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妖猫传(6)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在前往王宫的马车上,史蒂夫问巴基:“你是怎么觉察到那只猫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王后?”

      “是那条项链。”

      “项链?”

      “你记不记得,在五月节的前一天,公爵曾经向商店买了一座雕塑,第二天他就暴毙身亡了。我说那个雕塑不干净,可是细问起来历,画店老板怎么都不肯说。”

      史蒂夫点了点头。

      “现在想想,那座雕像可能和猫有关。画店老板又说,他已经按照猫的指示把珍珠项链送给王后了。于是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法术。”

     “什么法术?”

     “比如说吧,你到了一个陌生人家门口,想要进去,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先敲门了。”

     “对,可要是对方不开门,也不让你进呢?”

     “那自然就进不去了。”

     “正是这个道理。基杰什城家家户户都有供奉家神的神龛,这就相当于一道无形之门。邪祟之物想要进入,就必须先敲敲门。不过当然,没人会给他们开门,神明也不会允许。可要是被人主动带进门,那就不一样了。”

     “你是说,猫妖附身在雕像上,跟着公爵进了家门?”

     “可以这样说。有一种法术,能够将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和力量注入物品里,只不过损伤很大……”

     “有什么损伤?”

     巴基没有回答,因为马车停了下来,两人推开车门,立刻向王宫赶去。

      今天是举办舞会的日子,王后坐在套房里,早已做过护理的头发披散开,任由发型师将它们艺术性的编织起来。王后年轻,或许不超过二十岁,喜欢靠梳妆打扮和他人的赞美来满足自己不成熟的虚荣心。

      女官站在她面前,展开象牙色的绸裙和绣满金线的黑天鹅绒外套。王后点了点头,对衣服表示满意。于是另一位女官走上前来,手里捧着一只红天鹅绒的漆木盒,给王后展示公爵夫人刚刚送来的珍珠项链。

      虽然贵为王后,可她属于女人的一面还是忍不住对这条项链发出小小惊呼。

      她从未见过这么多形状完美、色泽光润的梨形珍珠,像是一颗颗糖果,用蓝色蝴蝶结缎带系住,穿在两排圆形珍珠上。

     “这是谁送来的?”她好奇地问。

     “是于纳公爵夫人,她说希望这条项链能为您的美貌增光添彩。”

     王后点点头,开始试穿今天的礼服,这当然又花去不少时间。她苦恼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四个月,已经微微隆起,还不算明显。可要是再过一两个月呢?等到那个时候,她就变成了大腹便便的丑八怪,她所引以为豪的纤腰、美貌、宫廷第一美人的称号都将不复存在。

       想到这里,她不免怅然地叹了口气。

      王后套房里的守卫正在增多,除了梳妆的小隔间外,里里外外都站着负责保护王室安全的龙骑兵。王后不喜欢这些士兵,更不喜欢他们铠甲上传来的铿锵声,她问身边的女官:“今天的守卫怎么突然增多了?”

     “大概是国王关心您和您肚子里的小王子吧。”女官微笑着答道。

      王后微微蹙眉,感到有点头疼。她开始仔细审视镜子里的自己,衣服分量不轻,但却十分合身。一头栗色的秀发被以一种极具创意的方式编起,拢着一条黄金和珍珠串成的发带,格外光彩照人。她感到得意,自己无疑会是今晚舞会上最美的那一个。

