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拉郎 火TJ】destiny(上)

呜呜呜。好喜欢你说的那句“他就是小火,无论有没有超能力他都可以温暖别人。”
这就是我对小火的定义啊。他不是因为有能力才是超级英雄。在成为Human Torch之前他理应就是一位超级小太阳了。
谢谢小被子!爱你!!😚😚

原子弹:

娜娜生日快乐! @polinavasily 爱你哟-0 -(,,´•ω•)ノ"(´っω•`。)


第一次写火TJ,ooc了不要怪我- -


兽化预警?其实就是大金毛小火啦,TJ原作嗑药设定,请注意哦




正文:


Richard是个天才,Johnny从来都不否认这一点,光是他能够模拟宇宙射线让石头人变回人类就能看出来这点。然而Richard根据同样的原理做的武器装备,理论上是可以大幅提高他们团队战斗力的,而不是在Johnny碰到的一瞬间就炸掉!Johnny在心里咆哮:姐夫你这是针对我!宇宙射线制造的炸弹同时影响了能力,Johnny只能祈祷自己不要在万米高空就变回了普通人,然后挣扎着朝向纽约飞去。


 


Johnny是被难闻的味道熏醒的,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闻到这么重的机油味,下意识的就要捂住口鼻,然后别扭的感觉从鼻子和手掌传来。嗯,从爪子传来。


 


What the f**k?!


 


Johnny浑身一个激灵,尾巴警觉的竖着老高,屁股后面异样的感觉让Johnny回过头一口咬了上去。吃到自己尾巴并且狠狠地疼了一下,Johnny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做梦。想自己风流倜傥保卫世界,最后的下场也就是沦落成一只败犬?着巨大的落差让Johnny简直就要哭出声来,然后在听到从自己嘴里泄出了一声“呜汪……”好吧,我没救了。


 


没有考虑要怎么回去找Richard帮忙,自己坠落在哪里都不知道,也许自己变成狗狗之后还用了一下能力?自己身上几处烧伤昭示这是自己意识模糊的时候干的事,机油的味道搅和着铁锈的腥气,Johnny判断自己是在一个老旧的停车场,也许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肚子空空的没有力气,还有身上的烧伤,Johnny的狗狗身躯在几次陌生的尝试之后耗尽了体力,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


“在那里!”


Johnny很奇怪自己居然还会有意识清醒的时候,这算是回光返照么?然后就感觉到有几个人在靠近他,然而意识模糊的他本能的警觉,挣扎着想要躲开。无力的四肢胡乱刨动,眼睛都睁不开的Johnny只能发出绝望的呜咽


 


“嗷呜呜……”


“okay okay,没事了小家伙。”


“TJ,它被烧伤了,需要治疗。”


“我知道了Chace,我们赶紧回去吧。”


 


Thomas参加希望之爪(hope for paws)的救援活动很多次了,这是他在互助会的时候了解到的一个志愿组织。互助会处了个别几个是被家里人强行送来参加的之外,其他成员尽管有些不愿谈及,但还是真心想要互帮互助走出阴影的。参加这个组织一开始纯粹是无聊,然而Thomas自认为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在见到这么多被摧残的小生命在自己的努力下得到新的生活,给了他不少的安慰。


 


然而这次救援的对象再次打动了TJ的心,没办法,他总是见不得这些可爱的小家伙被摧残。更何况流浪狗不会连最起码的觅食能力都没有,加上狗狗身上的烧伤,TJ抱紧了怀里的小家伙。他们都值得更好的对待。


 


开车来到希望之爪,睡了一路的Johnny勉强有了力气睁眼。TJ赶紧给他端来了一盆糊状狗粮,酸奶和着肉泥以及胡萝卜丁。狗狗灵敏的嗅觉告诉Johnny眼前的食物非常好吃,但是作为人的他实在不能接受吃狗粮的事实,所以他只是别过头去,委屈的闭上了眼。TJ把这些都看在眼里,这分明就是Johnny不想活了的表现啊。一边想着他究竟都经历了什么,TJ试着掰开Johnny的嘴赛食物进去。


 


