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西风(1)

       三位西风战士从冷冻仓里的沉睡中醒来,接到了一个任务,要从邪恶的美国队长手中解救自己的教官——冬日战士。

      【1】

       1963,莫斯科

       最开始,他们看起来就和那些踩着上课铃溜进教室的初中生没两样。

       但卡波夫将军知道——叶列娜、阿列克谢和麦克斯,他们将成为除却寒冬之外,保卫苏维埃的第二重屏障。

       叶列娜十六岁,生的讨喜漂亮,一头金发像是藏着金沙的河,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她自小立志做巴甫洛娃那样的芭蕾伶娜。克格勃的一位女工作人员在芭蕾舞学校相中了她,问她愿不愿意去莫斯科学舞,将来报效国家,她傻乎乎地说愿意,被招募去培养做燕子【1】。大概一年后,因身体条件出众,被卡波夫吸纳入西风计划。

      阿列克谢十七岁,是列宁格勒海军学院的学生——一个标准的苏联小伙子,会唱歌、会画画,会大大咧咧地谈论爱情,也桀骜不驯难以管教。血清实验后,他在能力测试中得分最高。卡波夫被他的潜能吸引,实在很难抛弃如此优秀的实验对象。在明知他的性格受血清影响,极不稳定的情况下,还是执意留下了他。

      麦克斯和阿列克谢同岁,亚裔,是血清研制者康斯坦丁诺夫教授的养子。他起初被卖到莫斯科,是为了给一名苏联高官做换肾手术。巧合的是,手术还没做,高官就被克格勃提前送到古拉格去见了列宁。教授可怜他,把他养在身边。他看起来比一般苏联男孩瘦弱,苍白,个头也矮上一截,但脸上的神情却很老成,隐隐透着不愿被命运打败的倔强。

      三个实验对象,或许都不是当间谍的最好人选,但确确实实是血清实验中极少数幸存者中的佼佼者。卡波夫对他们寄予厚望,也有所保留。他选择了一位同样危险,也绝对强大的士兵充当三人的教官——冬日战士。西风与寒冬,苏联人喜欢冒险,也喜欢那些玩味的名称下所暗示的命运。

     卡波夫把三个人集合在一间审讯室似的小房间里,四面都是玻璃,室内一无所有。他走出去,换冬兵进去和孩子们打招呼。自己和康斯坦丁诺夫教授站在玻璃后窥视。

      “实验很成功。”将军对教授说。“我们的土地上将会诞生比美国队长更为优秀的超级战士。”

      “当然。”教授痴迷地望着玻璃房间内的四个人,他救活了冬兵,叶列娜、阿列克谢和麦克斯由他一手打造。他们都是他的杰作,会助他改变整个世界。

      “可惜你儿子麦克斯。”将军说,“如果符合条件的对象多一倍,我不会把他从你身边夺走。”

      教授摘下眼镜擦了擦,想起了实验室的工作。血清还很不完美,起码不像厄斯金博士的数据中记录的那样无害,他必须精益求精,必须更胜一筹。

     “我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不带感情地说,转身走向实验室。为了苏维埃和科学,没有什么事不能牺牲的。

      冬兵看过所有实验者训练、生活的视频,最终在他们三个的名字下画上横线。叶列娜的金发,阿列克谢的绘画、麦克斯的瘦弱和倔强,它们强烈地吸引着他,使他冰封的记忆感到亲切。他不知道这种亲切感来自何处,但他选择了他们,就像一个小学生收集泡泡糖里的拼图。

      卡波夫将军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淘洗过的大脑就像烧过的草原,看似四野茫茫,但那些隐藏在土地下的根,早晚有一天会破土而出。如果他意识到潜在的危险,他绝不会安排西风战士们和冬兵早早见面。虽然他亦隐隐察觉到不安,他认为自己有必要设下一重保障,以完全控制这四股强大而又危险的力量。

       在房间里,三个孩子打量着冬兵,眼中折射出兴奋、好奇、不安和困惑。阿列克谢听着冬兵冷冷的叙述,偷偷扭过头在叶列娜耳边说:“你看,咱们的新教官好像一只浣熊。”

       叶列娜瞥到冬兵眼底的阴影,抿起嘴没有说话。麦克斯一言不发地站在一边,好像整个世界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卡波夫将军望着这股互相格格不入的新生军,陷入了沉思。

      2018,纽约

       今天很特别,巴基难得换上一身正装。

       他和史蒂夫恋爱一周年纪念日,彼此早早为对方预留出时间。史蒂夫承诺他今天不会加班。音乐剧门票和餐厅位置都也已经提早定好。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家里冷冷清清,有点呆不住人。巴基干脆决定出门逛逛。不久,他有些饿了,找到一家咖啡馆想要吃顿便饭。

       他点过餐,整个人陷入一种难得的懒散里。感谢上帝,今天纽约风平浪静。

      餐厅四周环绕着柴可夫斯基的《壁炉边》,他很久没有听过这首曲子,倒颇有几分故友重逢的感觉,不免朝钢琴演奏者多看一眼——那是一个年轻人,金棕色的头发向后梳,侧脸仿佛时光镌刻下的一段诗意的轮廓,令人感到十分神秘。

