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火TJ】考试?什么考试?(一发完)

呜呜呜呜太可爱了。小火的热度几乎就要穿破屏幕,使我心头一暖。完全可以理解托马斯为什么总是喜欢靠着他。谁不想离太阳更近一点❤️❤️❤️❤️
以及我很好奇巴恩斯老师昨天晚上和罗杰斯老师做什么去了,嘿。

聿涯:

给娜娜 @polinavasily 的生贺,祝娜娜生日快乐!


这是一个有关期末考试周的惨烈故事【不


小火和踢街的学生AU




————————————




听到“考试”这个词的时候Thomas正裹着厚厚的大衣,把围着一圈毛领的脑袋埋在课桌下面给Johnny偷偷发短信。骤闻噩耗,Thomas的手猛地一抖,在消息栏摁出一大串乱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说下周要考试了!




Johnny很快回了一条消息。




哪门课?




Thomas抬头看了看老师,又看了看空荡荡的桌面,最终也没想起这门课的名字。




你每周一早上翘两节,一节睡觉一节打篮球的那门!




Johnny没再回信息,Thomas抬头去看老师的板书,妄图在考前最后一节课亡羊补牢——理所应当地,满目鬼画符,一个字母都看不懂。




这下要完,Thomas内心无声哀嚎。




坚持听了十分钟的课,Thomas在昏昏欲睡中瞥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门口一闪而过,接着身旁座椅传来衣物摩擦声,熟悉的温度靠了上来。




“你从篮球馆过来的?”Thomas半闭着眼睛,把头倚在Johnny肩上,“只在球衣外面套了件外套吧。”




Johnny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咧了咧嘴:“没事,我不冷。”




“那也不行……”Thomas迷迷糊糊地说,“快,带课本了没,等会老师划重点帮我记一下,我要撑不住了。”




“你都没告诉我这门课是什么,幸好我顺路跑回宿舍查了课表。”Johnny半抱怨地弯了弯腰,从桌下的包里抽出一本厚如砖头的书,Thomas直起身子打算换个姿势好好睡觉,结果在看到书的瞬间不由自主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




“我们这门课的课本。”




“你还不如说这是谋杀学生的凶器!”




Thomas把额头抵在桌面上,唉声叹气。




“别急。”Johnny用拿惯了篮球的手掌覆在Thomas的一头卷毛上揉了两把,又滑下去捏了捏圆嘟嘟的脸颊——手感挺好,再捏两下,“还有一个星期,我们画好重点,认真复习,互相督促,一定能考过的。”




Thomas闷闷地应了一声:“好。”




 


认真复习的第一步,从泡图书馆开始。




Johnny虔诚地摆出课本笔记本笔袋,在桌上堆成一个小金字塔。




Thomas坐在他对面,把头埋在崭新的书页间,深吸了一口墨气。




“今天下午谁都不要分心,我们互相监督,先说话的那个承包一周卫生。”Thomas干劲十足地拔开了笔帽。




Johnny带着满满的信心应下,翻开了课本。




……半小时过去了,Thomas艰难地控制住自己,想把视线移开。




Johnny抵着桌面的手指真是该死的好看,细长有力,骨节圆润,不像篮球队其他人那么粗大而毫无美感。




Johnny压着书页的手掌上带点茧子,但是一点也不粗糙,反而让他的触摸更加温暖可靠。Thomas把脑海里翻腾的画面压下去,微红着脸强迫自己想点什么其他的转移注意力。




……说起来,这半个小时就没见Johnny翻过页啊。




Thomas把端坐着打起了瞌睡的Johnny推醒,皱起眉头抿着唇一言不发地坐回了原位,用行动表示自己要把专心学习绝不废话贯彻到底。




Johnny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对Thomas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感激的笑容。




……又半个小时后,Johnny从Thomas手里抢下了那支鬼画符的笔,在它戳到Thomas越来越沉的脑袋前。




我们不能再这样了,懂?Johnny朝Thomas打手势,Thomas用力点头表赞同。




所以我做了个决定,Johnny用双手比划出这句话,然后在Thomas疑惑的目光里站起身来,绕过长桌坐到了Thomas左边,牵起了他的手。




你,右手,笔记。我,左手,翻书。




Thomas不用放下笔去摸也知道自己现在脸颊的温度,恋人火热的体温随着掌心传递过来,在他的心里点起了一朵小火苗。




Johnny感觉到与他十指相扣的手紧了紧,算是Thomas无声的赞同。




 


认真复习的下一步,在操场大声背书。




“大冬天的为什么要在操场上背书。”Thomas抗议,“我觉得图书馆又暖和又明亮,在图书馆背挺舒服的。”




Johnny揉了揉Thomas脸上睡着时水笔留下的墨迹,脸上写着“这还用我说吗”。




Thomas觉得自己被说服了。




难得是个晴天,Johnny倚在操场边的梧桐树上翻来覆去地念知识点,Thomas听着他从段首到段尾叽里咕噜地读下来,又从最后一句倒着读上去。




直到读得滚瓜烂熟,Johnny合上书,清清嗓子。




Thomas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行为测量是……是……是研究外显行为和反应……什么反应来着……可观察还是可研究?不对,都有,可观察和可研究……的方法?”