     “把那条项链拿来吧。”王后说道。

      史蒂夫和巴基费尽周折,终于溜进王宫,马不停蹄地向王后的房间跑去。

       天空在此时乌云集聚,遮蔽万物。隆隆雷声在乌云深处翻滚咆哮,从高处俯冲下来。一道闪电飞快地划过夜空,像是一道无法弥补的裂痕突然被火光照亮。

       史蒂夫不是没有见过雷雨,可毫无预兆的雷雨让他感到反常,心底抑制不住地翻涌着浓浓的不安。

       王宫分为两部分,新旧建筑被几道连廊连接在一起。新王宫灯火璀璨,依稀还能听到乐师们演习时的音乐声。旧王宫看起来更加黯淡。像是白昼与黑夜被生硬地连在了一起。

      他们要去的是旧王宫。

      老旧的木制地板踩上去总是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楼梯总是在不经意间分出一条岔路,通向高处的一片晦暗,令人难以辨别去路。史蒂夫跟在巴基身后,穿过一条又一条迷宫似的连廊,但始终向着一个清晰的目标前行。

       在昏暗的光线下,巴基的眼睛变得愈发明亮。深色的瞳孔竖成一条细线,仿佛能够洞察迷雾深处。他的脚落在地板上,只会发出一点轻微的声音。

      史蒂夫没头没脑地想:那猫妖说起话来像人,可巴基走起路来倒是像猫。

       他们离王后的套房越近,就越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在阻挠他们前行。古老的家具剧烈摇晃起来、发出可怕的怪响。大理石雕缓缓睁开眼睛,用目光施以诅咒。恹恹燃烧的烛火突然迸溅出火花,发出可怕的恫吓。看来,有人不欢迎他们来这里。

       巴基突然停了下来,看向门边站岗的四位龙骑兵。

       按照常理,龙骑兵守卫王室成员的安全,看到陌生人靠近,理所应当该大声呵斥才对。可他们却像陶俑一样一言不发,默默地站在那儿。完全没有尽忠职守的打算。

      史蒂夫远远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却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好奇地走过去,和其中一个人搭话。那个士兵不耐烦地嗯了一声,抬起了头。

     在龙骑兵高高的帽子底下,露出了一张猫的脸。

      史蒂夫吓了一跳。那只猫不怀好意地望着他,胡须抖了抖,嘴角咧到耳朵,露出了一张红色的巨口。

     “史蒂夫,是幻觉!”他听到巴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那只猫猛地转过脸,朝巴基发出刺耳的尖叫。

      巴基缓慢地走了过来,用那双猫似的绿眼睛紧紧地盯着猫,鲜红的嘴唇像是一道伤口。

      他冷冷地说:“你快走吧!”

      猫露出怯懦的神色,低低叫唤了一声。刹那间,龙骑兵的身体歪歪扭扭地倒在地上,从衣服底下钻出六只花猫,惊慌地四散逃去。

      像是谁在黑暗中偷偷点亮了烛火,史蒂夫睁开眼睛,困惑地看向四周。他的脚边躺着很多龙骑兵的尸体,眼、而、口、鼻正不断地向外淌血。而他刚刚根本就没见到这些人。

     “是幻术。”巴基凝重地说,“他们都死了。我们来晚了。”

      这时,从门内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大门砰地一声打开,一道黑影从屋内蹿了出来,向走廊尽头跑去。

       “是猫!”史蒂夫喊道。

       巴基拦住史蒂夫,将他向门内一推,“史蒂夫,你进去看看王后,我去追那只猫。”

      史蒂夫连忙跑进房间,猛地推开梳妆隔间的小门。王后倒在血泊里,双手攥住死死勒在她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早已没了气息。她和公爵一样,都被人剜去了眼球。

       女官和发型师活了下来。一个倒在床边,因过度惊吓昏死过去。另一个蜷缩在房间一角,浑身发抖、双眼失焦、痴痴地说:“我要眼睛做什么?我要这眼睛做什么!”她抬头看向史蒂夫,突然露出了一个失神的笑容,接着弯起手指,用力捅向自己的眼球。