      不知道为什么,巴基总觉得他似曾相识。

    “先生……”女侍者托着一个盖着银盖的盘子出现在他面前,面带微笑,“您点的红菜汤。”

      巴基抬起头,发现那不是刚刚给他点菜的女侍应生。

    “我没点红菜汤。”

      女侍者没有走,脸上的笑容变得更深,她带着不容拒绝地意味微微欠身,把盘子端在巴基面前。这不是一道可以拒绝的佳肴。

      “先生,我们的红菜汤做的很正宗。格瓦斯是自酿的。酸奶油【2】用的是蓝猫牌。很适合您享用。”

       巴基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女侍应生,用冬兵的目光,而不是他自己的。这张脸毫无疑问也让他感觉到熟悉,即使她看起来没有恶意,但那充满暗示意味的语气已经足够引起他的警惕。他回忆起这个女孩脚步的轻盈,以及稳稳托住盘子的手臂间隐藏的力量。

      “那么,请留下吧。”他平静地说。

       钢琴曲没有结束,而是进入了一个阴郁的小节。巴基打开银盖,望着盘子里的卡片,目光刹那间冷了下去。

       贺卡上的文字乍一看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不属于任何一种语言,倒偏向于一段无序的代码。第一个字母像是一个倒写的大A,又如同一把钥匙,恰好能打开巴基记忆中那一扇属于冬兵的门。

      “咖啡馆后门小巷,我们需要见个面。”

     “我们”……

       巴基把贺卡揣进衣兜,顺便看了一眼时间。 

       五点三十分,距离和史蒂夫的约定时间还有三十分钟。

       他从后门走出咖啡馆,天边正燃烧着晚霞最后一点余烬。小巷一侧早已亮起一盏路灯,正发出幽微昏暗的光线。仅仅一墙之隔,就能听到宽阔大路上车水马龙的声音。但在墙这一侧,一切又寂静的不可思议。

      有三个人正在那里等他。卸下伪装的女招待和钢琴家,还有一个身材瘦削的亚洲面孔。

      他走进路灯圈出的一点点光圈里,打量着他们依旧年轻的面孔——叶列娜、阿列克谢、麦克斯,他习惯称呼他们列娜、廖莎、麦克。

       1963年,冬兵接到任务,帮助苏维埃当局训练一批进行过血清实验的超级战士,任务代号西风计划。两年后,他和三位学生组队,在世界各地进行过上百起耸人听闻的暗杀、间谍活动。1968年,冬日战士在一次暗杀活动中叛逃,后被追回。1970年,阿列克谢在一次任务中失控,导致任务失败。苏联当局认为西风计划中潜在的风险太高,做出决定将冬兵和西风战士冷冻。1991年苏联解体,冬兵和当时的大量武器一起被偷偷售卖,辗转落入九头蛇手上。后来恢复记忆,成为神盾局巴基·巴恩斯特工。

      看来,俄罗斯联邦找到了前苏联档案,已经将西风战士解冻。

      见到昔日的学生,若说巴基心内毫无波澜,那肯定是假的。他们曾经朝夕相处了七年,在刀口舔血的日子里挨过了一次次危险和致命伤。对巴基来说,这些年轻人点亮了他冬兵生活里为数极少的温情。

      而他们见到巴基时,眼睛里焕发出的久别重逢的喜悦也纯然发自真心。

      但巴基知道,他们出现在这里,绝不仅仅是只想和他见上一面那么简单。

    “雅沙!”阿列克谢开了口,他还是三个人中最先说话的那个,还是习惯称呼巴基为雅沙,“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巴基用俄语回答他,语气不自觉地重拾了几分属于冬兵的冷峻,而那恰巧是西风战士们所希望听到的,“你们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刚不久,你大概也是一样?一觉醒来错过了几十年,适应起来有点困难,对吧?”阿列克谢依旧怀着那种孩子气的亲昵,口无遮拦地向巴基抱怨醒来后的种种不适。叶列娜卷着头发,上扬的嘴角永远显露出惯常的嘲讽。而麦克斯还是那幅不苟言笑的表情,让人永远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巴基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实情,可他们显而易见还把自己当做那个同生共死的雅科夫教官。

     “我们这次来,是想要救你。”阿列克谢絮絮叨叨地说,“我们知道你的情况。你被那个纽约马戏团盯住了,脱不开身。没关系,我们制定了很多计划。离开美国不成问题。”

       纽约马戏团?巴基挑了挑眉毛,很快意识到那指的是复仇者联盟。

     “我们先回安全屋再做打算,还得报告ФСБ【3】那边找到了你。他们会派出救援。我们很快就能回到莫斯科,到那个时候我们再……”

     “雅沙?”一直沉默不语的麦克斯突然打断了阿列克谢,率先意识到巴基的反常,“发生什么了?你在想些什么?”

       话音戛然而止。三组意味不同的视线不约而同地汇聚在巴基身上——充斥着困惑、警惕和探寻,他们想知道答案。

     “我不会和你们回莫斯科。”他没什么可隐瞒的,也不想欺骗自己的学生。

       阿列克谢愣了一会儿,率先喊出来:“为什么?你说不会和我们回莫斯科?这是什么意思?”