Johnny眼神止不住往旁边Thomas的书页上飘,Thomas叹了口气,把书藏到背后,用自己的脸挡住Johnny的目光。




于是Johnny就理所当然地吻了上去。




Thomas仰着头,觉得枯叶里漏下的阳光有点晃眼,Johnny的蓝眼睛深邃明亮,恍惚间也有了恒星的光彩。




“真暖和啊。”Thomas这样想着,闭上眼睛,投入那份灼热的爱。




最后,谁背了多少书也说不清楚了,反正那些拗口的长句子,最后都在唇齿相接间被吞下了肚子。




 


总体来说,复习行动还是极为顺利的。尽管干扰因素众多——多半是两人复习着复习着眼里就没了课本只有彼此——在周日下午到来前,Johnny和Thomas还是翻完了所有的重点,进入了二轮复习阶段。尽管双人宿舍的主桌被习题册淹没,眼见的未来却是一片光明。




直到Thomas又一次接到家里来的电话,他蔫蔫地听了两句就从桌前站了起来,外套都没穿就摔门奔了出去。




 


Johnny是在操场角落找到Thomas的,隔得老远Thomas带着哭腔的吼声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Johnny知道电话那头是Thomas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人,这通电话也是Thomas的私事,照理他不应掺和——但是他不能眼看着Thomas难过。




Johnny走上前去,把衣服给Thomas披好,伸手把他拢在怀里。Thomas把手机紧紧攥在手里哽咽着,Johnny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有人重复“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Thomas清澈的绿眸里含着泪,止不住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气愤。




Johnny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心里想着Thomas只是脸圆,实际上身体单薄得让人心疼。




电话那头还在絮絮叨叨什么,Thomas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埋头在Johnny肩上,把已经冰冷的泪痕蹭掉。




“我们回去吧。”他抬起头祈求地看着Johnny,“对不起,还让你跑出来找我……”




Johnny吻吻他发红的眼角:“没事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那天是Thomas第一次和Johnny提起自己的家庭,自己强势的父母和优秀的兄弟。和注定从政的家人相比,“胸无大志”的Thomas像是被抛弃了。今天母亲又一次打了电话过来,表达了自己对Thomas在普通大学里谈恋爱混日子的忧虑。




“没有人真的认为我能做好什么,我会把什么都搞砸。”Thomas侧躺着,把腿挂在Johnny身上,像只树袋熊一样牢牢抱着他。




“你努力起来不比任何人差,”Johnny用手指梳理Thomas卷卷的头毛,“我作证,我完完全全信任你。”




Thomas笑了起来,Johnny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他永远是活跃而温暖的,看着他充满鼓励的蓝眼睛,仿佛就能做到他说的任何事。




“嗯。”


 




暂时放下负担后,Thomas这一晚睡得格外沉,以至于他迷迷糊糊醒来时,一瞬间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Johnny,Johnny……起床了,我们得去考试。现在都……”都八点十分了???




Thomas发出一声惨叫,把Johnny从周一的习惯性赖床中喊得一个激灵睁开眼。




“考试?什么考试?”




“我们复习了一个星期的那门!惨了啊啊啊啊啊考试八点开始我们已经迟到了!”




两个睡过头的年轻人手忙脚乱地套衣服奔出门,在狂奔十分钟后上气不接下气地踏入了教室,引来整个教室的异样目光。




“老师还没来吗?”Johnny满头大汗,喘着气问坐在他前面的Reed,而身体素质稍微差点的Thomas已经说不出话了。




“你没看通知吗?”Reed头都没回,把手里的书翻过一页,漫不经心地反问,“巴恩斯老师有点事,考试推迟一个小时进行。罗杰斯老师今早给全班群发了邮件。”




Johnny讪讪地摸了摸脑袋,转头看向刚缓过气来的Thomas。




“还有大半个小时,我们来互相提问吧。”




“好啊。”Thomas看着他的笑容,不由自主也放松下来,“我会证明自己能做好。”




“你当然会是最好的。”




END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