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navasily

до свидания!

【盾冬/火TJ】皆大欢喜(2)

summary:为了报复自己的前男友。约翰尼向好朋友巴基提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要求。      

     (1)

       (2)

   “我们是一见钟情的,”一路上,约翰尼再三重申道,“千万别忘了。” 

       巴基不知道是因为饿了还是因为紧张,一边拼命往嘴里塞小熊软糖一边说道:“可我还是怎么想怎么觉得不靠谱啊兄弟!让我假扮你现任男友去气你的前任?说实话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言情烂片看多了!”

     “那你说怎么办!”约翰尼气恼道,“你压根就想不出个更好的能帮我的办法,就知道在这冷嘲热讽!屁用没有!”

     “我没用?那还不是因为你太怂?”巴基爆发出一声冷笑,“我让你实话实说你他妈也得敢啊?!”

    “你吃软糖吃多了把脑子里吃出蛀牙了吧巴基巴恩斯同志?我他妈怎么实话实说啊?扑过去抱着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说求求你别不要我我一直一直放不下你我心里还有你用不用把我的心挖出来给你看我如此这般的爱你……”说到这里,约翰尼愤然拍了一下方向盘,这导致车子偏离了一定的角度,但约翰尼仍然不管不顾地吐槽道,“你信不信他会立马一脚踹开我并且告诉我说他早就结婚了搞不好跟他老公一起养的狗都他妈三岁了!”

     “作死啊你!”巴基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大吼一声,“好好开车啊!别猛踩着油门乱打方向盘啊!你想死我还不想呢!你怎么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想啊,说不定他也还对你有所留恋呢?不然他为什么想见你?”

     “留恋个屁!”约翰尼及时调转方向盘,语速快得像倒豆子:,“留恋啥?搞不好他想见我就是为了和他老公一起当着我的面管他们家狗叫约翰尼?搞不好他还要问我怎么样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你根本不了解他!”

      “哥们,我觉得你太过了,你形容他的时候好像他多么心机叵测一样。” 

      “你不懂!总之我不想在他面前再表现的毫无自尊。我要像他证明没有他我也可以把日子过好。我有男友,而且比他本人更要优秀!还是个身材窈窕、和我有共同爱好的冰球运动员!”

     “算了!”巴基自暴自弃地松开座椅往后一靠,一双长腿恨不得直接搭到车窗上,“懒得管你这怂货了,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吧!”

       约翰尼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车载音响里播放着打击乐,强劲的鼓点一声声敲在他的太阳穴上,惹得他一阵阵地头疼。他狠狠拍了一把音响按钮,发出咣当一声,世界顿时清净下来。

      “首先,我们是一见钟情。”他干巴巴地讲道,“我们是在地铁站相遇的。我追着你搭乘了完全相反的电梯。”

      “完美。”巴基吹了一把口哨,不咸不淡地说道。

      “我们约会了三次,最后在天文博物馆的星座图下定情。我发誓要一生对你好,做你的日与月与星……”

      “我觉得还是在色情博物馆定情比较符合你的性格……”巴基冷不丁地补刀,“搞得这么浪漫,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信。”

        约翰尼罕见地没有针锋相对,而是用一种让巴基感到十分陌生的语气对他说:“我小时候很喜欢研究天文。一直想和他去那里约会。可他对星星和宇宙不感兴趣,总是拒绝我。最后我们都没去成。”

       巴基愣了一下,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摇下车窗,让冷风吹了进来。他认为他们都需要清醒一点。

       他知道谎言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只会把一切搞得更糟。他试图用理智说服自己的好朋友,对待感情更为真诚勇敢。可是这些连他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通过他的嘴里说出来,显得更加苍白可笑。

       更何况约翰尼早已失去理智。他像是一个病入膏肓却讳医的病人。虽然伤口依旧隐隐作痛,但却对医院望而却步,反而心甘情愿和痛苦抵死缠绵。

       他是病人。而巴基并非良药。

      “你还喜欢什么?”巴基最终还是在不知不觉间选择了让步“不如通通告诉我。省的到时候穿帮。”