“乖,你得吃点东西,我只想帮助你。”TJ试图和他沟通,然后惊喜的收到了Johnny的回应。其实Johnny只是尝到了狗粮的味道而已,还蛮好吃的……


 


发觉这种特质狗粮和普通食物没有什么分别之后,饥肠辘辘的Johnny开始狼吞虎咽。TJ觉得这是一只通人性的狗,自己说了什么他都懂,嗯,真乖。


 


Johnny把满满当当的一盆狗粮吃下肚,精神恢复了一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人。TJ看着Johnny吃完了还盯着他,以为是没吃够,转身去再拿一些。回来的路上还在考虑是不是不应该给他喂这么多,就听到一阵哀嚎。


 


“哦天呐,它咬我!”


“嗷呜!嗷呜!嗷呜!”(走开!走开!我不要剃毛!)


 


火急火燎赶来的TJ看着好友Chace拿着剃刀跳到门外,刚刚喂饱的Johnny对着他龇牙咧嘴。Johnny看到TJ又端了一盆吃的,盯着那个意图对自己行凶的家伙,一步步退到了TJ身边。


 


在TJ看来就是Johnny收到了惊吓,并且把自己当做了可以信任的对象。一种欣慰的感觉油然而生。


 


“嘿,TJ,这家伙是因为第一眼看见的你所以把你当妈妈了么?”Chace嫉妒看到连条狗都要差别对待自己,顿时不乐意了。


 


“滚蛋,是你太凶了。他很通人性的,要好好沟通。”TJ没有理会Chace,自顾自的将盆放下,引导着Johnny来吃。Johnny在确定了Chace害怕自己之后就专心对付这盆狗粮,对于TJ说的话,他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TJ和Chace看到这个,相视一笑,然后Chace给了TJ一个求助的眼神。TJ眉毛一掀,一种“看着点”的意味表达的淋漓尽致。


 


Johnny对他俩的眼神交流一无所知,闷声吃完,然后被人扶住了脑袋。TJ和他眼对眼的盯着Johnny警觉地竖起了耳朵。“我很抱歉小家伙,你被烧伤了需要治疗,所以我们必须踢掉你被烧焦的毛,不要闹好不好?”


 


Johnny对于这个救了自己还给了食物的人,貌似没有什么立场拒绝他的要求,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如此拟人化的动作却让TJ 眼睛一亮,充满爱意的给了Johnny一个温暖的抱抱。Johnny被TJ会发光的眼睛吸引,然后陶醉在这个抱抱里面,尾巴摇得飞快,异样的感觉也懒得理了。


 


之后Chace仍然被Johnny抗拒,只能由TJ给他完成了剃毛这项工作,顺带清理了伤口。照着镜子的时候Johnny也头一次见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只成年金毛,烧焦的毛发被剃掉,还缠着绷带,脖子上被套了一个伊丽莎白项圈——尽管Johnny奋力反抗了,但是在救命恩人的强烈要求以及重点是眼神攻势下,Johnny屈服了。Johnny从来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人,但是对TJ……只能依着他了。


希望之爪的收留的小家伙不少,Johnny却始终格格不入。从不参与狗狗之间的嬉闹,尽管这是新救助的流浪狗的通病,但是这次却不会随着时间而好转。TJ看着每天就是趴在角落里的Johnny束手无策,从某种角度说他恢复的很好,每餐的狗粮总要麻烦TJ多拿一份,上厕所的事情都不用他教,不吵不闹,甚至有些太安静了。而且除了Thomas谁叫他都不理,主动靠近只会被他迅速的躲开,每天喝退试图亲近自己的人大概就是Johnny最活跃的时候了。


 


Thomas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出于不知名的感觉,他自认为要对Johnny负责。所以在Johnny烧伤好了之后TJ决定领养它。


 


这天Thomas照常来给自己送早饭,Johnny对于自己不受控制摇晃起来的尾巴表示绝望。在TJ看来就是Johnny忧郁的望了自己一眼,然后摇了摇尾巴表示欢迎。俯下身去摸摸Johnny的脑袋,挠一挠耷拉下来的耳朵,如愿收到了Johnny几声舒服的哼哼。TJ对这个回应表示欣慰,Johnny则是绝望“怎么办,好像更像狗狗了,No呜!”