     “这你都听不懂了?”叶列娜斜了一眼阿列克谢,嗤笑着摇了摇头。

     “就是说,我依旧会留在美国。”

     “美国?为什么?这里有什么好?为什么不和我们走?我知道了……一定是有人逼你对不对?那个心狠手辣的美国队长?他逼你做美国佬们的走狗?他是不是就躲在暗处监视你?”阿列克谢有点发懵,他在伟大的卫国战争【4】之后出生、又深受苏联意识形态影响,巴基是他的老师,他无法承受老师背叛的事实,“你别担心,我们总会想出办法!”

     “不……”巴基摇了摇头,“没有任何人逼迫我。我想留在美国是因为这里本来就是我的故乡。这里有我的朋友和亲人。”

     “苏联才是你的故乡!我们才是你的朋友!”阿列克谢抑制不住吼出了声。

     “廖莎……”巴基直视着他的眼睛,声音轻得如一根稻草:“苏联已经不存在了。”

        他看到了学生们眼中渐渐浮现出的失神和痛苦,这终究是一根压弯了骆驼的稻草。 

        那个他们熟悉的祖国,早已在历史的风尘中消亡。就连刚刚还维系在师生之间的温情,也像晚霞的最后一丝余烬,骤然熄灭了。

      “将冬日战士带回莫斯科,是我们的任务,”麦克斯的声音冷得像是西伯利亚的寒风,能在纽约的夜色里刻下划痕,“就算你不想回去,我们也会带你回去。”

       巴基绷紧身体,左手微微握紧,发出金属的摩擦声。

       西风战士比他更为强大,却受训于他。在卡波夫原先的计划中,他们互为制肘,是彼此的弱点。

       一阵空气的震动声突然打破了双方的对峙,如果不仔细听,还以为只是一阵急促的风声。

      “晚上好啊,巴恩斯,你怎么会在这儿?”猎鹰停留在半空中,懒洋洋地冲他挥了挥手,今天他轮到他当值:“你不是和史蒂夫约好了晚上去看音乐剧?现在时间差不多了,要是他见不到你,大概又要把纽约翻个底朝天……”

       巴基耸了耸肩膀,话语里带着几分损友式的俏皮,“有几个以前的学生来看我,一聊就没注意时间。这你也要管?不觉得自己越来越娘炮了吗?”

     “滚滚滚,要不是史蒂夫,老子才懒得搭理你。他难得休息,你还不知道珍惜?”猎鹰把目光转向巴恩斯对面的三个“年轻人”,双臂抱在胸前,高高在上地睥睨他们充满戒备的脸,“不如我陪你们聊怎么样?你们老师是我朋友。他什么事我都知道。”

       巴基怕猎鹰把他们当成了普通特工,以一对三要吃大亏,“山姆……你最好别逞能。”

      “帮你尽尽地主之谊嘛。算辈分,他们大概还要叫我叔叔……”

      “叔叔?”巴基习惯性地和猎鹰斗起嘴,“就是你叔叔,可能也要叫人家爷爷。”

      猎鹰翻了个白眼,懒得和巴基吵架,他看了一眼手表,打开通讯装置,朝麦克那面喊:“忙吗小鬼?发你定位,帮我个忙!你的巴恩斯中士快要赶不上和罗杰斯队长的约会了。”

       不到片刻,穿着红制服的蜘蛛侠出现在小巷围墙上方,朝巴基落落大方地敬了个军礼,面罩下的声音听起来意外地年轻:“晚上好,巴基。我刚刚跳过一个街道,看到队长正拿着花在等你。”

      巴基承认自己很想赶上这次约会,但也不想让别人为他冒险,“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们就走。”

      “少废话!”猎鹰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今天这人情你今天是欠定了,小鬼,动手!” 

      “好咧!”年轻的超级英雄愉快地应了一声,朝巴基甩出一股蛛丝。

      “操……”巴基骂了一句脏话,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猛地拽上半空,沿着一段抛物线远远落在了三天街开外的一堆破纸箱里。

     “干的漂亮!现在他肯定能赶上约会了!”猎鹰朝蜘蛛侠比了个绝赞的手势,心下为巴基吃瘪而暗爽。他稍稍降低了一点飞行高度,挑衅地冲西风战士们抬了抬下巴,“好啦,小毛熊们……”他懒洋洋地活动了一下手腕,打算在十分钟之内搞定一切,“现在就让长辈陪你们过过招吧。”

      TBC

【1】燕子,前苏联培养的色情间谍

【2】蓝猫牌乳制品是俄罗斯挺有名的一个牌子。那个猫以前是个动画形象。后来被印在商标上了

【3】ФСБ,俄罗斯联邦安全局

【4】“伟大的卫国战争”指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是一个专有名词,而不是我非要在卫国战争前加“伟大的”。

其实柴可夫斯基也算是个梗吧,以前苏联一遇到大事电台就放柴可夫斯基。当年解体的时候放了一天《天鹅湖》。

其实就是写着爽爽……可能不会有(2)

评论(68)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