的谷歌页面,敲下几个字母,抱起来拿给乔治看。

      “帕拉美资助的孤儿之家曾经爆出过丑闻,还不仅仅是一桩……2015年,有个在那里被领养的东欧女孩向警方报案,声称她被养父性侵。2016年又是两例,一个亚裔男孩和一个东欧男孩向警方透露自己受到过养父母的虐待。这些被起诉的养父养母都是上东区的成功人士,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孤儿之家也受到很大的牵连。公众认为他们没有认真审核领养人资格,致使孩子们受到伤害。后来孤儿之家理事会的多名成员引咎辞职,并对受害人做出天价赔偿,这件事才渐渐平息。”

      乔治凝视着电脑上醒目的新闻标题,感到笼罩在心中的迷雾悄悄散开,露出清晰的一角。或许他们正在接近真相。

    “你和警局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几个孩子的联系方式。还有,查查孤儿之家的地址,我们明天一起走一趟。”
  

      TBC

不好意思打晋哥哥的TAG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