      “我喜欢卡丁车。”约翰尼闷闷地答道,“我还喜欢摩托车和飞机模型。喜欢去沙滩和海边玩。”

       “我不是问你这些人尽皆知的东西。既然你想骗过你的那位前男友,我需要一些更加私密的信息。”

      约翰尼转过头默默地盯着巴基看,欲言又止的目光充满古怪……

    “上帝……得了吧……”巴基尴尬地捂住脸,“你还是别说了。我可不想知道你的尺寸和怪癖……这让我以后怎么面对更衣室里的你。”

     “巴基,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实在是太基了。”

     “闭嘴吧。我本来就是基。”

     “我觉得你很有可能爱上我。”

     “你昨晚去绿野仙踪长胆儿了吧。”

      约翰尼仰头想了半天,有点难以启齿地说:“其实我很喜欢毛绒绒的东西。”

     “呦呵,还有呢?”

     “我喜欢趴着睡。睡觉的时候需要开窗。我还喜欢吃冰淇淋,越冰越喜欢。我最喜欢开着窗边吃冰淇淋边赏雪。”

     “我最喜欢的水果是菠萝和草莓,但是我对菠萝有点过敏,吃了会嘴肿,舌头发麻。每年圣诞之夜我都会买一个新的胡桃夹子,用来装饰房间。我特别讨厌咖啡,闻到气味就讨厌。托马斯偏偏没了咖啡就活不了,我总是不得不忍受和他接吻的时候闻到那股怪味儿。”

      “听起来他对你也不怎么样嘛……”

      “哦……这你就没必要知道了。一般来说,人们都很少对现任提起前任。你可以装作从来都没听说过他……这个时候我就可以很潇洒地说:抱歉,我没和巴基说,他是个小醋桶,连我坐过的椅子都会嫉妒……”

      巴基忍不住笑出声来,“哥们……你不去百老汇真是太屈才了。”

      约翰尼把跑车停在餐厅不远处,熄了火。转过头,握住巴基的双肩紧张地问他:“我看起来怎么样?”

      “你看起来像是刚刚在马桶里滚过一样……”巴基无可奈何地扬起嘴角,帮约翰尼理了理领子,“放轻松好吗?他又不能吃了你。”

      “难说。一会儿看我指示行事。要是我踩你一脚,你就夸我。要是我掐你大腿,你就吻我。”

      “我怕我下不去口。”

      “这有什么下不去口!我有那么差劲吗?”约翰尼愤愤不平地说,“我这么英俊潇洒,亲一下又不吃亏。实在不行你可以把我当成史蒂夫,反正我们长得也是够像了。”

      “哥们,恕我直言,你和史蒂夫差得可是有点远啊……”

     “你到底是不是来帮我的!”

     “好吧……”巴基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照你说的办。”

      约翰尼率先下车帮巴基拉开车门,粗暴地握住他的手,拔萝卜似的把他拽了出来,“我们现在要开始进入状态了。就假装爱上我半个小时,怎么样?”

      “你就瞧好吧!”巴基挑了挑眉毛,啪地一声拍向了约翰尼的屁股。

        他们像两个残障病人一样互相搀扶着蹒跚走进餐厅,虽然个顶个的别扭,却依旧努力表现出一派亲密。约翰尼在门口停了一会儿,站在一盆盆景后,指着不远处那个卷毛脑袋,悄声说:“就是那个后脑勺。”

      巴基揉了揉手腕,摆出一副摩拳擦掌的姿态,“你可确定好了?泼出去的水就收不回来了。”

      约翰尼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行,我保证让他终生难忘。”

      巴基握住约翰尼因紧张而有些微微汗湿的手,像牵小狗似的把他领了出来,在路过桌边时,他轻轻叩响桌面,拖着约翰尼站在对面,目光自上而下在“卷毛”脸上轻轻一扫,翻了一个极为不屑的白眼。

      托马斯·哈蒙德顺着敲桌声缓缓抬起头。他并不像巴基想象的那样,是一个张扬、精明的“戏剧女皇”,恰恰相反,他有点柔和得过分。看起来同样紧张,眉目间带着一丝依旧摸不准情况的茫然。

     “好久不见了……Puppy……”他不自觉地站了起来,看向巴基的目光充满困惑,“请问这位是?”