      巴基追着猫的影子一路跑出王宫,沿着运河来到上花园,穿过茂密的枫叶林,又顺着棋盘喷泉下了楼梯,最后在玫瑰湖边失去了黑猫的踪迹。

      天空依旧是阴沉沉的,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微风掠过树梢,发出絮絮低语。

     为了适应黑暗,巴基张开瞳孔,双眼在黑夜里闪烁着幽微的光芒。他竖起耳朵,不动声色地聆听着、观察着四周。

      在黑黢黢的玫瑰湖上,四座小桥从四个方向延汇聚,通向湖中心一座荒废已久的木屋。

      木屋面积不大,两层,却很精致。二楼有一个小小的阳台,屋檐上垂下的枯枝曾经应该开满鲜花。屋顶尖得奇怪,像一个个高耸的塔尖,曾经被刷成鲜艳的红色和蓝色,但如今漆料早已脱落。墙壁上的雕花窗框和绘画处处透露出一股说不上来的古怪,巴基思索了半天,最后恍然大悟,这是苏萨的建筑风格。一个苏萨的建筑,伫立在基杰什城王宫最之中,自然是很奇怪的。

      巴基站在湖岸边,内心充满疑问: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座苏萨风格的木屋?那里住着谁?是那只猫吗?它为什么会藏身在这里?

      这时,天边一道闪电划过,云层背后传来隆隆雷声。一瞬间的寂静过后,从巴基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看够了吗?”

      巴基心里一惊,转过头,看到那只黑猫正在桥栏杆上不紧不慢地走着。

      好厉害!他在心里想:竟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身边,却又让我察觉不到。

     “看够了,就回去吧。”黑猫声调毫无起伏地说道,“对什么事情都刨根问底,是要倒大霉的。”

      它跳下栏杆,跃上木屋的窗台,坐在那儿,静静地望向屋内,显得有些疲惫,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失去了很久的东西。

     “您是谁?”巴基突然问。

     “我?我不就是只猫么……”

     “猫可不会说人话。”

     “你怎么知道猫就不会说人话,”黑猫转过头,同样闪着蓝光的眼睛在巴基脸上轻轻剜了一眼,“难道你是猫么,小鬼。”他嗤笑着说。

     巴基没有在意,而是平静地继续问道:“您为什么要杀掉公爵和王后?”

      “因为私事。”

      “什么私事?”

      “私事,就是不能和别人说的事。”黑猫打了个哈欠,像是一只真正的猫似的舔起了爪子。

      “你和这件事情无关,我这次不会杀你。”黑猫幽幽地说,“可是下一次,就不一定啦。”

      “您尽快来好了,”巴基笑着答道,“我五岁的时候就上街和人打架了,至今还没和猫动过手呢。”

      “呵呵……”夜色中响起黑猫的笑声,像是黑夜里玻璃珠一个个滚落在地面时那样令人不舒服,“你可真有意思。”

      “您还会杀人吗?”巴基问。

      “我的仇人,还有两个。”黑猫恨恨地答道。

      “可是您已经杀了很多人了,”巴基语带悲悯地说:“王后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出世,他是无辜的。”

      “很多吗?”黑猫的声音突然变得凄厉,但又很快恢复平静,“不多,仇报三代,我还没杀够呢。”他伸了伸身体,突然消失在黑暗之中,只有声音依旧在夜色中回转,“小鬼,别怪我没提醒你,离那个姓罗杰斯的病秧子远一点。”

      巴基愣了一下,浑身上下涌起一阵寒意。

      他在木屋前伫立良久,直到史蒂夫前来找他。

    “王后和没出世的王子都死了,”史蒂夫怏怏地说,“我们还是晚来了一步。”

     “这不是你的错。”巴基安慰他。

       史蒂夫摇了摇头,眼中涌起一丝战栗:“王后的女官疯了,用手剜掉了自己的眼睛。”

     “自己剜掉的?那王后呢?”

     “也没了眼球。”

       巴基想了想,突然问史蒂夫:“你知道这座木屋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史蒂夫绕着木屋仔细地看了一圈,回到原地,对巴基说:“不知道,不过我确信有个人一定会知道。”

      TBC

      仇报三代,我还没杀够。是电影原台词。

评论(34)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