 


被TJ领出犬舍却走向了一个小笼子,Johnny绝望的挣扎“嗷呜~嗷呜呜~”(不要!我不要被安乐死!)Johnny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也听说过没人领养的狗狗不可能被永远的养在救助机构里,但是他还没准备好狗带啊!人生已经结束了,狗生也要完蛋了吗?


 


Thomas没有给Johnny带上项圈,脖子上救助时候套上的幸运绳也不能拽,只好把Johnny扑倒,抱在怀里尽力安抚“okay,小家伙,别怕,我带你回家,我们回家……”


 


Johnny听清楚TJ的话之后才知道自己搞错了,整个脸都挂不住了啊……畏缩的舔了舔TJ被撞到的额角。TJ收到了Johnny的善意,松开手,扶住Johnny的脖子“相信我,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会保护你,给你一个家,你愿意跟我回家么?”


 


Johnny没有给出回应,只是蹲着。然后Thomas走向笼子,半蹲在门口,期待着望着他。在迟疑着迈出第一步之后,剩下的路就简单了,Johnny的新家也在仿佛一瞬间到达。


 


标准的隔间,对于孜然一身的TJ理论上是相配的,然而Johnny在第一眼就觉得这个房子有些不对劲。简洁、干净,没有任何多余的杂物,空旷的墙壁,阳台上连着的两家都有缤纷的鲜花,属于Thomas的阳台却是突兀的干净。Johnny觉得这和TJ热情到主动参与希望之爪的救助活动很不相符,唯一算生活的调剂品的就是一架钢琴了。


 


在Johnny的注视下,TJ安置好了他的狗窝和食盆,给水培倾倒了足够的水,陪他玩了一会,在理所应当的得不到很多回应之后,Thomas开始日常整理他的屋子。清扫出一些灰尘,把隔夜的盘子洗好放进消毒柜,再把厨具清洗一遍,收回晒干的衣服,叠好放进衣柜,把鞋柜的鞋擦拭一遍,摆好下次要穿的……


 


时间已经到了黄昏,金色阳光中做着这些事的Thomas带给Johnny的不是一种居家感,而是一种机械的遵从。他不是因为需要而做这些事,他只是做为了做些事而做这些事。Johnny在变成狗狗之后的直觉莫名的增强了不少。Thomas做这些日常琐事的情绪是寂静的,带动着整间屋子都是寂静的。在这个城市里,沉寂着。


 


只有在TJ的手指触摸着那些黑白琴键时,这间屋子才有了色彩。有限的音符泉涌似的泄出,组成无限的乐律,微微上扬的嘴角点亮了这一方天地。这才是Johnny在希望之爪里见到的,公众视线下的Thomas。Johnny最先乖巧的蹲在他的垫子上,一曲终了,他已经悄咪咪的挪到了Thomas的脚边。发现了的Thomas也没有说什么,对着他宠溺一笑,继续沉浸在他的音乐世界里。


 


TJ觉得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完完全全的搬了出来,接了几单钢琴教师的工作,每晚去酒店演奏四个小时,周末去两趟希望之爪。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不敢闲下来,好不容易走出那摊泥潭,可惜又不是那么简单。


 


第二天早上起床,Thomas就看见一双棕色的眼睛盯着自己。


 


“汪!”


 


“早啊~小家伙~”莫名被逗笑的TJ弯腰摸了摸Johnny的脑袋,起床给一人一狗做早饭。


 


Johnny说不出口,昨晚他看着床上的人在噩梦中惊叫着“不要走”一边冷的直哆嗦。这不是他第一次怀念自己的能力,但同时他也感谢自己是一直大金毛。蹑手蹑脚的覆盖在TJ颤抖的身躯上,用刚长好的毛发暖暖身下这个瑟瑟发抖的大男孩。 



评论(1)

热度(73)

  1. polinavasily原子弹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好喜欢你说的那句“他就是小火,无论有没有超能力他都可以温暖别人。”这就是我对小火的定义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