      “哦……我是巴基,约翰尼的现男友,”巴基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努力不因约翰尼的昵称而笑出声,“听说他要来跟你见面,我不放心,就一起过来看看。你别拘谨,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好了。”

      托马斯诧异地望向约翰尼。后者漫不经心地垂着脑袋,像个上课走神的小学生。

      巴基暗地里踩了他一脚,约翰尼猛地抬起头,扯出了一个很夸张的笑容:“是啊。你都不知道,巴基可黏人了,简直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家。”说着,他搂住巴基的肩膀,嘴唇在他脸上狠狠地吻了一下。

      “可你……没说你有男朋友……”托马斯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声音愈发困惑,“你也没说会带他来。”

      “哦……这都是凑巧,”巴基慢条斯理地答道,像个真正宣誓主权的主人,“正好最近天文博物馆有个新展览,我和约翰尼打算今天去看看。吃了饭就去。如果你感兴趣,可以一起来。”

       “还是算了……”约翰尼抢先说道,“托马斯不喜欢天文博物馆。”

       巴基从不知道他和约翰尼可以这么一唱一和默契到爆炸。如果他们一起为非作歹说不定可以统治世界。显而易见,他这次是要扮恶人给自己的好朋友找回场子。可面对托马斯,他发现这样做给不了他任何成就感。因为他很少会攀比夸耀,也从不和谁争锋相对。只是在看向约翰尼的时候有一丝明显的失落。这显得巴基和约翰尼像是两个欺负人的中二病患者。

       但约翰尼显而易见乐在其中。

        他感觉沉积多年的一股恶气终于畅快吐出。他打算一鼓作气,把托马斯打得一败涂地。

       约翰尼这样想着,伸手摸向了巴基的大腿。

       巴基浑身僵了一下,大腿上的触感说不上的别扭。可约翰尼偏偏又踩了他一脚,两只眼睛盯着他,直勾勾地暗示着什么。

       巴基立刻想起了之前的约定,于是他立刻装出深情款款的模样捧过约翰尼的脸……天哪,明明长得挺像的,为什么看着这张脸自己不仅一点都不心动还这么想笑场?

       但是承人之诺忠君之事,巴基立刻表现得像是个在舞台上打磨多年的戏精:“天哪甜心!此时此刻你真是帅毙了!我忽然特别想吻你!”一边眼睛一闭,对着那张嘴唇就准备吻过去……

        约翰尼也紧张地闭上了眼睛,正在这时,他们俩的脑袋顶上忽然响起服务生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耳熟——

        “你们来了这么久了,就不准备点点儿菜吗?”那个声音冷冰冰地说道,“今天刚空运过来的新鲜牡蛎,十分适合情侣享用,用不用上两盘来给你们俩助助兴?”

        下一秒钟,在托马斯惊愕地注视下,前一秒还“含情脉脉”的巴基忽然猛地将约翰尼那颗可怜的脑袋一把推开,差点摁进餐盘里。

      还有比这更尴尬的情况发生么。巴基感到一阵阵绝望,恨不得立刻夺路而逃。

      但却有比他更绝望的人。

       约翰尼非常勉强地抬起头来,分明从那双与自己酷肖的,貌似很平静的蓝眼睛中感受到了隐隐蕴藏的杀气。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约翰尼哆哆嗦嗦地将自己还故意放在吧唧大腿上的手挪了开来,艰辛地、结结巴巴地打了一个招呼——

    “你……你好啊史蒂夫……”

     TBC

其实我不太习惯在行文里加英文……但是约翰尼的昵称hush puppy翻译成亲亲小汪汪的话好像有点习惯……

对应的托马斯的昵称soft kitty大概也会出现。大概吧。

评论(112)

热度(402)